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纽约时报》陈光诚在纽约 中国阴影如影随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纽约时报》陈光诚在纽约 中国阴影如影随形

转发此新闻:


核心提示:陈光诚对北京政府至今仍未对当地政府官员迫害并毒打他及其亲属的行为展开调查表示十分愤怒。同时,他和妻子袁伟静仍然非常担心他们在山东省的亲属会遭到报复。

原文:Even in New York, China Casts a Shadow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ERIK ECKHOLM
发表时间:2012619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在从中国飞往纽约一月之后,异见律师陈光诚和他的家人舒适且繁忙地在格林尼治村安顿下来。

多年来,这是陈第一次可以不惧怕逮捕与毒打而使用互联网。虽然他依然不能心安。

40岁的陈光诚是一名自学而成的律师,在周一的采访中,他对北京政府至今仍未对当地政府官员迫害并毒打他及其亲属的行为展开调查表示十分愤怒。同时,他和妻子袁伟静仍然非常担心他们在山东省的亲属会遭到报复。

在先前的采访中,陈表达了希望中国快速进行法制改革的愿望,他说他相信北京政府官员关于将惩罚那些滥用职权的省级官员们的承诺。

周一,他重申了自己坚信法制规律的强制性。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对于诸多专家对他所受到公然非法迫害的指责,及其因维护残疾人、农民和被迫堕胎妇女权益而遭到的报复行为,当局并没有展开调查,甚至连一次认真讯问都没有。中国的环境在他519日到美国后更加恶劣,他声明如果中国政府再不立即采取行动,他将不再客气。

如果他们不及时展开调查,我将会迅速采取我的下一步动作"他说,"到那时中央政府就没有做好人的机会了。

陈光诚拒绝透露更多细节。在前几周和本周一的讲话中,他都透露已掌握一些在过去被拘禁在家的一年半中当局在他和他妻子身上施暴的证据,但是这些资料能否有效地促使北京回应他的要求仍不清楚。

陈和他的妻子在纽约大学美亚法学院发表了上述讲话,该学院授予了他无限期访问学者的身份。同时为他提供了一个靠近华盛顿广场的教职员公寓。

他们6岁和10岁的两个孩子现正在公立学校学习并开始学习英语,同样地,陈和妻子袁伟静每天早上也花两个小时学习英语。陈一般在下午单独会见法律专家,从《独立宣言》开始学习美国宪法和联邦法律体系。同时,他表示准备在各种法律类别中选择学习残疾法。

他的空余时间都在会见政客、人权保护者和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朋友们。陈计划写一本书,将继续对法律议题发声。但他表示,在多年几近于世隔绝的生活后,他需要时间来学习和思考。

自野蛮的拘禁开始,陈先生和他的妻子的非人生活一直坚持到今年4月,直到他冒险从乡下的家中逃到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再经过一系列外交斡后,他被准许去海外游学,才得以结束。 2006年,陈因提起了一系列有关于强制绝育和堕胎的集体诉讼而激怒当地政府,之后他因被许多业内人士称为捏造的罪名而入狱四年。

在他于2010年刑满释放以后,这对夫妇又被隔离关押在他们自己家中,窗户被焊上钢条,一旦尝试与外界交流,他们便会遭到毒打。

陈说,当发现他逃跑后,当地警方在夜里闯进他大哥的家,毒打他大哥和嫂子,结果是他嫂子现在都不能举起她的右手。陈先生的侄子因向闯入者刺了一刀而遭受了更为严重的毒打,现正以故意杀人罪而被起诉。

无论是亲戚或是指派律师都不允许探视他的侄子,陈先生担心他侄子依然在遭受毒打。

陈因他反对强制堕胎的努力而受到美国反堕胎运动的关注。自他到达美国后,一些活动家就一直想获知他是否会支持美国的反堕胎法案。

陈说在中国,他反对的是强制堕胎,但是他尚未对堕胎本身道德层面问题考虑太多。现在他不能确定自己的立场,但他补充道,"我认为生命应该被珍视。"他坚定地否定了他是一个基督教福音派信徒的流言。

当谈到未来时,陈依然希望他能在几年内返回中国。

但被问及万一中国政府拒绝他回国,像对待其他海外流亡的异议人士那样怎么办。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他答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