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未普评论】80年代的政治改革为何失败?——纪念赵紫阳逝世9周年(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4-01-16

【未普评论】80年代的政治改革为何失败?——纪念赵紫阳逝世9周年(上)

转发此新闻:
Deng-Xiaoping-Zhan-Ziyang1987-620.jpg
1987年10月21日,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赵紫阳和邓小平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的一次会议上。(AFP PHOTO/John Giannini)
Photo: RFA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进行了一场官方至今讳莫如深的政治体制改革。这场改革由邓小平发起,赵紫阳主持,从1986年9月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成立起,到1989年六四枪响嘎然而止,前后不到三年。这场短寿的官方改革在官方的纪录中,始终是个巨大的空白。今天,借纪念赵紫阳逝世9周年之际,反思这场政改失败的原因及借鉴作用,应具有特殊意义。

80年代政治改革失败的原因非常复杂。根据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吴国光的《赵紫阳与政治改革》、吴伟的《中国80年代政治改革的台前幕后》、《陈一谘回忆录》和杨继绳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笔者以为,原因致少有以下几个:

首先,政改启动者邓小平和执行者赵紫阳对政改如何进行有根本分歧,这既是赵紫阳下台的根本原因,也是政治改革失败的主要原因。

邓小平是这场改革的发起者和主张者,同时也是终结者和扼杀者。他有他的政改目标、政改内容和政改底线。邓小平的政改目标是肃清封建主义流毒,提高和改善政府效率;政改内容局限于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等行政改革;政改底线是,改革不能挑战、影响和削弱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关于政改底线,赵紫阳在他的《改革历程》中提到,“邓的信条是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允许挑战,高度集中的集权政治、专制制度是他特别欣赏和喜爱的。因而他谈的民主,废除领导人特权,肃清封建主义思想影响,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不过是空话而已。当他感到形势逼人,专制体制受到威胁的时候,他连这方面的事也不会谈了。”

赵紫阳在刚开始主持政改时,他关于政改的想法和邓小平差不多,即,没有政改,经济改革很难深入下去。这是因为赵接受邓小平的指令,仓促上阵主持政改,本来并无思想准备,但是后来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赵作为组织者、设计者、实践者,对政治改革的认识和思考不断演进,在任内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更是把政治改革当作他的首要使命。赵的政改目标和政改内容因而发生了重大改变。正如鲍彤所说,在赵紫阳的主导下,这场改革“演变成了使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现代政党转型的一次勇敢的尝试”,为中国的政治转型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赵紫阳的政治遗产既有理念上的,也有制度上的。他主张政治改革“应当尽量地容纳和扩大其它各种力量的政治参与”,重大情况让人民知道,重大问题经人民讨论,解决执政党和民众的对立问题,解决人民在这个制度下没有自由的问题;主张改变共产党执政方式,改变人治问题,认为党的活动不能超越宪法和法律;支持新闻自由原则,支持社会舆论调查和民办报刊;主张在选举中引入、实现差额选举,把形式化的选举变为竞争性选举。在“党政分开”方面,和邓小平的“党政分开”不同,赵在这个提法中植入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将党和国家机器分开,和包括工会与学生会在内的社会团体分开。赵还主张建立人民监督和社会协商对话制度,鼓励知识分子的政治参与,扩展民众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提高政策制定的透明度,等等。

赵紫阳还计划从十三大开始,用20年左右的时间,完成党的执政方式的转变和整个国家体制向民主制度的转变。赵紫阳的这些政改理念、目标和内容及实施的政改措施已经远远超出了邓小平划定的底线。这是邓小平一定要把赵搞下台的根本原因。

从表面上看,邓小平对赵紫阳于1989年5月向戈尔巴乔夫披露,“十三届一中全会通过的重大问题仍要向小平同志请示”,是邓和赵撕破脸的重要原因。赵紫阳为此一直自责,认为是邓误会了他。实际上,杨继绳、吴伟等人的著作显示,邓小平早在1988年就对赵紫阳失望,说:“赵紫阳是搞自由化的人,迟早非下台不可”。六四枪响之后,“搞自由化”的赵紫阳终于被反自由化的邓小平搞下了台。一直义无反顾为赵紫阳设计政治改革的政改办人马,则全军覆没。他们坐监的坐监,流放的流放,审查的审查,背靠背交代的交代。一场中华民族的伟大尝试,就此划上句号。(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