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首发】访民涂鸦纽约中领馆,与工作人员发生激烈冲突,双方数人受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3-03-05

【首发】访民涂鸦纽约中领馆,与工作人员发生激烈冲突,双方数人受伤


以年轻人为主体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网军于3月5日在纽约成立,并于当日晚在纽约中领馆门口涂上大大的“拆”字作为第一个事件。数十名中领馆工作人员冲出来后与革命网军发生口角,并延伸为激烈的肢体冲突,双方互有受伤。纽约警方及时赶到,化解了冲突,警方无意偏袒任何一方,私下表示可以算这是一起国际外交事件。革命网军表示,如果中共不放弃政权,那么这仅仅只是一系列活动的开始。

2013年3月5日是中国两会召开之际。然而在粉饰太平的装扮下,中国数以亿计的访民、冤民、信仰受害者及饱受经济掠夺的广大年轻人群体却没有办法发出自己的声音。身在自由世界的中国公民,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帮助解体这个腐朽的政权。元老家族每人平均贪污2000亿,环境和食品危机如此严重,而绝大多数民众却面临着随机的伤害和死亡。在中国的土地上,人人都是非公民的待遇,这让所有中国人感到彻底的心寒与绝望。

于是一群年轻人、访民、民主斗士等朋友们联合起来,期望搭建一个“公器公用”的平台,通过一系列的事件来给中共政权制造危机,与所有进步力量合作并为属于所有中国人的共同未来而不屑打拼。今天对国人而言,文革、六四的黑暗地狱与自由民主的光明,只差一个牢门之隔,只要大家跨出一步,拒绝接受非公民的现状,行使公民的尊严,那么一切维稳和党政军队力量都会失去作用并倒戈于人民。

出席茉莉花革命网军纽约会场的有访民葛丽芳、马志森、张翠平、傅玉霞、傅晅,也有年轻留学生群体马龙飞、黄璇佳、曹兴逸,有长期在一线抗争的民主斗士如西诺、程长河等,还有刚刚逃离大陆的钟先生夫妇。孔灵犀作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的负责人,被推举为茉莉花革命网军总指挥。

数十人于8时多抵达中领馆门口,用红字写了大大的“拆”字。这一个字不仅表达了因强拆而失去家园的访民们对政权的反抗,更表达出了国内所有人想喊不敢喊,想说不敢说的激愤之情。西诺将此次活动全程直播给大陆若干个活跃的政治聊天室,让更多人听到了他们在中领馆门口大声而激情的口号。



中领馆工作人员约十余人迅速赶到,首先他们驻足观察,当黄璇佳、傅晅等人拍摄他们时,他们都回过身去。为首的男子接了一通电话后,开始行动,他表示这是私人财产不可乱涂,黄璇佳当即表示,你们强拆了我们的房子,为什么不说那是私人财产?他回应说,你们可以正常表达,有什么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反应问题。黄璇佳和傅玉霞女士说,我们已经走了所有能走的途径,却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该男子说,你们这是第二次来涂鸦了,但你们这样做,你们的问题得到解决了吗?孔灵犀立刻幽默的告诉他,年轻人,我们都是穷屌丝,都是这个政权欺负的,我作为革命者,这个政权的非法存在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啊。在对峙过程中,黄璇佳一直在拍照,为首男子接到第二个电话后,首先行凶抢走她的相机。孔灵犀见状立刻将该男子推至墙上,要抢回相机,双方随即厮打起来,大多数人都参与进来。



在厮打过程中,孔灵犀为了防卫自己,将一男子面部打伤。双方其余人各有轻微程度抓伤或擦伤。程长河在混乱中被踢中数脚,警察赶到后,他要求救护车,并在医院接受检查。由于中领馆工作人员理亏在先,且不敢扩大影响力,在警察到来后,并未提及激烈的肢体冲突,仅仅只是表示涂鸦的存在。

警察表示游行需要许可,孔灵犀告知20人以下的游行是纽约州法律所保护的权利,无需事先通知警方。警方私下表示,中领馆门口属于美国领土,的确有拍照的权利,此事弄大就是国际或外交事件。警方派救护车将程长河先生送至医院检查,并让其他所有人员自行回家。整个过程非常礼貌客气。

冲出中领馆的数十人的为首男子


茉莉花记者西诺采访了革命网军的若干名参与者:
1. 孔灵犀先生,随意涂鸦在美国应该是不允许的,你是怎么看待你们行为的呢?
孔灵犀:首先,涂鸦作为一种行为艺术,若产生了私有财产的损坏,可以在法庭通过举证和辩论来界定行为和数额。第二,我们所涂鸦的场所是中国大陆(领馆属于中国),因此欢迎中国政府在北京人民法院起诉我们,美国政府对领馆的安全有保护,但我并不认为美国法院对中国领土的涂鸦有管辖权,但依然欢迎他们在美国的法院起诉我。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并非无聊的麻烦制造者,此举是我们非常严肃的政治表达,一个厅级干部都能贪污800亿人民币的今天,我们要在两会召开之际告诉北京的面瘫演员们: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久。

2. 傅玉霞、黄璇佳女士,你们母女俩作为上海最早拒绝签字的十八户之一,上访已达十六年之久,你们如何看待你们的抗争?
傅玉霞:我们把所有的路都走遍了,在黑监狱里,我甚至被下毒,和我一同关押的一个人都没能活着出来,女儿大了要读书,有自己的事业梦想,我们不得已流亡来到美国。我想在美国的土地上有自己的活动方式,我们愿意参与民众喜闻乐见的政治创新活动,扩大影响力,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激发所有能够行动起来的人们。

3. 葛丽芳女士,你作为中国冤民大同盟盟主,你对中国的未来发展有什么期许?
葛丽芳:如果最小的限度进行改革,那么首先要惩治腐败,还仅于民!当官是人,百姓也是人,遭到中共的非法强拆,我们过的是人畜不如的生活,几十年没有家,我们要一个安逸的家,我们需要有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学习的环境!这些是一个最基本人的必须要素,我们被剥夺了。我相信在未来,即使民主政权,如果我们所有访民的问题没有解决,那么我们更要在民主体制下行使我们的游行集会抗议的权利,那时我将在天安门永久驻扎直至问题的彻底解决!

据悉,本次活动只是一个开端,在和他们的交谈中记者感到,越来越多聚集在一起有实际行动能力的爱国者们将在线上线下用全方位的努力推动国家的进步。记得有一位美国将军曾经说过“爱国者的天职就是让独裁者的统治变得艰辛和痛苦”,孔灵犀表示,其实冲出中领馆的工作人员也有数位是年轻人,我对这些人没有任何负面感受或愤恨之情,因为中国人民共同的敌人是极少数的权贵官僚,因生计所迫而不得不屈从于体制的人们,他们内心深处并不会真正反对变革的到来。一个民主、自由、富强的国家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和方向。



[中国茉莉花革命 http://www.molihua.org ]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