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唐吉田律师:大连法轮功案是所有涉及法轮功案件的一个缩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8-03

唐吉田律师:大连法轮功案是所有涉及法轮功案件的一个缩影


作者 林兰
辽宁大连西岗区法院周五开庭审理一个涉及法轮功成员案件,13名替人安装接受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法轮功成员被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受审,但被告的辩护律师在当天出庭时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法警当庭警告并推搡律师,最终引发律师全部退庭。对这一事件,参与案件的维权律师唐吉田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该案是所有涉及法轮功案件的一个缩影,当局十几年来对该群体的打压毫无法律可言,而对法轮功的恶行做法,也扩及至施加于其他人群,比如对待访民,对待土地被抢、房屋被拆的一些人等。
唐吉田律师首先向本台介绍了案件开庭的情况。
唐吉田:今天他们通知律师去法院,可能先召开了一个所谓的庭前会议,其实也就是打招呼,告诉他们在法庭上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这也是一直以来这么非法的一种方式,就是律师配合他们把这种违法的案件走完程序。
庭审的时候,我听程海律师他们出来说,他们要求在这之前提出的法院上两次开庭的违法之处,要求回复处理意见,但他们(法庭)不回复。作为辩护人,要求现场在电脑当中演示,究竟是不是可以收得到新唐人电视台。他们也拒绝。这是辩方举证嘛,举证是辩护人的合法权利,但是他们不允许,程律师就提出抗议,并且要求去投诉他们。他们警告了程律师,后来又要求法警把他带走,带出去的过程当中,他们就对程律师施以暴力。
RFI:一些报道说程海律师被殴打,梁小军律师被法警推搡,是这样的吗?

唐吉田:
对,梁律师想要去查看程律师的情况,因为外面有打人和程律师被打以后的喊声,作为同行和同一案件的辩护人,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但是他们(法警)看到梁律师有这样的反应,就对他推搡,并且威胁其他有可能像梁律师一样表示的律师。
今天审理的是一个涉及法轮功成员的案件,您能介绍一下案件的情况吗?
基本情况就是这些人安装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电视接收设备,有些人是应朋友的邀请,帮忙运一下设备,或者比如说像安装空调一样,在墙上凿洞等等,其实完全就是他们为了收看海外电视节目,这个呢在法律上没有禁止性的规定,但是由于中国大陆内部把新唐人定位所谓“敌对势力”媒体,所以就不允许收看,现在就已这样一个罪名来起诉。
实际上,这个案件从最初立案到现在,没有任何合法性。
RFI:他们是在去年7月份被逮捕的是吗?
唐吉田:对。去年被抓,起初为了不让律师介入,他们没有用“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进行拘留和逮捕,当时是用的“煽动颠覆”,因为按照中国现行法律,“煽动颠覆”罪是所谓“涉密”案件,律师能不能见要靠他们批准,把律师排除在诉讼之外,后来在起诉阶段,就又回到了传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镇压所使用的“口袋”罪名—就是所谓的“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来起诉的。
RFI:在推特上有消息说,律师在到达大连后,所下榻的酒店遭到警方的抽查,这是怎么回事?
唐吉田:在六月份上次开庭时其实他们也有过类似的做法。其实就是一种骚扰,从心理上制造一种压力。
昨天在大约北京时间晚上11点中,他们先到了解放路 锦江之星解放路店518房间,赵永林住的房间去查,可能有十几名警察,但只有一个警察愿意出示工作证,其他警察都不愿意出示,也没有搜查证,他们借口说是“抽查”,被赵有林律师拒绝,其他律师包括程凯等人也一起去对他们的这种违法行为进行谴责。
RFI:参加法庭辩护的陈建刚表示说,他无法确定殴打人的身份,之后律师全部退庭。您对此怎么看?
唐吉田:打程海律师的人究竟是法院的工作人员,还是社会上的警察?确实因为他们没有穿制服,也很难一下子确定,但是这是官方安排的人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在安全无法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又不能够正常地发表意见,继续在法庭坐下去等于配合他们违法,不仅不利于当事人权利的维护,实际也是对律师自身的一种羞辱,所以他们为了表明立场,退出了法庭。
之后,法院的一个书记员还堵住门口的旋转门,不让他们出来,只不过我和欧盟的一个叫杜海飞的人权官员,已经美国驻沈阳总领馆的一位女士在那边接应,其他警察就没有到旋转门这边来堵这些律师。
今天西岗区法院周围各类警车,比如特警车、大型押解人犯的车和消防车,已经传制服和便衣警察都很多,我粗略估计起码有几百人。
案件是涉及到法轮功学员案件当中的一个缩影

唐吉田:
这个案件,其实就是涉及到法轮功学员案件当中的一个缩影。就是这十几年来对待这个群体可以说没有任何法律可言。酷刑,强迫失踪等等是司空见惯,家常便饭。
那么,对待这个群体的一些非常残酷的做法也被扩大到其他人群。比如对待访民,对待土地被抢,房屋被拆的一些人,包括对待我们一些朋友,包括对我本人。
国际社会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必要非常关注中国这样一个群体十几年来受到这么多不公正的待遇。可以说,他们所蒙受的这些苦难或者说在人权上遭受的这些侵犯,其实就是中国大陆少数官员和他们的随从对全人类的一种犯罪。对这样一个犯罪,如果人类也漠视不管,那么这种恶果就有可能扩大。我不希望这种局面发生,我也相信世界上一切有良知善念的人,采取必要的行动,制止这种恶行继续蔓延,最好是能够将这些恶行的制造者都追究他们的责任,让这种悲剧从此不再发生。
(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