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大陆同胞关注藏人等少数民族自卫抗争的呼吁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10-28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大陆同胞关注藏人等少数民族自卫抗争的呼吁书


一团团惨烈自焚的火焰,正在康藏甘孜阿坝甘南等地不断腾起,活人怆然化成烟焯……
同胞们,同胞们,一切热爱自由、正在争取自由不懈抗争的同胞们:
今天请大家抽出一些时间,来关注一下包括藏人在内的几个中国西部地区少数民族同胞的命运。被铁幕笼罩的这块西部古老土地,悲壮的呼声需要有更多的国人听到。忍受着远甚于东部和中部地区的高压统治,西部同胞的坚忍抗争现在已经再也不应被故意疏忽和歪曲指责了。
同胞们,中国是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每个民族都理应有权利珍爱自己的土地、珍爱自己的文化、按自己的意愿发展,每一个中国人无论其属于哪个民族都理应拥有平等的公民权利。然而,由于中共的错误政策,西部多个少数民族同胞拥有中国的国籍却没有一般的国民待遇,他们在自己世代生活的地方没有自决权,他们长期处于不受信任、被监防、被禁锢、被排斥的状态,从而导致矛盾尖锐、离意丛生,很多人期望离开这个国家,也有很多人因为不满于现状而期望建立自己的政权。
同胞们,三四年前,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先后爆发了两场激烈的街头暴力事件,这是彻头彻尾的悲剧,给藏族、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的情感带来尖利的伤害,但它也是中共令人发指的专制统治造成的矛盾的集中爆发。无论是拉萨3.14事件发生前,还是在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前,藏族和维吾尔族同胞都已经发起过多次和平抗议请愿事件,但是他们的和平诉求遭到当局的长期漠视,他们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一再被抓走或失踪、惨遭酷刑,中共习惯于用枪口来显示自己对民意的不屑,最终导致仇恨的滋长、暴力事件无可避免地发生。
现在我们来看看中国西部藏族等少数民族同胞比起生活在东部和中部的同胞多遭受了什么。虽然目前整个中国都缺少人权、东部和中部的人权记录同样劣迹斑斑,但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权纪录更是恶劣得磬竹难书。在东部和中部的少数有经济能力的人可以在假期间欣然前往西藏自助旅游饱览高原景色的同时,自古以来生活在高原藏区的藏族同胞却已被政府禁止随便走动,一切跨县市跨地区的旅程都需要先办理手续繁杂的通行证。当来自东部和中部的打工者和生意人可以在拉萨自由停留并寻找生计的同时,一切没有得到许可的非拉萨户籍藏人却被驱逐出了拉萨市区。藏人被禁止私藏精神偶像达赖喇嘛的画像,而且还得被迫接受思想教育,一再表达自己热爱中共四代领导人。目前大量的藏族青少年在东部地区受教育,同时也成为各所学校的政治工作和保安科的重点掌握对象。藏人和维吾尔人在“双语教育”的幌子下失去学习自己的母语的机会,民族和宗教习俗遭到当局的敌意对待。2012年穆斯林斋月期间,新疆自治区当局悍然宣布禁止乌鲁木齐市的商铺在白天关门歇业,并强迫维吾尔人在封斋期间进食。政策简单粗暴,决策前从不听取当地人的任何意见,却被强硬地执行。当东部和中部地区人们已经普遍可以相对自由地办理出国护照的今天,中国政府对西部地区实行极为严厉的护照政审制度,藏族、维吾尔族、回族同胞合法办护照的途径极为曲折……
同胞们:没有人是天生的反抗者,但是当人长期遭受欺侮而不能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的时候,反抗就会成为神圣的权利。有的人反抗选择逃亡,有的人选择以暴制暴,也有的人选择以死明志。目前在新疆自治区已经多次发生过以暴制暴的自卫反抗。而在西藏,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藏人躲过边防军的视线不惜万苦地翻越雪山逃到境外去。数以十万计的来自东部和中部的青年,被戍征入伍,被带到西部,去监防那里的藏族和维吾尔族同胞,甚至被教育成当遇反抗或逃亡,应格杀勿论。(请参见【囊帕拉山口枪杀事件】【皮山事件】,这两起被报道的枪杀逃亡平民的事件都只是冰山一角)这些被用来监防自己的同胞的军人,他们是最可悲的。而且服完兵役之后,也会遭到专制政府的无情抛弃。
