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余英时:中共政权转移的困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8

余英时:中共政权转移的困难

转发此新闻:

胡温的十年,今年就要到期了,所以马上要在今年下半年到7月以后要召开十八大。


这个十八大就是要完成政权转移的问题,如果很平稳地把政权转移了,那当然中共局面就很稳定了。可是我们知道中共对稳定是非常不安的,所以才有维稳这个制度的出现。
因为贫富不均的关系,跟党有关的人掌握了企业,个个都变成亿万富翁,一般的老百姓越来越穷有关。中国这样富,可是最穷的农民和失业的人非常多。贫富不均造成许多不安,所以每年都有18万到20万的集体抗争的事件,像广东乌坎村的事件。
因为有这种情况,有一种危机感,这个危机感在共产党统治阶层内部也非常严重。所以能不能和平转移政权,是一个很大的关键。可是最近发生了薄熙来案,到今天我们看来好像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刑事的案子。

中共最近官方到处发言,表示它的十八大还是要如期举行。因为外面许多人都传说薄熙来的案子不容易摆平,所以一时还不能够解决,今年秋天未必能够开得成会。中共的领导人都是要到北戴河避暑的,在这个避暑的会议中间,就要决定怎么处理薄熙来案,你不能永远摆在那儿不动。

政权传递之所以有问题,是因为牵涉到红二代的问题。最近北京大学的钱理群教授有一篇文章,专讲红卫兵复活,然后掌握政权的问题。像薄熙来就等于是早期的红卫兵,现在他想夺权,也采取红卫兵当时的方式。

我们知道在红卫兵刚刚开始的时候,共产党人有一个口号,就是说父亲打的江山由儿子来继承,所以他们那个时候唱的口号就是“父亲是英雄,儿子就是好汉”,就是一定要继承的。



所以这个继承制就等于北韩的第一人的继承制一样,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不同,不是父亲传给儿子,可是事实上是集体地干,也是第一代传给第二代、第二代传给第三代这样方式。

所以,就是胡温也不能不选择习近平。可是习近平在第二代中间名声并不好,至少认为他不是有能力的人。我所知道的材料,薄熙来根本就明白地说他是一个刘阿斗。要清除以后重新由第二代来控制这个世界、控制中国。怎么控制?那就是要走毛泽东的路线,就是重新回到平等主义、民粹主义,用红卫兵方式。

所谓打黑,就要把许多有钱人都诬赖成他们就是黑道,所以你也无法自辩,然后就抓起来,许多人还枪毙,还有进监牢的,种种惩罚。



这些案子现在都出来了。黑道人不能说没有,可是事实上被诬为黑道的人更多。所以这个方式大家是很恐惧的,就是回到红卫兵时代,可以抄家、可以把你一生的财产整个没收,也可以把你送监牢,法律在他们手上。

所以这是红二代的想法。红二代的人相当多,在军队方面有刘源、就是刘少奇的儿子,他已经是在后勤方面取得上将的地位了,照说他也应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以今天我们已经知道他跟薄熙来是有密约的、是有互相默契的,就是说在军队方面来支持薄熙来,而且不单是刘源一个人,还有其他有关的著名军人的儿子,像张震的儿子张海洋,也答应跟薄熙来一道合作的。

现在这一切都完了,完了以后,如果薄熙来再能回首再能出来的话,那就不但是胡温本身,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等,都将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中国共产党权力斗争起来是非常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四人帮的倒台、林彪的倒台,就是例子,他不敢再让你复活,如果复活就是这边要全部崩溃。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薄熙来案子不是那么简单。因为中共第二代也是中共的红二代,也有他的焦虑,这个焦虑就是江山要不保,因为贫富的不均,所以他们的方式是回到民粹主义。另外一个方式就是我们外面所传说,或者认为温家宝所代表的一种政治改革。



可是政治改革又不能走西方的路线,也不能三权分立,那等于改革根本只是一句空话,不能动的,民主自由式的改革、西方式的改革又行不通,这就是困难的所在。


如果这个事情不能解决,习近平的案子就不容易有下一个很清楚明确的结论。所以我认为权力转移的问题,将是共产党在今年下半年所碰到的最大的困难。: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