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媒《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被指粉饰太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3

官媒《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被指粉饰太平

转发此新闻: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妻子曾金燕 
中国611日星期一发布2010-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国官方说,这一计划标志着中国人权进入了全面推进的新阶段,而批评者则认为,当局颁布这一计划完全是在粉饰太平。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611日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年)》。中国在2009年颁布了第一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的一篇英文报道采访了参与撰写计划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柳华文。柳华文说,第一个人权行动计划顺利开展,许多目标都达到了。
柳华文还说,“美国等一些经常在人权方面对中国指手画脚的西方国家没有制定这样的计划”。
*胡佳:粉饰太平,掩盖人权侵害*
维权人士、社会活动家胡佳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中国当局第二次发表《人权行动计划》和上次一样,是在中国人权面临诸多指责时的一个反应。
胡佳说:“我觉得这个人权行动计划,它粉饰太平的意味远远大于它实质的内容、就是实际的效果。这一次发表行动计划恰逢了今年以来陈光诚事件、李旺阳的事件,我觉得实际上它一方面是在粉饰,一方面是在救火,因为现在在维稳机制下,人权侵害太普遍了,而且程度是愈发地加深。它推出人权行动计划,第一是要给全世界看,就是说,似乎它还在做事情,似乎它有计划,希望能给它时间;第二是给国内看,就是让你有一种虚假的希望。”
《环球时报》的报道也援引了维权律师滕彪的批评声音。滕彪后来在推特上说,他的意思是:言论自由方面,退步不小;司法独立,远未建立;社会不公、野蛮拆迁、司法冤案导致大量上访。
*人权行动计划用“表达权”模糊言论自由?*
这部《人权行动计划》对公民的言论自由所提甚少,只有在“表达权”的那一部分提到了一句“畅通各种渠道,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和表达权”。《计划》也没有提及新闻自由。设在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研究员玛德琳·厄普对此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一计划不能保证新闻自由。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表达权”这样的表述和中国宪法一致的,是同一个意思。杨帆说:“你看我国宪法一直就是保障中国言论自由等等,这个宪法没有改过吧?没有修改,那就是一个意思,就是自由的意思。”
但是维权人士胡佳说,这部计划是用温饱、经济权利等掩盖言论自由的重要性。胡佳说:“它在避重就轻,它知道言论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基础,没有言论自由的话,其它任何的表达的权益都不是安全的,都不是真实的。”
*《计划》生存权放首位;杨帆:应该强调进一步权利*
这部《人权行动计划》在导言部分中说: “当今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依然突出,受自然、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影响和制约,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还面临诸多挑战,实现充分享有人权的崇高目标任重道远”。计划说:“ 继续把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放在首位”。
杨帆教授说:“(强调发展权)这个话不对。前一段在中国生存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时候,在以前被帝国主义侵略的时候,当然要强调国家和民族的总体的权利,这也是对的;后来呢,生存问题没解决就强调生存权;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解决了之后,就应该强调个人的许多基本的权利,这是阶段性的。现在就是应该强调个人的基本权利啊,我们政府自己都说了,现在大部分人已经进入小康了嘛,中国进入小康社会就是说,除了少数人还有生存权的问题以外,大多数人已经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进一步的权利的问题,这个应该是重点。”
和《世界人权宣言》相比,中国的《人权行动计划》可谓包罗万象,甚至具体到加强校车安全、提高农村学生营养等细节问题。
胡佳则认为,当局是在用生存权混淆人权的概念。他说:“中国的确处于发展阶段,但是人的尊严、每个个体的公民的尊严、每个个体公民的自由是最为根本的。它现在的这些方式,一味地强调这种财产权啊这些东西,它完完全全是在刻意地混淆这些概念,刻意地去愚民。它这套说辞在国际上是没有任何市场的,但是因为信息的控制,它不断地在国内用这种无理去搅三分,然后还让许多老百姓认同了它所谓的生存权、发展权的概念。”
杨帆教授说,在他不说“过分言论”的情况下,他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还是受到保障的,但是无论是在大学校园里还是其它各个方面,人们的各项民主权利是很差的VOA
---------------------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谎言与灭火器?
DW

