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媒体说,日本最近频频向中国出招,最多只是给中国找点小麻烦,不会对中国构成真正威胁。有海外专家认为,中国国内目前民怨几近积重难返,而周边国家对其戒心加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能小看日本的威胁。


*人民日报:日本最近非常闹腾*


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四(5月31日)说,日本最近非常闹腾。最近日本把训练舰开往菲律宾、邀请美国派代表参加第六届日本和太平洋岛国论坛首脑会议以及承诺对太平洋岛国未来3年5亿美元的援助等。稍早,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提议出资购买日中有领土争议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以冲之鸟礁为基点划大陆架等动作。


人民日报说,日本的“闹腾”跟它的“内忧外困”不无关系。中国经济总量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日本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被中国取代。日本国内的经济衰退持续了20年左右,2011年的大地震和海啸,对日本经济雪上加霜,给它走出二战之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增加了难度。


文章同时认为,日本的“闹腾”还跟美国最近重返亚太的战略关系紧密,想借机提高日本在亚太的影响力。


*周兵:日本密集介入亚太是其战略行为*


香港资深评论人士周兵认为,日本最近在亚太地区的介入比较密集,有些原因。周兵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日本在东海、南海问题乃至东南亚地区的介入,是和它长期以来认为日本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应该起到更大作用的一个战略分不开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它看准了中国过去一段时间在外交上采取的韬光养晦,尽量向维护一个比较和平的外部环境,以利于中国内部发展的外交政策。这个外交政策是相对内向和忍让的;第三点,日本一些政客看到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在比较专注于内部的整合、交班,因此会无暇顾及与周边国家在领土、资源等等利益上的冲突。”


周兵认为,从长期看,鉴于地缘政治的制约,日本不会取代中国在该地区的地位。他指出,日本在政治上的领导能力没有优势,它在国际关系上的道德高地也没有位置。日本在二战期间侵略亚太国家和地区的历史,使得这个国家在该地区仍然承载着别国对它的民族仇恨和现实的不信任。


*苏浩:日本介入南海牵制中国*


在中国,北京外交学院亚太问题专家苏浩教授说,日本跟中国海上争端加剧的现实反映了日本从跟中国协调建立东亚秩序的思维转向跟美国协调的战略。美国重返亚太,给日本带来跟美国协调的机遇。


苏浩对美国之音说:“随着美国重返东亚以后,日本感觉到可能和美国的协调可能更加符合日本的利益。所以它可以搭美国重返东亚的顺风车,通过跟美国在安全行为的协调,特别是在处理一些问题上的相对配合,从而使得日本的影响力有所提高。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日本是为了自己地区影响力的提高。”


苏浩说,日本最近跟菲律宾的互动,也是希望利用菲律宾跟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矛盾,给中国在南海制造更多的麻烦,从而对中国在海洋争端的处理上形成一定牵制。


人民日报海外版星期四的文章指出,日本最近的闹腾只是给中国制造麻烦,没有力量对中国构成真正的威胁。


*杨中美:真正威胁来自中国内部*


日本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理事杨中美认为,跟中国在政治、军事上对抗,经济上合作是目前日本处理跟中国关系的方式。而日本能否对中国构成真正威胁,杨中美认为,要考虑到几个变量。他说:“一个是,中国内部是不是稳定。中国国内存在巨大的问题,内外交困。它的周边外交全部变化,包括北朝鲜到缅甸,全都对它抱有戒心。我觉得随着中国经济的提高,它的外交政策到了大调整的时刻。但是我们没看到它表现出灵活调整的能力;另外一点,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实际上应该建立一个和谐的公民社会,但是我们看到它没有进入到这样一个程式,而是权贵资产阶级和少数政治寡头在统治。”


杨中美说,中国社会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最近又连续发生公民闯美国使馆事件,而且胡锦涛政府没有表现出超前的对应能力。杨中美认为,在这种内外交困的作用下,中国政局如果发生崩溃,那么,日本从军事政治上对抗中国的战略就能够成功。杨中美也指出,考虑到日美同盟的关系,如若军事对抗真的发生,那么,中国便不是日本的对手。


另一方面,有舆论认为,北京并不希望让本来就不简单的中日关系进一步激化。两国除了继续在政治外交上的不信任,在经济金融方面还在继续合作。6月1日,两国将启动日元与人民币直接兑换交易,这是去年两国达成的加强双边金融关系广泛协议的一部分。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