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薄熙来案将公开审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8

薄熙来案将公开审理?

转发此新闻:

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已经正式“被调查”将近两个月了。他的结局如何?按照传统被秘密整肃?还是公开审判?美联社报道说,当局为了尽量不让薄案危及到“党、国”,也许会采用后者。但有北京观察人士说,按照惯例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美联社:北京会公开审理薄熙来案*
美联社66日发自北京报道说,当局可能公开审理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高层相信公开审判更具有公众合法性。在薄熙来案上,是公开审理还是采用传统手段秘密清除,是当权者棘手的选择,也是几个月来,外界一直关注的话题。
今年秋冬,中国共产党要召开十八大。外界普遍认为,薄熙来案必须在十八大之前有个了结,而中国高层需要巧妙处理薄案,尽量把他的案情跟中国的政治体制剥离开,最大程度降低薄案对中共形象的影响。
*高瑜:政治案一般不公开审理*
但中国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说,不大可能公开审理。曾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的高瑜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所谓公开审理薄熙来案,要区分控罪。而涉及系统性的控罪,不会拿出来公审。
她说:“谷开来杀人案,薄熙来所承担的包庇责任,有可能公审。如果牵涉到腐败、如果牵涉到路线、黑打当中的违背法律的一些责任,绝不可能(公开审理)。但是我总的倾向-不会。”
高瑜表示,如果拿贪腐罪公开审理薄熙来,那是系统性问题,也是触犯众怒的罪名,高层是不会愿意拿出来公开审理的。
伴随中国经济的增长,以官员为主的贪腐被认为是中国普遍存在的系统性问题。有政治理论认为,如果一个社会普遍存在贪腐问题,就意味整个体制发生了问题。薄熙来案涉及的贪腐问题一旦公开审理,必会牵扯出一大片各级别官员,这是中国高层不愿看到的结果。
另外高瑜认为,鉴于薄熙来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他的案子会涉及所谓国家机密,因此通常意义的公开审理不大会用在他的案子上,最多是公开宣判。高瑜回忆,以往一些政治敏感案件不仅审理不公开,就是宣判也是非公开的。
*俞梅荪:薄案不会公开审理*
中国国务院法制局前官员俞梅荪同一天对美国之音说,按照惯例,不大可能公开审理薄熙来案。他说,以往对陈希同、陈良宇等人案子的审判都是在宣判时走一下程序,薄熙来的案子也不会有突破。
他说:“这个事情很难说清,你像陈希同、陈良宇等等,都不开放的,好像都没有开放吧。只是宣判的时候电视播了一下,这个是一个一贯的做法。所以我想,既然过去都没这样做,那么在薄熙来案子上这么做的话,我想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实际上它后面有很多政治因素,也只能这么弄了。”
俞梅荪认为,跟陈希同、陈良宇等人的案子相比,薄熙来的案情更加复杂,更加棘手,特别是薄熙来还有很多支持者。公开审理,他的支持者会提出很多敏感问题;审理期间,媒体也会热炒,这是当局不愿看到的。
俞梅荪说,假如中国能够在薄熙来案子的审理上有所突破,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审理,允许旁听,那当然是中国在司法程序上的一个突破。 VOA


---------------------------

处置薄熙来 审判机率大
世界新闻网

随着中共18大揭幕日益逼近,中国领导人希望把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爆丑闻失势案,早日了结,并以「不进一步伤害党的形象」、「不破坏18大人事布局」为最重要考量。美联社6日报导,北京领导人为此陷入两难,但可能倾向举行审判,而不用老办法把薄秘密「整肃」。
美联社引用分析家和一位中共资深老党员的谈话指出,经过数月调查和深思熟虑,中国领导人倾向于审判薄熙来,因为审判更具有公开的合法性和正当性。
这名老党员说,党内调查人员正与检察官合作,把薄的罪名微调,重点是:一切都是薄熙来的「个人行为」,与党的体制无关,尽量使两者脱钩。
华府智库布鲁金斯学院的中国政治专家李成说,薄熙来颇有一些人望,使此案比较棘手,但也增加付诸审判的机率。他说:「可能举行介于秘密和半公开之间的审判,但即使这样,领导人也难以全面掌控情况。」
目前不知何时举行审判,预料18大将在今秋交班,处置薄熙来的方式可能在18大前宣布,但审判可能在18大结束之后数月才会举行。
薄熙来被撤销党职后,官方媒体一再宣称,「没有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法律程序必须进行到底,这种做法可能提高了外界对审判的期望。
62岁的薄熙来未经证实的罪名包括非法窃听、乱搞男女关系,但最能反映中共最恶劣一面者则是贪腐及藐视基本法律罪行。尽管党的领导人一再强调要予以根除,但许多百姓认为,此种罪行在领导人中间司空见惯。
因触及禁忌话题而遭撤除职务的前国营媒体编辑李大同说:「薄熙来的政治生命算是终结了。但党将尽力不把事态闹大,把对党造成的伤害减至最小。」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