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15岁少女军训时猝死学校卸责 家属讨说法遭警殴其父服毒自杀抗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10-07

15岁少女军训时猝死学校卸责 家属讨说法遭警殴其父服毒自杀抗议

转发此新闻:
xl4
图片:济阳一中(网络图片)
Photo: RFA
山东济阳县上周四发生一起服毒自杀抗议事件,一名15岁高一新生在军训中猝死,其家属聚集校门口讨说法不果,后遭到警察的暴力驱赶,女孩的父亲悲愤交加,当场服毒自杀。事后校方称女孩有心脏病,但女孩家属及其邻居均表示孩子身体健康。

在军训中猝死的女孩叫高苗苗,是济阳县曲堤镇大奎村人,今年考取了当地的重点高中——济阳一中。9月2日上午,高苗苗在军训中突感不适,送院后已没有心跳和呼吸,9月18日,高苗苗死亡,但由于家属对校方对事件推卸责任的做法不满,尸体一直停放在济阳市中医院的停尸房里,未能火化。

事后,死者家属曾去济阳县政府和济南市政府上访,但均遭推诿。上周四,家属带着高苗苗的遗像到学校门口静坐讨说法,却遭到警察的暴力驱赶,其父悲愤交加,当场服毒自杀。

从网民上传的照片可见,一名年长的女性家属欲挣脱一名强行将她按在地上的警察,并半跪着爬向被五、六名警察按在地上拖拽的另一名家属,还有一名家属手捧遗像坐在校门口。

记者周日就此致电济阳县公安局和城区派出所,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转而致电济阳县政府,但对方表示不知情。

而济阳一中的一名负责人则告诉记者,高苗苗本身有心脏病,校方允许有重大疾病的同学不必参加军训,但是当天是高苗苗自己选择去参加军训列队排练的:“她一入学,她的家长就找她班主任说,这孩子有心脏病,不能参加集体活动。他的班主任侯老师下午的时候为军训整队,她跟着也下去了,也没跑也没走,在队伍里边他就晕倒了,在医院抢救了几天,就不行了。”
记者:“孩子家人前段时间到学校讨说法了吧?”
负责人:“对,来讨说法了,当时学校给了他一些救济金,家长在省会济南、县委县政府、学校门口都讨过说法,情绪很激动。放学的时候她母亲和她奶奶那一辈的人在门口坐着,至于发生肢体冲突,我没看见,也许是正好赶上点不凑巧。”

该名负责人还说,家属要求学校赔偿,但校方认为,学校对其死亡没有责任,并表示学校已经尽力救助:“学校该尽的力也尽了,包括这个事情出了之后主动拿出了一部分钱。家长要求赔偿80到100万,最后也没谈成,学校说不然你就走法律途径。学校拿出一部分钱,完全是救助的,不存在赔偿不赔偿的事。”

但高家在大奎村的邻居周日告诉记者,高苗苗成绩优异、身体健康,没有心脏病,她死后高家全家赶赴县城讨说法,其父高爱德因校方卸责,不堪忍受而服毒自杀。
邻居:“他下边还有两个小孩,老二10岁,最小的3岁。前两天被逼的没办法了,喝药了,就是想着自杀,因为学校不给处理。去学校找,但学校不给解决,他们不承认,说学校没有责任。最起码上学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孩子,还回来却是一具尸体。”
记者:“本身高苗苗有心脏病是吗?”
邻居:“没有心脏病,谁说她有心脏病。”
记者:“校方说她有心脏病是吗?”
邻居:“说有心脏病让他拿证明来啊,如果医院有确诊证明的话,你让他拿出来看一下。”

记者又辗转找到了高爱德的哥哥,他表示,侄女死后学校谎称其有心脏病,一个月来弟弟四处上访均遭推诿,因需要证明孩子没有心脏病,所以死后近一个月还未能入土,因每次去学校说理均遭警察强行带离,弟弟无处伸冤,再加上丧女之痛,上周在学校门口被警察殴打时当场喝下了准备好的农药自杀,目前正在医院。

高爱德的哥哥:“高爱德的女儿送到学校报道后,在运动场上死亡了。”
记者:“高爱德为什么自杀?”
高爱德的哥哥:“学校不给他解决,他走投无路,上有80岁岳母,下有3岁小孩,一个老实人,想不开了。他承受不了,一去讨说法就被公安强制带离,所以说走投无路,就想着自杀。”
记者:“他去讨说法警察有没有打他?”
高爱德的哥哥:“强制带离,他是被抬走的。”
记者:“他是喝了农药吗?”
高爱德的哥哥:“是农药。”
记者:“在哪喝的?”
高爱德的哥哥:“在一中校门口。校门口他去了很多次,也到政府上访过,回来拖了一个多月了,孩子不入土,他很着急。
记者:“高苗苗本身有没有心脏病?”
高爱德的哥哥:“本身没有。她是很优秀的孩子,身体很健康,她也是通过体育测试考取的。”
记者:“那她是怎么死的?”
高爱德的哥哥:“她在训练场上跑步,那天天又热,三点来钟送到学校医务室,老师也没拿主意,最后六点十八分打的110,总的来说是耽误了孩子,最佳时间错过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