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实现“中国梦”的两手已十分清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9-27

习近平实现“中国梦”的两手已十分清楚

內訌說,矛頭直指劉雲山
  
   共中央政治局舉行一連四日會議,研究制定官員待遇標準、整頓吏治、改變作風等問題。意外的,官方新華社報導,習近平要求政治局員執行集體決策、 堅持重問題按規定請示報告。官方的公開報導,印證有關習批評其他政治局委員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顯示習對政治局的內訌問題甚為窩火,有意藉民意、輿論施 壓。

  聯想到《朝日新聞》年初曾報導,習近平就《方週末》新年獻辭事件批評劉雲山,要求宣傳部門不要添亂。香港《大公報》報導習近平 在北京微服出巡搭的士後,習亦曾批評中辦主栗戰書“一蠢、再蠢”。而《光明日報》指摘“豪車禁掛軍牌是制度的倒退”,新華網接連發文駁越反越腐、官員 大是貪官,更視為與習近平治軍、反貪唱反調。

  香港《蘋日報》評論員李平指出,北京近期左右派論戰、錢荒等政治經濟衝突激烈,習近平不惜將政治局的矛盾公開化,既顯示問題之嚴重,也顯示習之強硬,不只是對現任領導人的警告,也是對他們背後的元老的警告。

   而海外中文網站6月26日出現一篇據說是出自一名中共中央辦公廳幹部之的文章,說的就是“劉雲山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該文稱,習近平在此次政治局 會議嚴厲的講話讓海內外驚訝,結合前段時間在一次內部講話上習近平說,政治委員如果觸犯黨紀國法,不應該有“免死牌”。不難推測,這次會議是有目的,而 且目標就是政治局委員甚至常委。

  文章認為:“劉雲山早應該看出來,危險正在逼近。這個據說是江時代的遺老,仗著對宣傳與輿論的長期掌控,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繼政法委之後又一個沖上風口浪尖的歷史敗類。”

  早有網絡傳言,劉雲山為了防止習近平走“邪路”,壟斷了習上來後的宣傳,什麼東西都不請示,認為習是“門外漢”,習的智囊都太年輕,沒有經驗。他劫持並壟斷了習近平“中國夢”的解釋權,但國內網絡卻鮮有報導。

  該文還披露:其實宣傳部門早就淪為利益集團維護自己利益,魚肉老百姓的工具。據中紀委掌握的消息,現在幾乎所有的宣傳口,尤其是負責互聯網管理(刪貼)的,幾乎都是收錢辦事。他們收錢辦事不要緊,卻讓這個政權看上去比管制新聞的希特勒還不如。

   文章稱,中辦早前接到一份來自中紀委的情況通報,說宣傳口腐敗已經達到無法想像的程度。由最領導人掌握的調查組已經對宣傳部門進行調查,劉雲山不但有 大量的財產說不清,他們親戚與爪牙不是在海外住豪宅,就是在國內各地把握新聞口,對新聞與網站收買路放行錢。情況之嚴重,已經超過胡作非為的政法口。




  習近平“兩手都要硬”。
習近平與九號文件
  
  西方媒體最新評論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大約半年前就任時,曾釋放出的一些令改革派人士感覺是積極的信號。而其後至今,從“九號文件”到整黨搞群眾路線,讓眾多對他能夠推動政改寄予很高期望的人感到失望,乃至對他完全喪失了信心。



  但也有樂觀派表示,習近平在政治上采取強勢太自然不過了,因為他要推進改革,需要對付強大的利益集團,其中包括國企。他強調堅決執行黨的命令,一方面是針對政治自由派,另一方面可能是針對國營企業老總,告訴他們現在該是知難而進,必須改革的時候了。

   不幸的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在4月份下發的九號文件,所發出的信號之一就是警惕經濟自由化的主張,因為這是對中共的威脅。梁京撰文指出,九號文件試圖發起 對西方意識形態的一次全面“反擊”,即提出所謂的“七不講”。現在看來,這個文件給習近平帶來上台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說這個危機非常嚴重,最重要的標志就表現在,此舉幾乎讓所有支持習近平的人都大失所望,甚至是絕望。就連那些完全認同習近平主張的人都不得不面對這個事實,習近平很可能完全沒有能力擔當大任。

   梁京稱,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九號文件的始作俑者就是習近平,而“七不講”正是他本人的主張。此舉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從京城的精英到海外的觀察家,都在分 析和猜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不論習近平的目的是什麼,此舉都暴露了他最致命的弱點——愚蠢。因為習近平在此時,以如此低能的方式向所謂“西方意識形態” 發動全面攻擊,不可能達到任何政治目的,而只能充分暴露自己的弱點。

  所謂的“七不講”,是指最近在網上洩露的關於在中共宣傳部門要求中國高校教師在講壇上有七個不能講:即“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

  九號文件的重點,是提醒各級黨政軍機關重視意識形態領域近年來出現的七個問題,有的放矢地做好針對工作。

   文件所指的七個問題是:一、有人鼓吹民主與憲政理念,其目的是要推翻黨的領導,顛覆國家政權。《南方週末》事件就是明目張膽的挑釁。二、有人到處兜售普 世價值,其核心是要排除黨的領導。三、有人擾攘要建設公民社會,其要害是在基層黨組織之外建立新政治勢力。四、有人推銷新自由主義,目的是要反對國家宏觀 調控。五、有人歪曲改革開放,認為中國改革不徹底,只有進行政治改革才能進行經濟改革。六、有人拋售歷史虛無主義,突出表現於極力貶損和攻擊毛和毛思想, 目的是削弱甚至推翻黨的領導的合法性。七、有人大樹西方新聞觀念,反對“喉舌論”,這是要擺脫黨對媒體的領導。
 香港傳媒人尤可夫評論說,七個問題其實就是七頂大帽子,而且每頂大帽子的性質,按文革語言來說,都夠得上是“反革命”。對上述七個問題的定性,回應了長期以來中國改革“往何處去”的問題,也是對“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一次正面回答。

  尤可夫也由此分析稱,這份文件並非出自主管宣傳的劉雲山之手,而是有著濃重的習近平色彩。至此,習近平實現“中國夢”的手段已十分清楚,即“一手反貪腐,一手防變色,兩手都要硬”,指望他發動政治改革,只能是一廂情願。(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