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冀中星辩护律师刘晓原感慨 守住法律底线谁愿以命相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8-03

冀中星辩护律师刘晓原感慨 守住法律底线谁愿以命相拼


网络冀中星照片
网络冀中星照片
中文网络照片DR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8月1日上午,首都机场T3航站楼爆炸案嫌犯冀中星,在北京第二看守所见到了辩护律师刘晓原。而这也是7月20日机场爆炸案发生以来,他首次有机会向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两个人的会见持续了大约1个小时。据《钱江晚报》今天8月2日的报道,那么,面对律师,冀中星都说了些什么?他的身体及生活近况又如何?昨天下午,该报记者连线采访了刘晓原律师。

因涉嫌爆炸罪,7月29日,冀中星已被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据刘晓原介绍,冀中星穿着病号服,坐着轮椅,左手腕以下截肢,包扎着纱布,精神状况尚好,会见持续了一个小时。此前有网友称,冀中星是一名下肢瘫痪的残疾人,不大可能独自一人从山东鄄城千里迢迢到北京。有人怀疑,还有他人从旁相助。
刘律师表示,据冀中星说,从山东鄄城到北京再到首都机场,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人。只不过上下车得到了司机帮助。到北京后,他乘车去了机场。冀中星进去后先转了一下,开始发材料表达诉求。见有警察上前,他拿出了自制的爆炸装置,并喊着警察离开。他先是右手举火药包,喊着“大家不要靠前”。警察上前时,他将火药包换至左手。不知为何,火药包被引爆,炸残了他的左臂、也导致他左耳耳膜穿孔。
冀中星说,他绝对没想到会引爆。这些炸药是春节时,他从二踢脚鞭炮中提取的,用上坟纸包裹着。刘律师转述冀中星的话说,他没想到要炸人,更没想到自杀,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刘律师问冀中星,爆炸后还有其他人受伤吗?冀中星说,后来,警方告诉他,现场有一名警察受到轻微伤,但这位警察已表示谅解他。
据刘律师介绍,他向看守的警察了解冀中星的生活近况,据称其在看守所里生活得挺好。冀中星也说,在里面不错,吃得还好。刘律师想给冀中星一些钱买东西吃,但警察说不需要。对于冀中星的遭遇,刘律师表达了自己很明确的态度:如果大家都守住了法律底线,还会有多少不幸的弱者动辄以命相拼呢?
最新进展: 律师要求广东公开核查信息
2005年6月28日凌晨两点,冀中星驾驶摩的载客被警方追赶,在东莞市厚街镇新塘村治安队门口,遭该村治安队员殴打致双下肢瘫痪。但东莞方面则称,冀中星的受伤是缘于交通事故。此后八年,冀中星开始了漫漫维权路。2010年4月6日,东莞市厚街镇公安分局给予冀中星10万元,称是救助金,但冀中星认为是赔偿金。
爆炸案发生后,东莞官方对外表示,他们有证据证明冀中星受伤源于交通事故;并称东莞方面已经成立专案组,对冀中星反映的情况重新进行全面核查,核查结果会向社会通报。刘晓原说,机场爆炸案已过去十余天,广东省有关方面还未公布核查结果。他告诉记者,受冀中星委托,昨天下午,他已经给广东省公安厅、东莞市人民政府、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递交三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要求公开对冀中星2005年6月28日被殴打致残事件的复查结论;要求厚街分局公开当年调查冀中星殴打致残事件的全部信息。
网友川人转载的这篇报道又说,刘律师认为,最初的受伤案件中,冀中星曾向法院诉讼,并有现场目击乘客作证。但法院却不予认定,他败诉回家后,又无法享受到医保。这个极其贫困的家庭只得承受不幸。“设想一下,如果当时法院能够公正判案的话,冀中星还会走上绝路吗?即便冀中星是因为证据不足败诉,但面对他的实际困难,政府相关部门如果能够给予医疗、生活等方面的适当救助的话,他还会走向绝路吗?
当绝望者制造了大事件,你们要他守住法律底线。但你们是否想过,他们遇到不幸时,执法机关和政府部门是否守住了法律底线?如果这些机关和部门守住了法律底线的话,还会有多少不幸的弱者不惜铤而走险,以命来相拼呢?” 来源: 钱江晚报(杭州) (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