中国官媒新华网报道,中国国务院于611日发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报告称,自2009年颁布实施该计划以来,中国人权不断推进并进入新阶段。人权活动人士则称此计划实为灭火器。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611日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国务院表示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基础上形成,承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完善社会主义法治,并保障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国务院还称自2009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 )》颁布实施以来,中国人民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权利保障得到全面加强,各领域的人权保障在制度化、法治化的轨道上不断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有网友特别提炼出本计划中人权条款一一与目前公共事件对应,如针对近期李旺阳莫名死亡官方一系列的反应,网友呼吁当局公示真相和兑现人权承诺。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滕彪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表示:“中国在人权状况,在言论自由方面,退步不小;司法独立,远未建立;社会不公、野蛮拆迁、司法冤案导致大量上访。”
“人权的侵害者恰恰是政府”
612日,中国知名的维权人士胡佳再被国保约谈近三个小时,德国之声与刚刚被释放回家的胡佳取得了联系,他认为自2009年官方公布第一个人权行动计划至今,官方目的为灭火:“首先他们发布2009的计划是在2008年左右,那时候我还在狱中,我印象中当时是在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抨击的当口,中国抛出了人权行动计划,有一种灭火的效果;这次他们发布这个计划,恰恰是从陈光诚、李旺阳等事件发生之后,依然有救火的意味。”
胡佳也指作为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在制定时根本没有和民间进行沟通,也未实现公众参与:“在人权的问题上,人权的侵害者恰恰是政府,他们制定计划时没有了解受到人权侵害和迫害、及有改善人权状况意愿的公民的意见,他们所做的人权计划,要么是纸上谈兵,要么是空中楼阁,要么就是直白的谎言。”
“不管政府怎样为自己唱赞歌,人权在后退”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提出和胡佳同样的质疑,中国政府邀请官方学者撰写该计划,人权一线的法律工作者、维权人士等都无法参与其中。
他表示,中国政府虽自称2009年以来人权持续推进,但与之对应的是自2008年以来,在新闻和言论自由领域,触及官方禁忌的媒体人北风、长平被迫离开中国大陆,很多新闻人被封禁甚至被判刑;维权律师成为政府重点打压对象,至2011年打压的范围扩大至艺术家、作家等:“我们身处一线切实体会就是,越来越严重的打压,不是人权的进步,而是政府在践踏人权,人权在大踏步的后退。不管政府怎样去为自己唱赞歌。”
《公民人权行动计划》挑战《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胡佳认为中国当局秉持一贯的作法,推出灭火式的人权承诺,在公民独立意识愈加清醒的时代,并不能达到官方想要的效果:“现在你把谎言说得越漂亮,带来的效果越相反。”
胡佳也表示,为表示对中国政府《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抗议,他愿意和中国公民一起推出《公民人权行动计划》并且推动中国政府对照其人权计划,公示和解释多起被公众熟知的侵犯人权案例,比如对艾未未的秘密羁押、对陈光诚的非法拘禁及李旺阳死亡真相等。
“一方面政法委在侵犯人权,一方面国新办在粉饰太平,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国公民应该写自己的《公民人权行动计划》,这里面有计划也有行动,在未来三年,他们推出他们的,我们提出我们的,每个公民都可以提出自己的人权要求,比如我个人,我就希望从言论自由方面打开突破口。
我需要解除在网络方面的任何限制、网络审查,个人可以出版、办媒体、公开发表言论,这些言论可以毫无顾忌的监督政府,监督已贪腐得不成样子的执政党。”


----------------
有关中国新《人权行动计划》的反应
RFI
作者 小妍
在民运人士李旺阳被宣布自杀案受到严重质疑以及人权状况频遭抨击之际,中国政府周一(11日)发布了一项新的涵盖内容广泛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新华网11日在首页头条位置发布了中国国务院为今后四年中国人权发展的目标、任务和具体措施制定的这一规划。该计划表示,发布这份文件的目的是为了持续全面推进中国人权事业发展。四年前,北京政府已经先推出中国第一个以人权为主题的两年国家规划。
新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包括导言,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少数民族、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权利,人权教育,国际人权条约义务的履行和国际人权交流与合作,以及实施和监督等七个部分。据了解,新人权行动计划也论及了食品安全问题、药品质量问题、艾滋病等传染病控制问题等等。
英国BBC指出,这份人权行动计划称,“鼓励新闻媒体发挥舆论监督作用”,但没有提到舆论自由。在中国国务院颁布这一人权行动计划之前,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在医院死亡的事件,在香港引发大规模的民众游行,要求中国政府彻底追查李旺阳死亡的真实原因。而在中国各大媒体上,李旺阳事件却没有任何报道。
有评论人士认为,在六四难属以死鸣冤,李旺阳被离奇“自杀”,刘晓波因言获罪还在狱中,而且拒绝接受宪政民主人权价值的中国人大负责人、坚持所谓“五不搞”的情况下,当局推出这种人权文件的意义不大。
之于这个行动计划提出许多构想和目标,对比中国的人权记录和现状,北京人权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连续推出此类人权行动计划至少说明,不能说它完全不想改善人权状况。浦志强表示,他相信在不涉及当政者利益的时候,政府还是希望其人权记录有所改观,不得不面对国际社会和国内各个阶层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
但浦志强同时指出,中国推出这样的人权行动计划也说明政府不敢正视中国人权记录的现状。他说,中国在人权方面出现的变化,主要来自民间社会的争取,而民间社会的发育受到当局严格控制。


而且随着维稳成为重中之重,中国人权应当说没有任何改观,某些方面甚至出现倒退。换句话说,中国政府时常嘴上把人权说得如何重要,冠冕堂皇,但一遇到维稳,人权就一文不值了。
在北京的中国公盟负责人许志永也表示,他一向认可中国经济社会领域的进步,但是他认为中国欠缺的是政治领域的改革,因为公民参与的权利,公民结社的自由和公民的选举权还差很多,在实践中跟中国宪法里写的差距很大,需要有重大改善。
针对中国政府在行动计划中提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的问题,黄琦所主持的中国天网理事会发表声明指出,2002年中国政府主要领导人更迭后,中国新涌现出人数多达数千万的人权受难群体。声明说,这是因为当局打着“发展”等旗号,严重侵犯数千万拆迁征地受难者和上千万访民“生存权、发展权”所致。


黄琦指出,10年来,人权受难者遭到非法抓捕、非法羁押的情况逐年递增,民众上千万次遭限制人身自由,其恶劣情况远远超过前两任总理主持政府工作时期。黄琦对中国这份新行动计划并未对他所说的人权受难群体给予明确的关注,表示遗憾。
确实,在中国官方表示人权进步的同时,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524日发表2011年度人权报告,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提出批评。据该报告指出,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化,当局加紧采取措施,禁止活动人士表达意见,压制公开的讨论,特别是在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方面的人权状况恶化。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