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吉林访民看守所离奇死亡 家属被拒见遗体更遭官方严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1-10

吉林访民看守所离奇死亡 家属被拒见遗体更遭官方严控

转发此新闻:
1214dx2b.jpg
资料图片:访民生态(张凯拍摄提供)
Photo: RFA
吉林访民张文贵上月被判入狱三年,本周三却离奇死亡,官方拒绝家属见遗体。数十名张家家属当天前往吉林市政府讨说法无果。有熟识张文贵的访民称他在拘留所中被殴打致死。曾向外公布消息的张文贵的儿子,其手机突然无法接通。张家人称他们全家正被严密监控。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远大村七社的村民张文贵,为举报乡政府非法截留、挪用“引松入长”工程征地的安置补路费事件上访近20年。上月,张文贵被当局判刑三年,周三早上官方突然通知家属称其死亡,但拒绝了家属见遗体的要求。为此,张家数十名家属当天前往市政府外抗议,并向外公布消息。

吉林访民王晶周四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上个月张文贵到长春要求见中央巡视组不果后被拘留:“张文贵上访20多年了。去年12月他去长春市求见中央巡视组,回来就被刑事拘留了,进去之后就和家人失去联系了。他们家人后来接到通知说,他在看守所里死了,但是不给他们看尸首。8号那天他们家人就去吉林市政府要讨说法。我今天和张文贵的儿子通了电话,他儿子很谨慎,好像很害怕。我让他把他父亲出事的前因后果用短信发给我,他就发了一个很简单的说明,然后我再详细地问他,他就关机了。”

记者周四多次拨打张文贵儿子的手机,但电话一直关机,而访民提供的其他联络方法也均得不到回应。
据六四天网引述张文贵儿子称,父亲是12月15日往长春上访,17日离开,19日接到刑事拘留通知书。元旦发生脑出血,8日死亡。8日上午,死者家人们披麻带孝来到吉林市政府门前讨要说法。
和张文贵熟识的吉林访民刘艳华周四对记者说:“我认识张文贵。昨天他们一家人去市委讨说法,但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家人不接电话了。现在一发生这种事情,官方肯定是不想张扬的。我们前一段时间都去巡视组了,因为中央巡视组在我们省就呆两个月,所以我们一块反映领导不作为的问题,结果我们连着去了一个多月没见着。他回来之后给送进拘留所了。好像在里面挨打了,打完了人就不行了,送到长春医院已经抢救不回来了。”

张文贵的匿名邻居周四告诉记者,可以肯定张文贵是非正常死亡:“先头说是脑出血在吉林市住院,但吉林市治疗不了,被送到了长春劳改医院,在那里死的。”

记者:“有没有听说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

对方:“听说是被打得遍体鳞伤,但尸体都不让家属看。人家不让见尸体,拿不出证据。但人死了,必须让家属见尸体,这得经过法医鉴定。但现在尸体都不让见,肯定是非正常死亡。”

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周四晚刚与失联的张文贵儿子短暂见面的乡民左照富。他表示因对方的手机突然无法接通,担心事有蹊跷,于是亲自到其家中探望,并再次确认了其手机号码。因张文贵家属透露称当局正派人在他家附近监控,左照富仅和其短暂交谈即离去:“我刚从他家回来啊,我在这之前给他打电话也是关机,后来我没办法我就去了他家,然后我又和他要的电话号码。家里人也没有办法,就说要讨说法。他儿子去了之后人家给了手续(起诉书),被控敲诈,给送看守所去了,昨天早上6点半他们家接到信,说人死了。”

记者:“官方说是怎么死的?”

左照富:“我问了,他没看到尸体。咱们这的法医就算验尸了也白搭,法医谁敢得罪官方?要家人亲自看,拿照相机拍下来哪里受伤了。就算是打死的,你没看见,没验出伤来也不行。”

记者:“他自己不知道电话被关机了?”

左照富:“去之前我打多少次都是关机,到了他家又要的电话。我也考虑这事,他要是关机了他给咱电话号码干什么?今天去的时候他家人告诉我了,有人看着他们家,看谁来过。我聊了两句就走了。”

记者在周四晚截稿前再次致电张文贵,但电话依然关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