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天安门母亲称决不放弃理念 “茉莉花”发起六四黑衣散步(图,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1

天安门母亲称决不放弃理念 “茉莉花”发起六四黑衣散步(图,视频)

转发此新闻:


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121名成员星期四发出纪念六四事件23周年公告,批评当局近十年来对她们提出的各种呼吁没有任何实际响应。天安门母亲们表示,她们的抗争不会停止,她们追求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理念不会放弃。此外,中国各地都有民众不顾当局禁止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法
视频:回族农民维权领袖张廷夫在六四聚会的发言(孙文广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事件23周年日进入倒数,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星期四发表121位六四遇难者家属联署文告。文章说,在胡温任期内,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本来可以为启动政治制度改革、公正解决“六四”遗留问题提供大好时机。但是,以胡锦涛为首的因循守旧僵化官僚白白放过了这十年和平转型的历史机遇。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胡锦涛执政没有‘新政’,胡锦涛的思想体系僵化,越来越严密的维稳,导致现在社会矛盾尖锐、贫富差距拉大,所以我们为此感到非常的痛心”。

文章再次呼吁当局在即将产生的中共十八大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以解决“六四”问题为契机,平复民怨,化解危机,达成民间与政府的和解,从制度上防止大规模社会动乱的发生。

“天安门母亲”表示,他们将一如既往。只要这个群体存在,抗争就不会停止而“真相、赔偿、问责”理念,不会放弃,更不会改变。

此外,号召“茉莉花散步行动”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组织者周三晚向全国民众发出“六四全国行动公告”,号召六月四日清晨5至9时,穿黑衫、带墨镜,以散步的形式聚集、默哀,纪念“六四”亡灵和表达对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的支持。同时在纽约时代广场同步集会,并进行全球网络直播。

乌鲁木齐市民张先生星期四告诉本台,今年温家宝多次提出政治改革,更传出高层内部有关“平反六四”呼声,网民透过互联网传递六四信息,也许高层对六四问题出现松动,六四当天他会去广场散步:“今年一是微博上比较活跃,好多人在微博谈论这个事情,再一个就是今年政局,大家都看到了自由的希望,到那天,广场会加强安保,那天我也到广场上去”。

除了贵阳和福建南平,各地都有民众不顾当局禁止,举行纪念六四活动。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周四告诉本台,最近他们也举办了纪念六四活动,包括六四被判刑的邵凌才、秦志刚等人及回族农民维权领袖张庭夫,独立作家巩磊都作了发言:“我们这个悼念活动是在5月的上旬,地点是在济南市腊山立交桥南边,那个地方有一个“六四”被判刑的谢金玉,从监狱放出来以后找不到工作。一直到现在摆了一个烤羊肉的小摊,我们就到他那里聚会,二十个人参加。我们一边聊、照相。大家就对“六四”表示,不要忘记,早晚一天要平反,都充满了信心”。

孙文广说,诸多迹象显示,距离“平反六四”不会太久:“因为温家宝好像内部会上讲平反‘六四’。另外,六四,中老年人都知道,完全是镇压学生的运动。完全破坏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很早人们就希望‘六四’能平反。现在中共上面好像看起来也有人有这样的主张,大家信心就更足了”。

在会上发言的回族农民维权领袖张庭夫说,许多人都知道,当年的学生运动是正义的:“学生运动他们这个性质是推动社会民主,社会前进。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真正的民主和法制,她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学生是为人类作出贡献,这群学生值得我们纪念,值得我们不忘”。

参加当日聚会的独立作家巩磊表示:“应该立即平反‘六四’,因为23年了。天安门事件用枪弹镇压下去之后,是把中国人自由,民主的思潮给压制了。普通民众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还有一些工作报酬,社会保障,受教育的权利统统给剥夺得几乎是一干二净”。

山东六四聚会从2008年开始,孙文广说,第一次参加聚会的有七个人,其中六人都因追求民主而被判刑,今年首次在户外举行:“这是我们举行的第五次了,从2008年开始。我们每年搞一次,以前都是在家里,都是秘密的。怕公安来骚扰,这次基本上在露天下。有人照相,我们就不知道是不是公安的。我们为什么提前呢?因为到了靠近‘六四’的时候,他们就很骚扰。包括把人关起来,像我现在的处境就很难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
“天安门母亲”再发文纪念六四
DW

