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柴玲宽恕中共镇压六四 民运界反应强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7

柴玲宽恕中共镇压六四 民运界反应强烈

转发此新闻:


柴玲

柴玲宽恕镇压六四民运的中共领袖和军人。

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周三(6月6日)发表紧急声明,反对另一名当年学运领袖柴玲宽恕镇压六四民运的中共当局。
柴玲在六四事件23周年之际曾发表公开信,表示原谅下达镇压命令的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李鹏以及开枪的军人。


王丹在发给BBC中文网的声明中说,他对柴玲因个人信仰所导致的这种态度表示尊重,但却完全不能同意。柴玲说,只有宽恕才有和平,她还表示将每天为这些人祈祷。
王丹

王丹说,他对柴玲因个人信仰所导致的这种态度表示尊重,但却完全不能同意。

他说,在当年的杀人者没有任何忏悔、道歉,甚至还在继续杀人之际,被害方的原谅是没有根据的,也是对六四死难者的极大不公。

王丹:“不能同意”

王丹在声明中指出,柴玲的宽恕态度只代表柴玲个人,不能代表广大的六四同学,并呼吁柴玲正确区分个人信仰与对是非价值的判断。
两年前皈依基督教的柴玲说,她知道这种宽恕反主流文化及感情,但坚信只有真正宽恕,持久的和平才会到来。
柴玲还在公开信中表示,过去每当想到中共领导人以暴力手法对待民运就会感到痛苦及愤怒,直到近年有宗教信仰才改变想法。BBC

--------------------------
柴玲原谅邓小平李鹏 民运界反应强烈

看中国
身在美国的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近日在公开信中表示:原谅当年血洗天安门广场的军人及当时下屠杀令的邓小平和李鹏。消息一出,引发各界震惊。有基督教信仰的柴玲让不少当时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见证人理解但不能认同。批评指出,正义是非尚未得到匡正,原谅之说将助长当前残暴政权还未停止的屠刀。
柴玲称原谅六四屠杀者引发愤慨
著名民运领袖、人权活动家唐柏桥表示愤慨:真的吗?她脑子进水了?不敢相信一个人的智慧和品性会低到如此程度。竟然在全世界都在痛悼”六四“死难者和谴责刽子手的暴行时,她这个当年的所谓“天安门总指挥”居然说出如此有违天理人伦的蠢话来。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发声,指中国人不但要记住那些英雄,也要记住那些刽子手和帮凶。“恶行得不到惩罚,善行也就得不到彰显。一个社会如果不能够惩罚作恶歹徒,恶人将会越来越多,作恶将会越来越没有心理压力。这个社会将会是道德沦丧,秩序混乱。”
两年半前有了基督教信仰的柴玲说,过去每当想到领导人以毁灭方式处理民运,会感到痛苦及愤怒,直到近年有宗教信仰才改变想法。
但有相同信仰的柴玲前夫、前学运领袖封从德表示不理解:就目前了解,现在李鹏及邓小平生前都没有要求被原谅,因此这个原谅的意义何在?值得探究。外界人士相关人士更是批评柴,不管是从宗教还是世俗的角度,宽恕犯下暴行的人都说不过去。
吾尔开希针对柴玲公开信回应《我无法原谅》:


