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侯芷明/魏京生:中国社会危机濒临爆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1-21

侯芷明/魏京生:中国社会危机濒临爆炸

转发此新闻:

作者 索菲
法国足球队大战乌克兰出线巴西2014世界杯,法国总理埃罗宣布税务改革,警方加紧追捕在巴黎解放报社门厅朝摄影记者开枪的神秘男子以及欧盟紧缩政策和法国汽车标志家族在中国开辟市场的纠结占据今天法国全国性报纸头版头条位置。法国« 世界报 » 两篇关于中国的文章占据该报解密栏一整版篇幅,一篇是“巴尔扎克与小裁缝”小说的作者及同名电影导演戴思杰以“我梦想拍摄一部中国性革命的电影”为题的文章;另一篇文章以“中国社会危机濒临爆炸”为题的文章由法国汉学家玛丽侯芷明与流亡美国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魏京生联署。
侯芷明与魏京生联署的文章写道,刚刚结束的中共第18届376名中央委员聚集的三中全会显现了推动未来经济与社会改革的愿望,但会议主要的结果却好像是成立一个直接置于中央领导下的安全委员会,从而表明中共18届三中全会毫无新意地继续由邓小平在1978年制定的经济开放,但政治坚持严厉镇压的政策。既然中国已经建有包括司法部、国防部、公安部、警察、武装警察部队等完整的安全体系以及整套的镇压系统,那为什么还要再建立一个安全委员会呢?!
侯芷明和魏京生认为其原因就是恐惧笼罩中国最高领导层。中国领导人担心社会爆炸,而驱使中国领导人不断拿出更多的投资来维护稳定,以至于很单纯的人都不禁要问:全体人民是不是党的敌人!
« 世界报 » 发表的侯芷明与魏京生联署的文章评论说,尽管中共党内有一些有影响的干部希望政治改革,可是政治改革的时机有可能已经逝去。中国之所以没有西方前共产主义制度国家经历的的民主发展进程,那是因为中国的中产阶级害怕失去既得利益;而那些穷人则也希望尽快致富成为有钱人;某些人盲目追求成功,接受任何不合理的工作和工资条件;另一些人则害怕他们的巨额财富被剥夺的前景;所以,每过一天,有人就以为又赢得了一天。
但同时,中国百分之60的富人或是已经移民国外,或是已经填好移民表格,而百分之85的有钱人将他们的子女送到了国外最好的学校去留学。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不断扩大,如果按照基尼系数计算结果,社会普遍的不满不久就会爆炸。这也说明为什么中国亿万富翁会害怕,中共党的高级领导人会害怕。
侯芷明与魏京生的文章还认为,最近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和山西以及其他地方的爆炸案只是社会重大危机的初步征兆而已。1989年提出理性、非暴力与和平口号的天安门广场示威面对如今越来越没有暴力底线的专制还能重演吗?
戴思杰想拍一部中国性革命变迁史
迄今为止已经执导五部影片的旅法华人导演戴思杰在« 世界报 »上发表的文章表达了能够自由创作的心愿与期待。戴思杰被邀请出任法国波尔多贝萨克电影节评委主席,本届电影节主要聚焦中国与印度电影。戴思杰说他钟爱历史题材,喜欢优秀的历史题材电影,他自己的创作中就有历史题材影片。
戴思杰最近三年多的时间在中国度过,从而得以近距离观察中国的发展与变化。戴思杰说,他正在拍摄一部新的历史题材影片,根据余华的小说“兄弟”改编。余华在三年前就把改编授权给戴思杰,“兄弟”这部小说叙述中国四十年以来的性革命历程。戴思杰已经写了六遍电影剧本送交中国电影局审查,但六次被枪毙,没过审查关。戴思杰表示他还要继续写下去直到通过审查,当然那时或许内容已经面目全非。
戴思杰在文章中结论道,他始终把历史题材片视为精神追求,而拍一部好的历史片,拍一部见证中国性革命变迁的影片,则是他的一个梦想。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