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旅欧异见人士在圣诞节祝福陈子明战胜疾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2-27

旅欧异见人士在圣诞节祝福陈子明战胜疾病

转发此新闻:
chenziming.jpg
资料图片:学者陈子明在家中。此图为陈子明为《中国密报》撰稿时所提供。(零八宪章博客)














圣诞节前从中国国内传出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先生重病的消息,流亡德国的王万星先生九十年代曾经在国内和陈子明先生有过交往,认为陈子明先生的健康与专制的迫害有密切联系,祝愿陈子明及其他异议人士能够战胜疾病等困难。

圣诞节前从中国国内传出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先生重病的消息。二零零五年在国际社会压力下得以从中国精神病院出来直接流亡德国的著名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在北京被关押期间曾经得到当时保外就医的陈子明先生的帮助,现在听到陈子明重病的消息,已经信奉基督教的王万星先生及陈子明先生在欧洲的其他友人,在节日中特别为陈子明以及其他异议人士做了祈祷祝福。对此,王万星先生说,“在二零一三年圣诞节前夕传出陈子明先生患胰腺癌住院的消息,我们非常想对陈子明先生及其家人,以及在国内外对于中国命运有过担当的兄弟姐妹表示一下自己的关注和祝福。”

王万星先生说,在他被关押期间,被保外就医的陈子明先生夫妇经常和他妻子联系,交流信息,互相帮助。对此,他说“在我被关押期间陈子明夫妇曾经主动地和我太太联系,表示过对我的关注。当时他们还在保外就医阶段,被公开监管,我太太也是被秘密跟踪的。陈子明先生的理论贡献和社会启蒙作用已经被广泛地介绍和认可。他参加了七六年四五天安门运动,后来得了睾丸癌,做了手术切除但是也挺过去了。现在如今成为这样,应该说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和共产党对他的关押和监视有一定程度的关系。”

对此,王万星先生以自己的自身遭遇为例,进一步作了说明。“我本人是在二零零七年因为花粉病让我的免疫能力下降。如果不是在德国我就不会得花粉病。在德国的四、五、六、七月,花粉病让我很痛苦。但是共产党是不允许我回国的。再加之在中国没有检查出我的胆囊有细小的颗粒,导致我胰腺炎,零五年到德国后零七年开了刀,这造成了胰岛素分泌不好得了糖尿病。这一切也是和共产党的暴政有关联。”

王万星先生认为,他自己有幸流亡到德国,现在得到正常的治疗和生活,为此,他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于陈子明等异议人士的迫害,更希望陈子明以及其他异议人士能够保重身体,战胜困难。对此他说,“在耶稣降临的圣诞节时刻,我作为一个基督徒向上帝祷告,希望保佑陈子明先生、哈达先生、王炳章、彭明、张林和在狱中所有的因为政治、宗教、上访而被关押的人的身体健康,心灵愉快!保佑已经出狱的如查建国、秦永敏、何德普、高洪民、胡世根、刘京生、徐永海和李海们的身体健康、心灵愉快!”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导。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