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梁京评论】政治集权下的经济自由化还能走多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0-30

【梁京评论】政治集权下的经济自由化还能走多远?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布了他们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准备的所谓"383"改革方案。这个方案明显是一个坚持政治集权下扩大经济自由的改革方案。这个方案坚持政治集权,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各种言论都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他的这种倾向,中共官方智库设计的改革方案不可能不支持习近平政治集权的理念。但是,一些人对于"383"改革方案中扩大经济自由的内容,比如扩大农民土地交易自由的内容,颇感惊讶,因为习近平的毛左言论让不少人产生了这样的印象,他的经济政策会向左转,而不是更加自由化。

这样一来,"383"方案提出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就是,中国在坚持政治集权的前提下扩展经济自由,究竟还有没有空间,还能够走多远?因为事情已经很清楚,只要这样的改革还有空间,还能够走下去,中共是绝对不会认真考虑政治改革的。

那么,对中国现状十分知情的人对这个问题是如何想的呢?笔者得到了自称国内最有影响的民间智库安邦集团的一份研究报告。这篇报告对"383"方案进行了归纳和评论。报告的题目是"冷静区分改革梦想与改革现实",这个题目事实上对"383"方案作出了非常尖锐的批评,也就是说"383"方案不过是画饼充饥的乡愿而已,安邦集团的研究报告在结论中指出"社会各界不能把改革愿望当成改革现实",说明安邦智库并不认为刘鹤搞的这个方案是一个可行的改革方案。

但是,安邦的研究报告并没有分析为什么"383"方案并不现实,究竟是当局没有进一步扩大经济自由的诚意,还是即使政府真有扩大经济自由的诚意,事实上也行不通?

一位对中国十分知情的朋友,对这个问题给出了答案。根据他的判断,这一回,即使当局真有扩大经济自由的诚意,很可能也行不通。因为有太多的人不想继续和中共玩下去了。中共虽然放出来一些新的红萝卜,比如对私营企业开放一些原来政府垄断的行业,如银行,但对此感兴趣的人并不多。

这位朋友告诉笔者,目前中国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向海外移民,而且,许多人已经走了,以至于国内一些原来竞争激烈的职位,现在竟然招不到合适的人。还有消息说,由于来自中国的移民申请人数太多,俄国等五个国家不得不暂停接受新的申请。这位朋友的观察得到了一条新闻的印证。10月23日下午,著名导演贾樟柯发微博透露:“昨天聚会才知道,在座的十几个朋友除我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我非常震撼。 ”

http://news.163.com/13/1024/10/9BUQPRIA00011229.html

也就是说,让政治集权下的经济自由化改革搞不下去的一个重要机制,就是那些支撑经济自由化最重要的社会力量,企业家、有钱人,高级管理和技术人才,乃至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大量移民海外,中国实体经济人财两空,这样的经济自由化如何能够持续下去呢?而这正是今天的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移民海外?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因为中国的环境危机、教育危机和社会道德危机已经发展到了灾难的程度,很多人是怀著逃难的心情而决定移民的。真正有意思的问题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有足够的财力移民海外,尤其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一般中产家庭有能力移民海外?这就要怪当局这些年来的经济政策了。这些政策不仅导致了中国的房价泡沫越来越大,同时也导致了人民币的高估,两个因素合在一起,使得中国城市中产阶层,已经有数百万家庭完全有能力移民海外。

从"383"方案的内容来看,设计者们试图对中国劳动人口高度流动下的社会保障问题给出一个解决办法,也就是中央政府拿出一点钱来补足异地打工者的社会保障水平与本地人之间的差额。这个改革思路完全回避了中国数亿人口处于长期动荡之中而无法安居乐业这个根本问题,而这正是中国社会无法安定下来的根本原因。"383"方案的设计者不敢正视这个问题,而是寄希望于把这样一种极不正常的状态维系下去。

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之道是推动地方和社会的自治,这就要求中共还权于民,还权于地方。越来越多的人懂得了这个道理,但他们也懂得,中共不会轻易放弃对权力的垄断,中国的乱局还会发展。这就是中国移民海外的大潮越来越汹涌的根本原因,也是政治集权下的经济自由化越来越搞不下去的根本原因。(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