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比如县及白玉县再有数人被捕 班玛县藏人被盘查遭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1-30

比如县及白玉县再有数人被捕 班玛县藏人被盘查遭殴

The-Chinese-Armed-Forces-in-Driru.jpg
图片:西藏那曲比如县全副武装的武警。(XZTV电视屏幕截拍)
西藏那曲比如县近期再有数名藏人知识分子被捕,而四川白玉县孔马寺六名僧人和两名村大队领导于上周被捕。此外,青海省班玛县近日发生自焚事件后,当局盘查来往藏人,其中不少人本周一无故遭殴;当地七名被捕人士身份已获证实。

中国当局自今年9月10号在西藏那曲比如县各乡村展开爱国教育、强迫藏民在自家屋顶上竖立五星红旗后,9月28号起藏民举行连串抗议示威活动,遭到军警开枪镇压。随后很多知识分子、商人在内的藏民陆续遭到拘捕。根据最新消息,近日当地再有藏人知识分子被捕。

居住在欧洲比利时的西藏比如籍藏人桑珠星期五对本台说:“据境内藏人透露,比如县现仍被当局严加管控,多名藏人知识分子和有识之士陆续遭到拘捕,其中包括比较有名望的学校负责人,分别是茶曲乡昂约村的洛桑曲英和贡觉群培,于11月18号被捕。两人在茶曲乡境内设有学校,但学校早已被当局关闭。当地藏人一直期盼他们能早日获释,但截至目前未被释放。”

桑珠表示,在比如县示威事件发生时,洛桑曲英多次抗议当局开除学生,因而被警方以“带领民众示威”的控罪拘捕;贡觉群培则被指控涉嫌“向外透露消息”的罪名拘捕。

有关当地目前状况,桑珠说:“当局不久前下令所有在西藏以外的藏区寺院里正学习佛法的比如籍僧人立即返回,但在抵达原籍后,又对他们进行盘问和拘押。当局还在比如乡莫阿村境内部署军警,不断骚扰当地藏民。由于整个比如县境内的通讯渠道被管控,至今很难获得所有被捕藏人的详细情况。”

而四川甘孜州白玉县登龙乡藏民抗议当局与采矿商勾结多次偷运石矿后,近来陆续有多名藏人被捕。

居住在瑞士的流亡藏人贡嘎次仁星期五向本台表示:“白玉县登龙乡孔马寺附近圣山的珍贵矿石在数月前被官商联手偷运,一卡车矿石中有一半已被卖往内地,另一半被存放在县政府正新盖的楼房门前。登龙乡邦邦村的孔马寺僧侣和村民多次上访,要求把这些矿石送回,未获任何回应。他们原计划在本月23号到白玉县展开请愿活动,但因消息外泄,军警于22号深夜抵达登龙乡邦邦村,拘捕了6名孔马寺的僧人和2名村大队的领导,还采取封锁交通和通讯等措施。”

贡嘎次仁补充说:“当地另有消息指出,11月25号,登龙乡境内的石矿再度遭偷运被藏民在途中阻挡,致冲突发生,随后当局传唤拘捕该乡部分村落的9位藏人领导。现在当地被军警控制,藏民行动自由再度被限制。”

此外,青海省果洛州班玛县觉囊派寺院“阿什琼寺”的20岁僧人次仁杰于11月11号在县城自焚身亡后,近20名藏人被当局拘押和盘问,一至两天后陆续获释,另有数名与自焚者同寺的僧人和当地村民被当局拘捕,至今仍未获释。目前七名被捕藏人的身份获得证实。

青海省果洛州班玛籍一位匿名消息人士星期四对本台说,当地藏人期望被捕的僧俗藏人尽早获释,一直没有公开他们的身份,但是当局至今没有释放他们,因此不少人希望能够引起外界关注,使他们得以获释。

消息人士说:“觉囊阿什琼寺高僧图旺仁波切和他的亲弟迪罗嘉日前被警方未说明理由下拘捕。在自焚事件发生当日,同寺阿旺和甘丹两僧被捕后失踪数日,后得知被关押在县法院中,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被带往别地。数天后,阿什琼寺纠察师布达嘉遭拘捕。江日堂乡(又写:亚日堂乡)的藏民次旺和本嘉在自焚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被捕,目前暂不清楚他们的下落。另外,江日堂乡的阿什琼寺俗家居士坚布列险些被捕,所幸得以逃脱。当地还有不少藏民在自焚事件后陆续被捕,但因通讯渠道被严密封锁,尚未获知详情。”

消息人士表示,这几天,军警对班玛县境内的控制极其严厉,当地藏人,特别是僧人被禁止随意走动,若没有携带身份证和僧人证,则不准通行。大批特警于星期一(11月25日)抵达当地,对藏人进行盘问,还无故殴打了不少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丹珍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