A Chinese man stands alone to block a line of tanks heading east on Beijing's Cangan Blvd. in Tiananmen Square on June 5, 1989. The man, calling for an end to the recent violence and bloodshed against pro-democracy demonstrators, was pulled away by bystanders, and the tanks continued on their wa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rushed a student-led demonstration for democratic reform and against government corruption, killing hundreds, or perhaps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in the strongest anti-government protest since the 1949 revolution. Ironically, the name Tiananmen means "Gate of Heavenly Peace". (AP Photo/Jeff Widener)
“六·四”将至,“天安门母亲”组织如往年一样,向中国当局呼吁政改、和解六四。而就在上周五,该组织重要成员不忍长期的压抑,绝望自杀。此外北京前市长陈希同近日也在新书中就六四事件表达歉意
本周四(531)"天安门母亲"组织再次发文,纪念23年前的"六·四"事件。文章尖锐地指出,胡锦涛治下的官僚体制"白白放过了这十年和平转型的历史机遇"
这篇由121人联名签署的纪念文章指出,近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这本应是启动政改、解决六四遗留问题的大好时机。文中还认为,十年前,领导层口头上还承认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然而如今国内主流媒体则纷纷质疑普世价值,由此导致"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变得遥遥无期,令人对未来感到极度无奈和迷茫。
文中指出,十年前,人们对胡温政权充满期待,真诚地期盼能够开启政治改革,重新评价六四;然而十年间,特殊利益集团的形成,导致现行政体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纵使党内部分高层有意开启政改,也会因阻力重重而退却,根本无力撼动。但是在文末,作者则依然呼吁高层弥补往昔的罪错,"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并表示"天安门母亲"的抗争不会终止,其追逐真相、要求赔偿、诉诸问责的理念也不会改变。
长期压抑 悲愤自裁
就在上周五(525)"天安门母亲"组织的重要成员、六四遇难者轧爱国的父亲轧伟林因长期情绪压抑,悲愤自尽。"天安门母亲"在其主页上发表讣告悼念,指出轧伟林20多年来一直积极参加要求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签名活动,也密切关注政府的反馈信息;从中年熬到老年,终因长期压抑走上绝路。


据轧伟林家人介绍,在不久前,曾发现他身上备有一张纸,写着他的儿子是轧爱国,死于89年六四屠杀,20多年的冤屈未能昭雪,遂决意以死抗争。
轧伟林于524日离家出走,一天后,其家人在附近的地下车库内发现他自缢身亡的遗体。之后警方封锁了现场,运走了遗体。"天安门母亲"网站称,警方目前仍未将轧伟林的遗书归还其家人。该组织在讣告中表示,轧伟林、轧爱国父子的死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悲剧;这一惊人噩耗,犹如一把利剑穿透了难属的心。
《陈希同亲述》受到压力
而就在本周一,曾经在六四期间担任北京市长的陈希同通过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发行《陈希同亲述》一书。书中透露,89630日,陈希同以国务委员和北京市长的名义向中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将六四定性为动乱;陈希同说:"中央让我做报告,我不能不做,我一个字也没参加讨论,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改,但是我承担责任。"
而就在本书发行后第四天,该书作者姚监复被其任职的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党委书记约谈,并遭到警告。姚监复还透露说,陈希同本人目前也受到了压力。
------------------------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呼吁公布六四真相
BBC

丁子霖
丁子霖表示, “天安门母亲”的“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理念,不会放弃,也不会改变。
“六四”23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周三(5月30日)发表有121人签名的联合署名文章,纪念1989年六四镇压的死难者。
天安门母亲们在文章中对过去十年所谓“胡温新政”的表现感到失望。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当时参与六四镇压的一些决策者例如原北京市长陈希同等也纷纷出来出书或表态为自己在六四所扮演的角色辩解。他们表示,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将一如既往,抗争不会停止。
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起人之一丁子霖在就此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认为,陈希同亲述中有个别话有一些真相在里面。
比如,丁子霖说,她认为陈希同是镇压六四的“帮凶”,但并不是北京戒严部队的总指挥,也算不上像和邓小平、李鹏、杨尚昆那样北京民众所称的“邓李杨”式的主要负责人。
然而,丁子霖认为陈希同的确有谎报军情、夸大其实的责任。
同时,丁子霖对陈希同在书中表示当时如果处理得当可以不死人感到难过的说法认为“太轻”。
前中国总理李鹏在两年前推出《李鹏日记》也试图为自己在六四镇压中所扮演的角色作出澄清,但却在最后的出版关头遭到封杀。
丁子霖说,李鹏试图把自己的责任全往死去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身上推是不对的。
在谈到袁木最近的表态时,丁子霖说袁木的表态完全是被动的,他是在接受采访时才做出表态的。
丁子霖认为袁木是在耍滑头,对一切事情都表示自己不知道,试图推卸自己的责任。
六四平反?
不久前一直有媒体报道,中国总理温家宝曾经提出过平反六四的想法,但丁子霖说,他们已经等了将近23年,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不久将要离任的胡、温,其结果都很令人失望。
丁子霖说,天安门母亲对温家宝呼吁人民的支持和觉醒感到反感,她说民众在23年前就觉醒了,但民众的觉醒和创新精神在一夜之间就被统治者的坦克和机枪所粉碎。因此,温家宝没有资格在要求民众觉醒。
那么,对即将在今年秋天召开的18大新一届领导人是否会寄予希望呢?
对此,丁子霖说,这很难断定,目前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走着瞧!
丁子霖说,六死的悲剧是制度造成的,它不可能只孤立的解决,必须要和政治体制改革以及和平民主转型同步的。
丁子霖表示, “天安门母亲”的“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理念,不会放弃,也不会改变。
她说,今天陈希同书的问世可以被看作是为揭开真相开启了一道缝隙,希望将来能有更多的当事者都能采取老老实实的态度把真相公布于众。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