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首发】湖南随州越战老兵吴明华生计困难上访要求落实政策惨遭遇拳打脚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7-17

【首发】湖南随州越战老兵吴明华生计困难上访要求落实政策惨遭遇拳打脚踢


众战友:
7月2日,随州网《炎帝论坛》“民众之声”栏目刊出“开发区两官员残害上访参战退伍老兵”真相后,得到了众多网友的同情和支持,点击率较高,跟贴者众多,开发区为了掩人耳目,颠倒黑白,作出了与事实不符的“情况说明”,引起了网友误会,现就真实情况告之网友。
一、上访的起因
09年9月28日省民政厅、财政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联合下发(2009)54号文件,文中第三条“对城镇有工作单位(含企业)的参战参试退役人员,在职工资水平低于所在县(市、区)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水平的,由地方财政安排资金补齐”。文件下发后,曾都区和随县先后落实了,开发区迟迟落实不了,淅河镇吴华明等6名越战老兵多次到开发区管委会,市民政局、市信访局、市政府上访,要求落实补差待遇,开发区社会发展局于2011年10月26日下发[随开社发(2011)10号]文件,文中写到“经核查,我区符合条件的人员有六名,其中遗留问题一名(吴华明)。”文件下发后,5人已领补差工资,吴华明分文未领,多次找开发区领导要求落实待遇,开发区于2011年8月10日下发[随开管文(2011)43文件],一个多月后落实不了,吴分别于9月20日、9月21日,11月20日找开发区主要领导三次批示,但问题仍然解决不了,去年腊月二十日,吴又到开发区要求落实待遇,若落实不了,给答复,党政办主任在未经管委会全体成员讨论的情况下,作出了“答复意见”文中说吴不符合80号文件精神,不能解决养老保险问题,开发区出尔反尔,不符合政策为什么还行文?领导还作三次批示?
2012年4月13日吴华明又找开发区主要领导,在[劳社部发(2006)17号]文上批示“请锦州同志牵头召集财政、民政、社保进行专题研究,并提出处理意见。”5月4日市(信访摘报)王祥喜、刘晓明、张桂华、涂胜华、夏卫东、冯茂东六位领导批示“督办相关部门按上级文件要求落实”。文中写到“经济开发区有6人落实了部分待遇(每人每月补贴300元)”为什么吴华明分文未领呢?6月9日,吴又找开发区主要领导批示“请锦州同志根据规定,认真核实,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但问题始终解决不了,难道吴华明的要求是无理吗?
对于吴华明的诉求,市信访局、民政局、市政府分管领导和主要领导多次打电话,派人到开发区协调,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吴华明并不是什么“无赖”、“上访大户”、“不知足者”,一年多以来,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精力,并不想为难领导,与政府为敌,只想落实一些政策待遇而已。
二、“6.18”事情经过
6月18日上午8:30,吴华明再次到开发区社会发展局局长郑锦州办公室,门关着,吴敲门,郑开门后,吴递上一支烟,坐在右边沙发上说明来意后,拿出[随开社发(2011)10号文件(右上角有开发区主要领导批示)]要求落实参战人员工资补差待遇,郑一直说吴不符合政策,中途有几位来找郑办事,9:20左右,市民政局康局长也来郑办公室,康局长还对吴说:“好好跟郑局长谈,问题是会解决的”。康局长走后,又有一位来找郑办事,等此人走后,大约9:40吴把门关上,以免别人打扰谈话,吴一直哀求郑,开发区下了三次文件,主要领导又多次批示,请郑高抬贵手,两个多小时的苦苦诉求,郑不耐烦了,一拍桌子说:“参战人员算个鸡巴,退伍军人算个吊,不跟你解决,看谁能把老子怎么样。”吴华明有火不敢发,拉着他的左手说:“开发区主要领导几次批示要我找你,你不解决,去跟他们当面说清楚,以后不找你”,郑不走,吴两手拉着他的左手,他恼羞成怒,右手一巴掌打在吴的脸上,吴高声喊叫:“郑局长打人了”。吴越喊,郑越打,吴左手抓住郑的领口,右手拉住郑的胳膊,撕扯中吴左手手指不慎划破郑的右脖子,郑两手把吴按在左边沙发上(谁要是说假话,作伪证,天打五雷轰)。
隔壁马局长等人听到吴的喊叫声后,把门打开,劝解双方松手(并不是李长成用了三、四分钟将吴的手掰开,吴松开手后,坐在沙发上,跟着进来的监察局局长李长成(后来听说)对吴说“哪来的混帐东西,敢在办公室打人”不问青红皂白,对吴拳打脚踢,被别人扯开后,上来两个保安叫吴到一楼保安部去谈,吴和一行人走在609室外走廊到电梯间附近,李长成又两次殴打吴华明(有监控录像为证),导致吴左胸、左胳膊、双腿受伤,后脑、右手腕轴部在墙上撞伤,吴的衬衣被扯破,衣扣被打掉。
到一楼保安部后,开发区公安局来人了,李长成叫嚣要拘留吴华明,有一位保安来说:“刚才六楼走道打的很精彩,跟看武打片一样,公安询问吴华明笔录后,把吴带到公安分局拘禁,不准到外面吃饭,上厕所有人跟着,在众战友和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一直到晚11:30吴华明才获得自由。
事件的真象是:关门交谈一段时间后(10:30左右)才起冲突,是吴大声喊叫才来人,吴并没有掐郑的脖子,将郑的身体抵在墙上,而吴被郑双手按在沙发上,吴被劝开后,再无过激行为,李长成多次打人后还寻找借口,真是岂有此理?
吴在公安分局扣留期间,感到头痛、头昏、左胸口疼,身体多处不适,多次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书面申请法医鉴定委托书遭拒绝,被打者被非法拘禁,而打人者逍遥法外,公安分局为其出具委托书作鉴定,这难道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李长成在开发区六楼走道多次打人有监控录像为证,开发区公安分局领导调看了录像,在座谈会上说“李长成没有打人,只是推了吴几掌,动作过大”,家人和众战友多次要求公开监控录像画面,谁是谁非一目了然,为什么开发区、公安分局领导不敢公开监控录像?事实铁证如山,是掩盖不了的。
事件过去了20多天,开发区、公安分局领导没有一人找吴华明谈话,了解事情的真相,仅凭马副局长(郑锦州下级,官官相护)李局长(打人凶手)证言证词不具备法律效力,两人一面之词就认定吴华明是打人凶手,真是贼喊捉贼。
吴华明与郑局长、李局长无怨无仇,不是敌人,为何闹到这等地步?开发区领导相互推诿,不办实事是这起事件的导火索。
吴华明一人去求郑局长落实参战在职补差待遇两个多小时,并不是去闹事,遭到两位局长任意殴打,还被公安机关非法拘禁12小时之多,吴华明身体、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第二天到医院检查,经诊断“多处软组织损伤”住院治疗20天仍未痊愈。
难道老百姓就该受欺辱?弱势群体就这么无助吗?
湖北随州参战老兵
2012年7月9日
本文出自军人荣耀网,原文地址: http://www.jrryw.com/read-33614-1-1.html
[本图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