我身为这场运动的一分子,至今仍深深对那些为理想,为中国的自由民主而牺牲的伙伴致感悲恸,对于屠杀者仍愤恨难消,同时也背负着巨大的幸存者的负疚。


文章强调,对于践踏和平、正义及人类良知的杀人凶手邓小平、李鹏,我无法原谅,我无法在正义是非得到匡正之前原谅,无法在被害人原谅他们之前原谅!也想善意提醒柴玲,我们如果认同自己八九民运一分子的身份,我们就无权原谅。
八九学生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王丹随后发表紧急声明:在杀人者还没有任何忏悔,道歉,甚至还在继续杀人的时候,被害方的原谅是没有根据的。这样的原谅,对六四死难者是很大的不公平。我希望外界知道,柴玲的这番谈话只代表她自己以及她的信仰,并不能代表广大的八九同学。我也公开呼吁柴玲正确区分个人的信仰与是非价值判断这两件事。
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在推特上表示,假如说柴玲被歹徒轮奸,即使她本人愿意宽恕和谅解,作为具有社会正义感和正常伦理观的民众不会宽恕,更何况成百上千被屠杀者之家属及上百万六四参与者?且不应以基督教为挡箭牌。
1989年六四事件的学生領袖之一沈彤认为,关于六四罪魁的宽恕问题,可以区分宗教的宽恕和法律的赦免。前者可以是私领域的,后者一定是公领域的。
高瑜:用杀人“换来”的稳定不能原谅
曾在中新社工作,六四当年时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的独立记者高瑜因“六四”两次入狱。她表示,六四屠杀这一国家罪错之所以不能够原谅,一是因为屠杀本身就是反人类罪。二是因为北京当局用杀人“换来”的稳定,只是使统治集团公然通过权力市场化,在这23年当中将中国的金木水土劫掠一空,断了中国持续发展之路。基督徒岂能忘记上帝之语:“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魏京生:不要以为政治和自己无关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呼吁:不要以为政治和自己无关,不要以为自己已经躲过了六四的屠杀。这个屠杀被容忍的后果,就是今天的百姓受压迫剥削的现实;就是道德沦丧秩序混乱的现实。人们并没有躲过这场灾难。只有推翻一党专政这个制造灾难的体制,中国才能把六四大屠杀真正当作历史。
许多正还在中国受到共产党迫害的人们不禁要问,独裁者到现在都还没放过人民,原谅之说用意何在?


上帝之语:“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何清涟:六四屠杀这一国家罪错之所以不能够原谅,一是因为屠杀本身就是反人类罪。二是因为北京当局用杀人“换来”的稳定,只是使统治集团公然通过权力市场化,在这23年当中将中国的金木水土劫掠一空,断了中国持续发展之路。基督徒岂能忘记上帝之语:“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那是因为她妄解基督教教义,从这里出发谈宽恕刽子手。


我以前专门谈过政治上的和解(宽恕)与宗教上的宽恕不是一回事。政治上的罪与刑事罪是Criime,必须追究; 宗教上的Sin是指人的原罪,还指道德上的罪与良心上的罪。我介绍过基督教三大思想家潘霍华的思想,他当年策划刺杀希特勒。


艾未未: 试图说服受害者谅解的,就是所谓的魔鬼吧。


张伟国:至少是走火入魔了。

--------------
柴玲宽恕六四屠杀者引发争议
BBC

柴玲
前学运领袖柴玲宽恕六四镇压者引争议
1989年学生运动领袖之一柴玲在六四23周年纪念日发表公开信,宽恕当年的镇压者,引起广泛争议。
前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封从德都表示反对。
六四民运中任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的柴玲在这封中、英文公开信中说,对于六四事件的最终结局只有两个,“一个是持续地恐惧,一个是走向真正的自由,宽恕的命运。”
两年半前开始信仰基督教的柴玲在公开信中说:“我原谅邓小平和李鹏,我原谅1989年冲进天安门广场的士兵……”
她还说,她明白这种宽恕是反主流文化和感情的,以前也有数位信奉基督的天安门学运人士因为提倡宽恕而被误会,但她仍然认为,“只有当真正我们宽恕时,持久的和平才会到来。”
柴玲的公开信发表后,立即引起民运阵营的轰动,尤其是包括王丹和吾尔开希在内的当年天安门广场学运的领袖们对此有很大反应。
在美国的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周三(6日)在发给BBC中文网的声明中说,虽然他尊重柴玲因个人信仰而导致的宽恕态度,但却完全不能同意。
王丹说,在当年的杀人者没有任何忏悔、道歉,甚至还在继续杀人之际,被害方的原谅是没有根据的,也是对六四死难者的极大不公。
他还呼吁柴玲正确区分个人信仰与对是非价值的判断。
目前在台湾的吾尔开希周三也在网上表示反对柴玲的态度,他说,23年后的今天,他在为当年牺牲的伙伴深感悲痛的同时,对于屠杀者的愤恨仍难消解。
他说,宽宥和谅解是在正义是非厘清之后,罪人祈求宽恕之时应有的态度,这不仅是宗教价值观、也是普世价值。
吾尔开希说:“对于践踏和平、正义及人类良知的杀人凶手邓小平、李鹏,我无法原谅,我无法在正义是非得到匡正之前原谅,无法在被害人原谅他们之前原谅!”
另一位六四学运领袖、柴玲的前丈夫封从德周三也说,邓小平至死没有承认镇压六四是错误的,李鹏至今不为镇压学生请求原谅。
封从德说,如果加害者没有反省悔改,这个原谅会有效吗?在六四惨案中失去子女的天安门母亲又会对此“作何感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