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公告】革命未竟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5-01

【公告】革命未竟时!

转发此新闻:

我们必须对自己诚实。
如果我声称全意全员为人民服务,但实际上却在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那还有人会相信我的承诺吗?
如果我自称是一个好人,却帮助一个恶棍作恶,那我还是一个好人吗?
如果我自命品德高尚,却不允许别人对我直言不讳,那我是真的高尚吗?
你会认为我是一个伪君子还是一个真小人?
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又何尝不是。
一个自称社会主义的政权,今时今日竟然比原始资本主义更残酷地剥削人民。
一个声称解放全人类的主义,时至今日还在助纣为虐,支持朝鲜金家王朝的暴政。
一个自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事到如今却不允许它的人民对它有丝毫批评。
而这个政权称自己为“社会主义”。是谁在亵渎社会主义这个词?
全国出现一个个癌症村,但是我们伟大的政府对此视而不见;妇女在劳教所里被残酷虐待,但是我们正确的政府却急忙删帖,让本省政府自查;山区的孩子在破败的教室中吃着粗劣的午餐,但是我们光荣政府的行政大楼却修得富丽堂皇。它们的恶不但冷酷、残暴、傲慢,更有虚伪作为底色,这种恶比被它们推翻的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
恶要到什么地步才能厚颜无耻地称自己为“社会主义”?是谁在侮辱伟大、光荣、正确三个词?
这就是它们当初许诺的?如果它们所谓的“社会主义”如此优越,为什么无法绕开这些资本主义的弊端痼疾?如果国家的发展必须一定要走和资本主义同样的道路,那么当初它们为何革命?如果这些弊端痼疾发生在别国身上,它们为什么不能吸取经验教训?
事实是它们的皮肤早已溃烂成疮,因为它们从头到脚都已被专制之毒污染;它们的呼吸透着腐败的气息,原来它们的肺早已经被熏黑;它们的血液充满着毒素,所以流得越快,就杀死越多的健康细胞。而它们却身着最鲜红的衣服为此掩饰,可它们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是透明的。在它们的红色圣殿上,埋藏着数不胜数的累累白骨,在它们的红色冠冕上,点缀的是血色的宝石,而它们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沾着血迹。
这一切是到改变的时候了!
如果我们仍然相信“人”这个词语,如果我们仍然有崇高的理想,如果我们仍然相信生活会更好,那么,我们就必须对这种“社会主义”投上反对票。我们必须承认,今天的中国既不光荣,也不伟大,既不崇高,也不正确,它甚至面目可憎。事实证明,百年前兴起的革命至今方兴未艾,因为专制之魂并没有从我们民族灵魂中被剥离。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度仍然以威权为纹饰,呼吸着中世纪的腐朽空气,流淌着专制的血液。当威权、腐朽、专制仍然在我们周围,当我们依然相信自己需要被一个组织管束,当我们仍旧互相把同胞以乡村和城市、官员和百姓、尊贵和卑微的等级制来划分,那么中国的革命就远未完成。
因此,茉莉花作为一场新革命,其目的不仅仅是变革专制制度,更是变革专制观念、专制思想和专制文化。正是这个专制制度造就了专制的思想和文化,而思想和文化又反过来认同、强化这个制度。怎么办?茉莉花鼓励大家行动起来,去奔走,去呐喊,去讨论,去维权,去组织,去结社,去争自由,去要民权,去直陈其弊,去痛斥其非,用民主观念直面专制观念,用民主思想解构专制思想,用民主文化摧毁专制文化,去破坏专制的每一个话语,摧毁专制的每一个体系,非如此不能荡涤专制,非如此中国不得以新生,非如此中国梦就永远是镜花水月,非如此不可!
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梦?如果它的过程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如果它的手段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果它的结果是国富民贫,如果它的制度是极权专制,那么我们宁愿不要这个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真正的中国梦,因为复兴的有可能是纳粹帝国。真正的中国梦应该是人的复兴与觉醒,亘古以来这片热土的生灵不再为皇权、国家、民族、领袖等等大写词语而活,而是真正地作为一个人而活着、呼吸着、微笑着。他们有意愿爱人与被爱,有能力生活与工作,有感情微笑与哭泣,有权利赞美与批判。他们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无论是作为一名农民还是一名宇航员,都能从中获得内心的快乐,得到别人的尊敬。他们可以做一个既尊重自己也善待他人,既充实自我也热心公益,既孝敬父母也帮助长者,既呵护儿女也关心晚辈,既喜爱诗歌也尊重科学的人。当某一天,个体与个体不再分为领袖与人民,城市与农村,而是公民与公民,即造房子的公民和写字的公民,种庄稼的公民和画画的公民,教书的公民和做生意的公民,投票的公民和被投票的公民,直到那时,中国梦也就离我们不远了,而我们的新革命也就真正完成了它的使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5-01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