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写在七一建党节之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7-01

中国茉莉花革命写在七一建党节之际


1971年一个阴雷沉闷的夏天午后,安徽省无为县,一场公审大会在县政府前举行,大会结束之后,一个叫黄立众的年仅34岁的充满书生意气的年轻人,被枪决示众威慑民心。铁骨铮铮的中国劳动党创始人黄立众,此时已经在牢狱中度过十年春秋。
一如中共创党先辈的思想历程,曾经是北京大学菁英学子的黄立众目睹共党统治下处处饿殍民不聊生的状况,认识到只有组织起来一起反抗才有出路。踏着中共创党先辈的足迹,黄立众在家乡无为县开始了深入群众的艰苦宣传组织行动。
但是坚持一党专制守持政权不动摇的中共政权,从建政伊始就绝不允许别人来挤占自己的政权疆域、来质疑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哪怕是一个小小村庄的挤占也不行。容忍性远低于有史以来任何一朝政权的中共政权,旋即将此事以反革命暴乱罪定性并将加入中国劳动党的所有村民和骨干逮捕入狱,还声称缴获了包括《告全国同胞书》在内的大量文宣罪证!
我们此时已经无法寻获年轻的黄立众当年所写的那些“罪文”的原文了,但是他的陈胜吴广气迈,却如同长虹贯史,即使是党国的官员,也只能气恼折服。
党国总以为自己能够依赖于铁腕维稳和单一宣传是维持政权的两大法宝,但是“千秋万代”“有我无他”地攥控国家的政权和国民的意识毕竟只是一厢情愿!党国总以为自己持续六十年的洗脑教育能把全体国民变成盲从的羔羊,但是敢于质疑专制奋起抗争的中华儿女,总是能够前赴后继生生不息。
去年今天,在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来临之际,为树立形象,中共拉拢了“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外国演员,倾力打造了一部自我献礼的影片《建党伟业》,出乎意料的是,观众们纷纷把这部影片当作一部建党教科书来观看研究并琢磨着仿效前辈。恼羞成怒之下,中共匆匆停映了这部筹拍一年余耗资数千万的影片。
今年此时,中共不再隆重纪念这个建党周年日,亦未在七一之际推出模范人物来号召全党学习,个中原因,部分是因为今年并非逢十,但更重要恐怕还是因为不可预期的党外揭曝和激烈的党内对抗早已经让中共的宣传机器也失去了方向感,甚至难以揣测推谁为模范较为可靠。
涉着先烈的沥沥鲜血,无惧于牢狱恐吓,如今大陆境内敢于自组反对党敢于加入反对党的布衣人士日多。
无需任何提宣,这个时代不避担当地发声、彼此声援互勉的异议人士和负责监控他们的党国国保已经成了民众心目中勇气和怯懦的鲜明对峙。
今年中共未有隆重纪念建党周年日,但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绝不认为这一天可以忽略,丧钟在敲响,我们在计算着中共政权还能再捱过多少个残岁,并且展望着,未来中国将会有多少个真正代表民意的政党社团各自纪念自己的诞生旅途,鞭策自己继往开来?
今年中共未有隆重纪念建党周年日,但是历史必将铭记这一年的这一天,顾头不顾尾的中共政权,此时疲堪之相已展露无遗。即将交权的国家主席兼党首胡锦涛,强打精神巡临香港,面对的却是数十万港人的愤怒包围。在他身后,广东中山的抗争烈火、被计生暴政激起的底层悲愤,正在熊熊燃烧!
纵然中共依然不情愿立即开启民主化进程,但是继续自己的专制统治必将变得成本日益高昂越来越难以维持。
无论中共是否愿意开放党禁,自由结社必将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图景!
暴政土崩瓦解之日可待,国人当力策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