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邓小平改变中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4

《邓小平改变中国》

转发此新闻:

作者 安娜
“亚洲最大的问题是中国,而对中国的现代历程造成最大影响的人就是邓小平。如果对邓小平的人生和事业进行深入分析,就不难揭示近年来塑造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力量。”在六四23周年之际,台湾的天下文化推出了美国汉学家 著名学者傅高义,历经10年研究撰写的新书《邓小平改变中国》的中文译本。作者指出,邓小平深刻影响了当代中国和世界历史的走向,而解读邓小平的政治生涯及其行为逻辑,即可解读当代中国、解读个人命运背后的历史迷局。
作者对邓小平的一个基本评价是:被毛泽东形容为“棉裡藏针”的邓小平,是中国在二十世纪晚期剧烈转变的主要推手。他在文革十年浩劫后,终结毛泽东神话,松绑僵化已久的经济社会政策,开放对西方的贸易往来,“摸著石头过河”最终让一部分的中国人先富起来。然而他也没有忘了巩固共产党权威,最受人责难的就是1989年6月,下令镇压天安门广场示威群众。
历经三起三落终至攀上权力颠峰的五十年里,他屡遭清算整肃,甚至放逐,最后在1978至1989年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1992年再度复出。当邓小平大权在握,他看到中国半世纪来足堪创造性破坏的机会,便毫不犹豫抓住这机会,建立新经济体制。
在这本向西方读者介绍邓小平的书中,作者指出,想了解现代中国就一定要认识--邓小平时代。
本书作者傅高义(Ezra F. Vogel),哈佛大学荣誉教授,前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及亚洲中心主任,也是著名的中国专家。他精通中日文,1979年出版畅销书《日本第一》,轰动东西方。2000年傅高义自哈佛退休后,倾十年心力撰述《邓小平改变中国》(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英文版在2011年出版后,即获“奖励探讨全球事务的作家与学者”的“吉尔伯图书奖”。(Lionel Gelber Prize),《经济学人》曾赞此奖为全世界最重要的非文学类著作奖。作者还曾著有《广东改革》、《跃升中的四小龙》等书。
《邓小平改变中国》一书共分为邓小平的背景和经历,曲折的掌权之路--1969-1977,开创邓小平时代--1978-1980,以及邓小平时代--1978-1989,邓小平时代的挑战--1989-1992,邓小平时代的终曲:南巡和邓小平的历史地位几大部分。其中,在邓小平时代--1978-1989一章中,作者着重阐述邓小平的治国术,广东和福建的试验,经济调整和农村改革,加快经济发展与开放和一国两制以及为军事现代化做准备。而在“邓小平时代的挑战--1989-1992”中,作者则是以大量历史资料,回顾北京之春天安门悲剧。
本书第第二十一章“天安门悲剧”中,专有一节,谈到邓小平在六四中的作用。作者指出, 没有证据表明邓小平在决定向天安门派出武装部队时有任何迟疑。六月三日凌晨两点五十分,他命令迟浩田「采取一切手段」恢復秩序。当时人在北京的西方学者、眼光独到的墨寧(Melanie Manion)解释了邓小平的理由:「即使为了控制骚乱而在六月三日清空街道,也极有可能无法结束抗议运动。…… 抗议者只会暂时撤退,然后又会累积更大的力量。…… 六月四日动用武力,确实立刻一劳永逸地结束了这场运动。」
据邓小平的家人说,不管邓小平受到多少批评,他从未怀疑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很多观察者看到五月底广场上的人愈来愈少,认为不使用暴力清空广场也是可能的。但邓小平不仅担心广场上的学生,而且担心国家权威的普遍弱化,他断定为了恢復政府的权威,必须採取强硬行动。
作者指出,此时距苏联瓦解还有两年,但是邓小平在一九八九年就坚信,苏联和东欧领导人没有为维护党和国家的权力做出足够的努力。在波兰,一九八九年四月四日的圆桌会议使团结工联取得政治控制权,将总统一职改为由选举方式产生,随后便是共产产党的解散。巧合的是,波兰定于六月四日举行大选,而中国军队则在这一天占领天安门广场。曾在苏联留学的江泽民后来赞扬邓小平行动果断,使中国没有像苏联那样分崩离析。
作者形容:总数大约十五万人的部队已经在京郊集结待命。他们大多数是乘火车来的,但也有一些士兵是在六月一日乘十架飞机从更遥远的成都和广州抵达北京。为了预防需要更多的军队,广州机场从五月三十一日开始有六天没有售票。据书中描写:在镇压过程中,军队的战略家为了不使道路被封堵,早在五月二十六日就派出小队士兵渗透到北京市内。保密是关键。有些部队乘坐的是没有标记的卡车,武器也藏了起来。有些部队为避免受到注意,穿著便装步行或骑自行车三五成群地进城。有些士兵守在交通要道附近,戴著墨镜,穿得像是地痞流氓。还有些人被允许穿著军装,但扮成外出进行常规跑步训练的样子。几天内,他们不断以小规模分头进城,但在六月二日即星期五,进城士兵的数量增加了。尤其是一大批士兵逐渐集结到天安门广场以西约四英里的军事博物馆,这裡将成为部队和装备的重要集结地之一。很多受过特训的部队也开始通过地下通道到达天安门广场旁边的人民大会堂内,他们将以训练有素的方式帮助天安门清场。还有一些穿便装的士兵布置在全市一些重要地点,负责提供有关道路封锁状况和示威者动态的情报。
作者指出:军队来自七大军区中的五个,不过所有军区司令员都表示赞成动用军队控制广场,因此并不存在某军区事后反对镇压学生的风险。无论结果好坏,他们都在一条船上。 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