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丧钟终将敲响,专制终将崩溃——中国茉莉花革命写在大陆第63个“国庆日”来临之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10-01

丧钟终将敲响,专制终将崩溃——中国茉莉花革命写在大陆第63个“国庆日”来临之际


2012年8月29日,春城昆明,彝乡寻甸,数十名曾参建寻甸一中校舍的民工跪在县教委门口,哀求政府开恩,支付已拖欠两年之久的数千万工程款。他们苦苦悲恸呐喊道:孩子要上学,还我血汗钱!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举非但没有讨到一分血汗钱,反而导致14名工人代表被警察抓走,并有8名工人被关押多日。
其日彼地,南粤广州,闹市街头,上百名曾参建105国道线从化至新丰段的民工正不眠不休地手持横幅驻守在广东省公路管理局门口,抗议政府不但拖欠工程款九年之久,而且还把联名举报的工人代表关进冤狱。他们愤怒指责政府说话不算数,数度承诺付款而数度毁约。但是进进出出的官员始终把他们当成空气不予理睬。
1949年10月,这个自称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在北京宣告成立,百废待兴的华夏儿女期望迎头追赶,富国强民。谁能料想,60多年之后,在这个国家里,政府部门蓄意拖欠劳动人民的血汗钱会多得不成新闻!
2012年9月21日,时近秋分,辽宁盘锦,兴隆台区,世代务农、将庄稼收成视为生命的农民王世杰在苦求施工队勿辗即将收割的庄稼不成之后,决心以自己的力量来捍卫收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信念让他从此成为再也没有机会触摸田野。随着三声枪响,王世杰命丧黄泉,随之同受枪创的老父幼子也失去了自由。
其日彼地,湖北随州,历山县城,数年经商、好打抱不平的农民李芳胜在与同村村民一起赶走了前来抢地的打手之后,来到县政府门口呼喊口号,声讨暴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此举只是换来更野蛮的暴行。很快就有大批警察赶来“维稳”,一顿扭住痛打之后,孔武有力的李芳胜倒毙街头,一起维权的数个同村也遭到拘捕。
1949年10月,这个自称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国家政权在北京宣告成立,饱经战乱的东方古国期望和平发展、安居乐业。谁能料想,60多年之后,在这个国家里,农民为保卫生存底线而丧命于政权暴力机器之下会成为常态!
1949年这个政权在建政伊始对外声称将建立一个比原有的政权更为民主更为公平的社会,将成为全体劳动者和进步知识分子共同热爱的国家,而且民营工商业者也将成为重要的国家建设力量。谁能想到不久之后首先是信以为真并热烈拥护的知识分子和民营工商业遭了殃,然后工人阶级也彻底失去了应有的主人翁地位,沦为政权的螺丝。而今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言论犯和良心犯最多的国家、冤案冤民密如蝼蚁的国家。
丧钟终将敲响,专制终将崩溃!
外一篇:写在薄熙来被双开、中共十八大即将开幕
时下,中共表面上刚刚度过了一次执政危机,在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走出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告发其上司近八个月后,9月28日下午大陆官媒终于公布了一条重量级新闻: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将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开除出党开除公职,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同时大陆官媒还公布了被猜度已久数度被推迟的下一次党代会的召开日期。
中共决心将该届党代会开成一次“成功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在中共的字典里,成功胜利召开党代会的意思就是没有党内外杂音,也没有上层分歧,再加高度一致的会议举手场景以及自我裱金的执政成就。中共幻想这样的党代会能千秋万代地一届届开下去。然而金玉裹败絮,再多的成功胜利党代会也不能改变这个政党的执政根基早已经渐被掏空的事实。
薄熙来的路线并非中共党内异数,自1949年建政以来,中共从未有过也不打算对自己所称的名为“人民民主专政”实为一党独裁的路线进行反省和改变。虽然自1978年以来毛的错误做法一定程度上在党内被否定,但是接替毛泽东上台执政的中共领导人以及下面的大小官员无不把保卫不得民心的一党专政当成一项事业来做,控制思想严检新闻出版力扼变革诉求,美其名曰保卫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而且薄熙来的贪腐好色水平在中共官员中也算不上是“出类拔粹”,中共切割了薄熙来并不表明中共打算政改,甚至不表明中共有能力反腐。
与此同时,在薄熙来当政时期,重庆有为数不少的知识分子、正直官员、普通网民因为网上言论而被含冤入狱或判劳教,有名有姓的而且至今被关押的有前巫山县政法委书记饶文蔚、前报社编辑高应朴、派出所干警蒋万渊、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网民方洪之子方迪。迄今仍未有迹象表明这些人将被轻判或改判无罪提前出狱,显示了中共治理方式的一脉相承。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大陆良心网民继续关注这些人的命运,用连署信、街头集体散步等方式迫使当局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