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国安部副部长秘书 出卖大量机密给中情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9

国安部副部长秘书 出卖大量机密给中情局

转发此新闻:

国安部副部长秘书都泄露了哪些国家机密?


博讯独家消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美国人物向记者透露,国安部副部长秘书在过去五年向美国中央情报局出售了大量的中共绝密文件,这些文件大多是国安部发出的。但他说,这些文件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


很难相信,中共竟然把这些印刷品都定级为“绝密”。中央情报局一度怀疑这位变节者是北京国安部“喂”给他们的,目的是向美国提供误导性的情报。


不过很快,中情局的专家就发现这是一位真正的变节者,而且级别之高,并不亚于几十年前的俞正声的弟弟俞强生,俞当时是国安部的外事局局长。


只不过中共那些被标上“绝密”字样的文件都太不严肃了,例如,有些互联网上早就流行了几个星期的事件与随处可见的网友评论,竟然被他们印刷出来后标上绝密,成为最高当局做出政策的决策依据。


这位会说中文的美国人对博讯记者说,副部长秘书的保密级别是很高的,基本上可以看到副部长可以看到的所有文件,而国安部副部长大概能够看到中央政治局委员可以看到的。


只是中共印刷出来的文件,即便不是官样文章,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大多是废话连篇。


不过,这位秘书的最大价值不在于他出卖的中共文件,而在于他向美国泄露的几个重要事件。这些事件并没有被印刷成文件散发。中央情报局之前只是道听途说,无法证实。


他透露的第一件事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与公安部内斗,激烈到你死我活的。这些年,以维稳的名义,公安部门急速扩大编制,加强职能,迅速坐大;而国际环境相对缓和却对国家安全部的工作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种情况下,公安部门进一步抢权,把国安部的多项职能收到安全部。不过,消息透露,表面上看,公安部大获全胜,但实际上,国安部内藏龙卧虎,伺机而动,而且他们拥有比公安部先进很多的反间谍技术。


重庆王力军窃听胡锦涛等领导人的红线电话,就是被国安部反间谍部门查获的。这就是为什么对王力军案,一直由国安部负责,公安武警都没有介入。


这位美国官员转述秘书的话说,国安部这些年很不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通过技术手段对一些公安部门嚣张跋扈的领导进行了“非法”监控与窃听;


目前,已经对包括广东等至少七个地区的公安厅领导情况了如指掌,这六位厅长的财产至少在六千万以上,且来路基本上都不清楚。南方某公安厅厅长一家,竟然拥有七个公司,在八个大城市最贵的黄金地段拥有顶层公寓或者高档别墅。


相对来说,国安部门的领导比较自律。按照中国政府的内部法律,对厅级干部的窃听与监控,必须得到政法委书记的批准,但国安部某位位高权重的“有心人”违背禁令直接负责指挥,越过了地方省级政法委,对一些腐败的公安领导进行监控。


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合理合法,是为了保卫国家安全。尤其是对王力军的窃听意外发现他竟然在窃听胡锦涛等领导人。这之后,他们的秘密监控得到了肯定。目前那几位公安厅领导已经不再兼任政法委领导,并在被暗中调查,只是他们自己大概还不知情。


这位官员说,变节者透露的另外一则信息就是北京利用各国退休政要在中国做生意的机会,引诱他们泄露机密,后者为北京在海外实行游说活动。


他说,这些人都在效法基辛格,但外界都知道基辛格利用北京的关系前后七十次到北京,为国外大公司拉皮条,介绍给中共领导人,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基辛格为了和北京保持这种关系而多年来都一直秘密为北京充当说客。只有这样,他才被允许去为那些给他咨询费的人说服北京。


89年6月4日大屠杀之后,第一个秘密同北京联系的退休政要就是基辛格,他当时对中共私下保证,这种镇压会“雨过天晴”的,并说他愿意暗中出力,只是要“给他一点时间”,“风向会变的”。


这位国安部变节者说,基辛格为北京做了大量的工作,作为回报,他能够在北京畅通无阻,赚得不亦乐乎。


这种政要不但是外国的,台湾也开始出现,台湾国民党连战等在北京的关系已经基本理顺,不但家族生意将会部分向大陆转移,还会为其它台湾商人到中国做生意牵线搭桥。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