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因"上书"胡温讨要回信 被关精神病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因"上书"胡温讨要回信 被关精神病院

转发此新闻:

一名自称古筝家的江苏宝应县男子,因与其家人办理赴港通行证时遭当局恶意刁难,决定"上书"中国国家领导人。而几年来,为索要一封据称是"国家领导人的回信",曾先后两次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A paramilitary policeman stands by the portrait of Mao Zedo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in Beijing Sunday Sept. 13, 2009. Photo via Newscom Picture-Alliance
这名在新浪微博上自称是"古筝家潘翔"的中年男子,就是被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有关部门"送入精神病院,并被强制执行治疗的古筝老师潘翔。
四年前,也就是20082月初,潘翔本想带着被香港媒体称为"古筝神童"的女儿和妻子一同前往香港参加一个演出活动,但在办理港澳通行证时遭到了宝应县当局的刁难。潘翔对德国之声记者激动地说道:
"按国家规定或者说按江苏省公安厅的规定,我应该5天左右就能拿到这个通行证的'签注',但是他们晚了十几天才发给我批准去的通知。耽误了我女儿参加演出。"
"上书"胡温讨要回信被关精神病院
尽管没能准时参加演出,但潘翔一家三口还是到了香港。抵达之后,潘翔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写了一封信,诉求2006年和2008年两次办理赴港手续时遭遇的不公正待遇。收信人写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党中央国务院,胡锦涛、温家宝爷爷收。"发信人是以潘翔女儿的名义寄出的。
潘翔对当局并未按国家规定期限发换他的入港申请,恶意延长办理时间感到不满。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十分确定,这两位国家领导人能看到的他的信,并且还给他写了回信时,这位古筝老师回答说,
"2008628日,宝应县纪委信访主任庄明告诉我的原话是,'潘翔你说的给温总理和胡主席在香港写的信有没有回信,我特地找了咱们的信访局长王志鹏,经过他认真查找,确实有一封你写给领导人的回信,你去找他拿。'"
China's Premier Wen Jiabao drinks tea as he takes a break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fter the closing ceremony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March 14, 2012. REUTERS/Jason Lee (CHINA - Tags: POLITICS TPX IMAGES OF THE DAY)
潘翔一家始终相信有一封来自“上边”的回信
强制治疗成病危
潘翔在采访时接着回忆说,0873日,我很高兴还特地和王志鹏局长通了电话,但他非要让我78日去拿信。潘翔电话里威胁说,如果不让他今天去取信,他就要继续上访。
不过,潘翔还是空手而归。理由是,"上头"没有研究好这封信能否交给他。直到20094月,潘翔被几个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暴力带上一辆汽车,之后被送往精神病院。此前,潘翔仍坚持讨要这封所谓的"回信"
据广东《时代周报》的调查报道称,宝应县委宣传部、信访局和公安局均否认这封信的存在。宝应县信访局长王志鹏在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一再表示,"他们没有这个胆量不转交国家领导人的信件,如果真有信件,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记录。我只能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
现在,究竟有没有这封信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古筝教师的"执着"让当地领导十分恼火,于是被两次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一次是20094月,治疗时间是41天。第二次是20103月,治疗时间是89天。据潘翔说,第一次被强行治疗后导致身体多个器官出现浮肿,第二次干脆没治疗,在里边呆了快3个月,而且都是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秘密带走的。
妻子:潘翔没病
在《时代周报》的报道中,潘翔两次入院被鉴定为"复发性躁狂症",而且局长王志鹏还透露,潘翔早在1994年就接受过精神病治疗。德国之声记者随即向潘翔的妻子魏富红求证,于是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他要是有精神问题,我怎么可能跟他结婚,怎么可能跟他生活17年呢?"
魏富红说,"索要回信之前家里虽不算富裕,但也算安逸,依靠潘翔在家教学生古筝养家,但自从这个事之后,家里的情况就变了。学生没有了,丈夫还被认为是精神病。"
律师:案件复杂、阻力太大
妻子本来想劝潘翔别再追究了,但这几年始终遭遇当局冷暴力和软暴力的压力,一家人实在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了。她说:
"因为派出所多次找我,和我说,怎么可能温家宝给你们回信呢,(他们)非说潘翔有幻想症,是神经病。可是我清楚的记得,20087月我母亲去世的那天,潘翔接到电话说,县里说喊他去拿信,但后来又说信没拿到。再后来就一直围绕着这个信。"
魏富红说,当地派出所一直有工作人员找她私下谈话,以好的工作和满足夫妇要求为由,规劝夫妇俩不要再继续"惹事"
魏富红激动地说,"当初你们不喊我们拿信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找过你们。"
经历了连续五年的上访,潘翔仍在为女儿的前途和家人的生活感到担忧。眼下,他在互联网上寻求记者和律师的帮助,但得到的回答是,"案件太复杂、阻力很大。"DW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