同胞们:反抗从来都是自发的,而不是外人能引诱得了的。现在中共一再歪曲宣传,声称少数民族反抗者是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的棋子,声称广受尊敬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海外维吾尔人反抗运动知名人物热比娅女士是西方反华势力的马前卒以及暴力事件的策划者。一部分中国人也相信了这种谎言。但是请想一想:如果没有内在的受压迫感,会有人愿为外界的利诱而去赴汤蹈火吗?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江西、云南和山东都已经发生过惨烈的自杀性爆炸事件,如果这些自杀性爆炸事件被指称是外国势力的利诱,会有人同意吗?西方国家政府愿意为中国被迫压的民族的海外流亡者提供收容以及资助并谴责中国政府迫害人权,仅仅是出于一种道义。
自焚是一种最绝望的反抗,它并不是藏人的专利(因为在东部和中部地区也多次发生过平民为反抗而自焚的事件),但是如今却在藏区频繁地发生。自从2009年年轻的扎白首次以自焚的形式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以来,两年来随着藏区人权纪录的日益恶化,如今藏人自焚竟然已经变成一种隔三差五的常事。甚至远在境外的达赖喇嘛一再对境内传话劝说藏人珍惜生命,也无济于事。一次次惨烈自焚都没能打动中共的铁石心肠,只是让中共决心把迫害进行到底。但是我们,一切期待挣脱专制的中国人,都需要知道藏人自焚是中共罪恶的见证。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海内外中国人都能够来关注包括藏人在内的几个中国西部地区少数民族同胞的自卫抗争,包括有成见的中国人能够及时放下成见,尽可能地了解一下少数民族地区并入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他们各自的抗争史。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一切对目前状态不满的西部少数民族能够把自己的故事和诉求告诉国人同胞。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专制,而不是彼此。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中国东部和中部的适龄青年能够从此拒服兵役,特别是拒绝前往西部从军,不要接受“一切听党指挥,做党的好战士”的错误教育。为防范自己的国民外逃而或为防范自己的国民反抗而设立的岗哨没有任何神圣可言!开枪打死翻越柏林墙的平民的士兵,其罪行也绝不可以被原谅。而且现在中共当局对自己的军队也并无多少信任感,时刻担心军人越轨哗变。去年吉林四小兵携枪回乡寻仇竟被大军包围枪杀,血淋淋的惨象需要适龄青年多加惦量!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同胞能够切身将国人同胞视为同胞。虽然当前中国多地政府都出台了很多无理规定,规定旅舍店家必须强制登记投宿者的身份信息,遇到一些少数民族的投宿必须通知警方并拒绝。但是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合作。这种不合作哪怕仅仅是一种小小的姿态,也能够一定程度上弥合当前深锲的民族裂痕。
我们坚信,只有走出这几步,才会有未来战胜专制的那一天。
藏人多吉仁青在夏河县的自焚现场
最近一个月里十起藏人自焚事件的简录:
10月4日上午,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夏曲镇永嘎勒村43岁博客作家古珠自焚身亡
10月6日上午,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那吾乡多河尔村27岁的藏人桑杰嘉措在多河寺佛塔前自焚身亡
10月13日下午,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50多岁农民旦真多吉在合作寺附近自焚身亡
10月20日下午,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博拉乡27岁藏人拉木嘉在博拉寺附近公路上点火自焚
10月21日早上,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达麦乡乎尔卡加村人60多岁的藏人顿珠星在拉卜楞寺内自焚身亡
10月23日下午,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九甲乡洒乙囊村58岁的藏人多杰仁青在县中共武装部门前道路上点火自焚
10月25日下午,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东部比如县白嘎乡,20岁藏人增博、25岁藏人丹增两人在白嘎乡康巴村自焚
10月26日下午,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阿木去乎镇学校门口,24岁藏人拉莫次丹自焚
10月26日傍晚,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桑科乡21岁的藏人次帕嘉在桑科乡旧公社的车站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