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晴朗评论:“重庆模式”阴魂不散---无法填补的重庆债务黑洞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5

晴朗评论:“重庆模式”阴魂不散---无法填补的重庆债务黑洞

转发此新闻:


伴随薄熙来倒台,“重庆模式”在政治上已经死亡。原本在重庆市区随处可见的“五个重庆”宣传牌,应现政府要求消失了。但是,在经济上,“重庆模式”并没有寿终正寝。重庆街头在建的“半拉子”基础设施、办公楼、住宅小区随处可见,其背后是巨额债务,涉及多种利益集团和大量劳工。因薄熙来而起的很多在建项目不能下马,不为别的,是怕反而加剧对薄熙来的“怀念”,冲击政治和社会稳定。所以,只能沿用“重庆模式”,继续给重庆注资。

2012年5月17日,在重庆喜来登酒店举行的签约仪式上,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带来了包括中石油集团、中石化集团、大唐集团、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粮集团、华夏银行、建设银行、进出口银行等三十家中央直属大型国有企业代表,与重庆签定了超过3,5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协议。它被称为重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签约,一共72个项目。中国媒体公开评论,如此规模巨大的投资,是中央政府没有选择的选择。

对于“重庆模式”人们有多种定义。可以肯定的是,“重庆模式”是用钱堆出来的。2008年7月,薄熙来提出的建设“五个重庆”所需的资本支持高达1万亿人民币。2009年,为支持重庆轻轨项目3、6号线承诺的贷款为人民币111.9亿元;2010年,仅支持“二环八射”项目建设的贷款余额就达人民币337. 39亿元,累计承诺贷款506. 83亿元。2010和2011两年,重庆市固定资产投资额超过1.45万亿元。截至2012年2月末,重庆市中长期贷款中的单位固定资产贷款余额高达5,416.6亿元。

重庆的银行岂能有如此强大的资本?这期间,重庆市地方财政收入加上中央补助也才是不到8,000亿元的水平。也就是说,重庆固定资产投资中的绝大部分都来自于银行贷款或私人部门的投资,且在全国范围内融资。但是,这样的融资规模依然有限。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是薄熙来真正的“金主”,所涉及的贷款金额高达千亿。仅号称"重庆淡马锡"的渝富资产、重庆市地产集团、重庆市水利投资公司等与政府融资平台有关的国字号公司质押给国家开发银行的股份达71,523万股。至于为什么国家开发银行如此厚爱重庆,有一种说法是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父亲陈云与薄熙来父亲薄一波在战争年代便是亲密战友;此外,陈元的女儿陈晓丹与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曾是恋人。但是,这种说法显然过于肤浅。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支持薄熙来,反映了中国老一代太子党是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

在薄熙来垮台之后的两三个月间,重庆市新一届政府清查各级政府债务的结果显示,重庆市政府总债务已高达5,000亿元。而根据西北大学中国地方债务问题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到2011年底重庆总债务额已达1万亿人民币。即使按照5,000亿元的债务规模,也相当于2011年中国发债的一半,是重庆市年财政收入的5倍。按一年8%的银行利息计算,重庆市政府每年所要支付的利息就要近400亿元人民币。重庆一年约有1000亿元的财政收入,政府只能勉强支付各项行政事业和公务员的支出,根本无力偿还这样高额的债务。经济学家认为,重庆市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问题是,重庆并没有偿还其自身债务“黑洞”的能力,甚至连缩小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道理十分简单:“重庆模式”本来就是一个政府主导,而非市场推动的模式,所依赖的是国家垄断银行支撑的大型政绩工程,是中国其他省级政府难以复制的模式。这个模式的后遗症还会长期持续下去,而中央政府畏惧重庆政治不稳定,不得不承认重庆债务“黑洞”的“合法性”,继续为重庆“买单”。最终,这些债务负担都会转嫁到重庆人民,甚至全国人民身上。(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