中国茉莉花革命: 访谈:立法纪念抗日胜利与战争受害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2-27

访谈:立法纪念抗日胜利与战争受害者

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
中国计划用立法形式确立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以及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消息引来网络一片赞誉声,有人说这是理性爱国的开始。
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人大常委会表示,决定通过立法确定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是中国人民的意志的反映。

但对中国拟通过立法纪念抗战胜利和抗战受害者,一般报道和评论都认为中国此举是针对日本右翼否认战争侵略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在中日钓鱼岛争端升温两年来,中国反日民族主义情绪不断升温,中国许多地方多次出现大规模的反日示威游行。中国知识界人士一直有人对这种民族主义高涨表示担忧,他们认为民族主义被鼓动起来,容易失控,会对国家造成损害。

国家象征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苏智良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此次立法草案审议说明了中国开始注重爱国主义的国家仪式,这实际上是爱国的制度化和常规化。
苏智良教授说,在没有立法前,政府应该也有关于抗战胜利纪念日的规定,但公众对此并没有明确的意识。立法后,有关当局会举行正式仪式和纪念活动。国外类似的例子有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日,以及美国纪念珍珠港袭击的仪式。
他认为这种国家纪念日和仪式就是制度化的爱国主义教育。对于现代民族国家来说,仪式的象征意义对于形成和加强国家意识至关重要。每年举行这样的意识,会让青少年从小就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意识。
苏智良教授认为,在国家仪式和国家意识方面,这方面欧美国家搞得很好。中国在战后70年才准备立法纪念战争胜利和战争受害者实际是在这方面补课。

疏于仪式

几十年来中国民间一直有呼吁纪念抗战受害者的声音,但苏智良教授说,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对日本采取了以德报怨的做法。加上过去中日友好,中央政府不愿意刺激日本。
但他认为,把纪念形式法律化并非为了刺激日本,关键是要尊重自己的国民,并且缅怀受害者和先烈。另外当局考虑设立两个纪念日也是针对安倍第二任内阁后开始的右翼路线。
他认为这也不是为了刺激日本,关键是要尊重自己的国民,而且缅怀牺牲者和先烈。
苏智良教授有多年在日本的生活经历。他说,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策源地之一的日本,每年在广岛和长崎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纪念战争受害者。日本每年在“终战纪念日”,天皇夫妇、皇族和内阁都参加一般在武道馆举行的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

相比之下,作为被侵略国的中国却疏于国家纪念仪式,没有充分体现国家屈辱与辉煌的历程。苏智良教授认为中国有关在国家象征性仪式方面补课,这比一般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活动更有意义。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