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薄案的核心,是中共党内红色精英的分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9-27

薄案的核心,是中共党内红色精英的分裂


RFI/Biroules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本月22日山东济南中级法院一审判决薄熙来贪污、受贿、滥权三罪并罚,重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薄熙来不服判决,随即向法庭提出上诉,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继续介绍有关薄熙来案的分析评论。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 “中央的意图到底何在?其一,重判符合中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揭发有功’的一贯逻辑,对薄熙来的翻供如果不加重判,如何在以后的司法反贪中让贪官污吏乖乖认罪伏法,达致杀鸡儆猴效果?其二,在公开庭审后,坊间就流传中央要给属于‘红二代’的薄熙来网开一面,而对出身草根的大贪官都是狠下杀手,这种传言对习近平主张‘公开、透明、公正’的司法反腐,破坏性很大。因此,需要对薄熙来判决‘铁腕处理’,不搞温情主义,才能杜绝‘红二代帮红二代’的舆论批评。其三,对薄熙来重判,等于给未来反腐打‘大老虎’奠定基础。如果薄熙来之后有更大老虎,或针对已在侦办的中石油领导层贪污案判决死缓乃至死刑,都是可预期的。”“无论如何,薄熙来案高潮过去,舆论很快会关注下一个大老虎是谁?”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韩咏红的评论称:“尽管他上诉后脱罪的可能性为零,但这已关系不大。关键是,他拒绝法院的结论,哪怕秦城监狱关他一辈子,他也是不认罪的顽强政治人物。从策略上说,对今年64岁的薄熙来而言,刑期是十五年、二十年或者无期徒刑,差别不大;不认罪反而可以保全个人的历史名节,进一步奠定‘左派精神领袖’地位,巩固支持者,甚至以此期待东山再起的一天。”“因为事实是,薄案之所以被称为‘世纪审判’,最大原因不在于他是否贪污受贿1000多万人民币,也不是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叛逃的戏剧性情节。谷王事件,意外为高层处理政治问题创造了契机,但处在薄案核心的,仍是党内红色精英的分裂、以及中国往何处去的争议。”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莫之许的评论称: “在一手发展经济、一手维持稳定上面,重庆与全国任何地方并无本质区别,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恶劣之举。自由派刻意放大重庆在打黑和任意劳教的许多举动,但是别忘了,2011年针对所谓‘茉莉花革命’的全国性打压行动,无论在超越法制还是任意严酷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表明,重庆模式最多也就是维稳体制的一个另类版本,而并未超出其范围。”“正因为重庆模式与邓小平式‘中国模式’的高度同构,在其推行的四年多时间里,并没有遭到来自最高层的非议,相反,却得到了相当多的背书,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多位政治局常委都亲临重庆,对打黑以及其它动作表示支持” ,“当然,薄熙来在重庆的另类表演,确实令当时的最高层尤其是胡、温有所不满,埋下了其最终被清算的伏笔,然而,这种不满更多是一种针对个人的厌恶,而不是政治性的分歧。也正是由于路线上的同构,针对薄熙来的审判完全回避了‘唱红打黑’等内容,并非一场针对重庆路线或模式的政治审判,而不过是一道将薄熙来个人彻底赶出政治舞台的手续。”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 “官方在今次庭审中,对薄熙来的政治取向与其个人贪腐行为作了十分谨慎的切割,从理想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叹息当局白白浪费了一次清理文革余绪、推动法治建设的绝佳机会,但考虑到内地现实,也可以理解习李新领导层在内地现实政治环境下投鼠忌器的良苦用心。目前在内地,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仍是最为广大基层民众诟病的社会问题,因此,标榜‘共同富裕’ ‘公平正义’的重庆模式对于内地草根来说,仍具有很大的诱惑力。在习李将发展经济当作头等任务的背景下,回避敏感政治议题带来的争议,实际是秉持邓小平不争议的原则,避免撕裂社会对经济发展的冲击。重要的是,薄熙来这个人的垮台,已经向全世界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中国的改革开放绝不可能走回头路,任何违背历史潮流的政治人物最终都将被历史抛弃。”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