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未普评论】从扩权、集权到极权看习近平核心地位的形成及走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1-21

【未普评论】从扩权、集权到极权看习近平核心地位的形成及走向

转发此新闻: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上周五问世。对这个两万字的东西,特别是两个新机构国安委和改革协调小组的设立,人们众说纷纭。他们赞同也罢,反对也罢,共识却有一点,即,习近平通过三中全会扩权、集权,巩固了他个人的权力基础。

八十年代主张新权威/新威权主义的萧功秦、吴稼祥和王沪宁,这一次对三中全会的看法也比较接近。他们认为,习近平扩权和集权,对改革有利。萧功秦说,“习近平代表著中国新威权主义黄金时代的到来”,“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时期需要一个强人,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吴稼祥认为,习近平通过三中全会集大权有利于改革,他对习的这种战略持审慎乐观态度。而王沪宁据称可能会进入国安委,他显然也主张集权。早在1995年,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没有集中的权力,或是中央权力减弱,国家就会四分五裂,陷入混乱。强大的中央集权是在现代化过程中以较低代价实现稳定增长的一个基本保证”。

但另一些知识界人士,看到的却是这枚硬币的另一面。他们对集权的进一步发展表示担忧。自由派知识分子陈子明、胡佳和夏业良等人担心,国安委这个庞然大物将会成为“有中国特色的KGB加强版”。荣剑称,这次三中全会产生的结果令他担忧。他说,习近平掌握的国家经济权力可能远远大于邓小平所掌握的,国家资源几乎与美国相当,“所以,如果他们利用得当,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如果利用不当,则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危害。”中国问题评论员林和立则感慨说,想不到习近平上任只有一年,就把已经千疮百孔的中共体制进一步“异化”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裁者王国。

在我看来,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集权的确有其必要性,不集权不足以对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抵制和抗拒,这是现实。但是集权过度又有可能滥权,这是习近平集权难以回避的悖论。实际上,习近平集权到底是为了对付利益集团,还是为了压制社会不同意见,还是两者兼而有之,现在并不明朗。已经明朗的是,目前习近平在压制社会和网络方面,已经有滥权倾向。

习近平的权势除了得到三中全会的加持之外,还有一个外力加持。据明镜新闻报道,江泽民准备正式确立习近平为中共第五代领导的核心地位。这本来是或迟或早的事。邓小平早在1989年“六四”前后,就屡次谈到党的集体领导一定要有一个核心。当时,邓小平废去改革的左膀右臂胡耀邦和赵紫阳之后,生怕党心不稳,才刻意封江泽民为核心,并要求全党维护和忠于这个核心。他还说,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但后来,邓小平又差点废掉江泽民。

这个由邓小平亲自册封又差点被他废掉的江核心,始终没有封他的继任人胡锦涛为核心,现在却要隔代封习近平为核心。江泽民如此做,是要给地下有知的陈云一个交待,中共江山终于还给元老们的子弟兵了。

借三中全会的助力,加上江泽民的表态,习近平正式成为习核心,已是指日可待。相信官方媒体很快就会大张旗鼓地为此造势。凭借三中全会赋予他的新权力,习近平作为强人领袖,无疑会如虎添翼。问题是,集权之后,习近平是不是就一定会像某些学者预测的那样,先搞“党主立宪”,再搞宪政民主?未必!

集权之后,习近平还有可能搞极权。在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甚至一个声音的体制之下,特别是在权力不受约束,不被监督的情况下,集权进一步发展就会演变为极权。

极权有几个特征。影响力最大的几位极权主义学者波普尔、阿伦特、弗里德里希、布热津斯基等对极权主义的共同认知是,极权国家通常以一党执政、秘密警察、舆论控制、思想钳制、大众监控、以及国家恐怖主义等手段维持权力。从习近平一年的表现来看,极权是一个并不遥远的可能。

事实上,知识界一些人士已经看到了这种可能的现实的危险。他们警告,习近平有可能已经执意要推进一种极权主义的新试验。习近平究竟会不会真的在集权的路上越走越远,以至于滑向极权,因而特别值得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