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余英时:中国城镇化政策的陷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8-03

余英时:中国城镇化政策的陷阱

m0313-sdp.jpg
中国的城镇化导致“留守儿童”、“村落空心化”等严重社会问题。(AFP / 资料图)
中国要进行都市化跟工业化,要把多数的农民迁到城市来。但不一定都是大城市,因为他们造了许多小的城镇。这个计划规模的浩大可以看出一点,第一是人数,据说要在2020年以前要把两億五千万的农民从农村大批地搬迁到城市来。他们就变成城市人了。
城市人就一定要有某些消费的增长,所以这是他们一个如意的算盘。我想政治考虑、经济将考虑都有。政治考虑是把农民搬到城市附近,那么像以前那种农民造反的事情就不会有了。
总而言之,这个计划之大是惊人的,因为它要在未来十年到十二年之内用两千亿的美金来支持这个计划。这个计划实际上已经在实行了。《纽约时报》报道的是西安总部负责人叫李勇平(音),他要在陕南一帶,都是山区,山东也有很多人,要把他们搬到城市来。陕南这一帶就有两百多万人先搬到城市来,这是陕南的一部分。另外,在宁夏在贵州也都有。这可以说是自三峡工程以来最大的一次迁居。
中国历史上也有过很大规模的迁居, 比如汉朝以后把许多地方的人搬到长安附近来。也是动辄几十万,规模也很大, 不过那不是全国性的。并没有改变全国性的以农村为主的模式。这就是共产党的计划:要把原来农业国家的中国,要以工业国家自居了。要以工业国家自居,那农民就占很少。像美国这种国家只有5% 的人口是在农村。这无所谓农村,农地也可以做其他用途,主要是做买卖,是商业化的,所以共产党想用这样的方式很快在十年之内到2020年以前完成这样一个大规模的计划。
这听起来很好,但是问题很多。我们现在就西安的情况来讲,西安的负责人叫李勇平(音),好像这个人很健谈,也很开放,也是很认真的一个人。 好像他说并不是盲目地服从中央的计划,而是常常出外考察, 先考察看看情况怎么样然后再调整。可是就是如此, 我们看到这个计划的困难非常多, 不但如此,像这种城市的问题非常大, 而且找工作极为困难。有些地方的农民说他已经45岁,已经找不到工作, 因为现在所有工厂都要用年轻人。像他女儿本来可以上学的,现在也不能上学了,现在临时到深圳等等这些大城市去打工。去打工的结果就变成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所以这里引起的问题之大可以说是不可想象的。
《纽约时报》在报道的时候说,好像共产党表示是要整个中国, 这样大的一个中国,十三億人都完全掌握在手中,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就是所谓的极权政治之可怕,计划经济之可怕。所以共产党没有脱离大的计划经济。它虽然说有市场,但这个市场现在基本上还是由党控制的。对私人开放的机会还是很少。私人企业在这里面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所以最近一再说要改头换面,让私人企业进市场。但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看到什么新的发展,新的头绪。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共产党就把整个中国当成可以控制在自己手上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的这么一个东西。这是非常荒唐的。
计划经济之所以要带来灾害,就是它因为是唯一的集团,唯一的政体。号称:对整个世界的情况,不但是中国的情况,对整个世界的情况都有最新的了解,因此在这个计划中可以毫无疑问地照顾到方方面面。这是做不到的。所以到现在为止,共产党一直迷信自己是唯一的一党专政的党,这个党是万能的,是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所以这种迷信在他们还是很深。因为有这样深的迷信,才可以有这样大的胆子要把整个中国从一种当初的农业社会,改变为他们随心所欲的城镇化社会,以便于控制。
我们知道共产党,一旦有城市他们就要管理。所以有城管。城管在到处造成危害,所有的人遇到城管常常就会抓起来;受到劳动改造或者劳动教育。劳教也是他们在城市里面进行专政的主要工具,这个工具现在虽然遭到一些疑问,已经受到许多挑战,但是共产党方面好像只是谈到要进行改革,但始终一步不行,一步都没有做。所以劳教制度还是依然如故。而且共产党还用其他的方式,它是根本没有法律的。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想共产党的这个城市计划在十年之内会带来很大的灾难。(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