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刘云:深圳工会直选 带出的影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1

刘云:深圳工会直选 带出的影响

转发此新闻:

南方都市报周一报道,深圳欧姆电子公司工会进行有史以来,工人一人一票选出工会领袖的直接选举。
事后,深圳市总工会更公布会大力推广直接选举,今年到期换届的深圳163家逾千人以上的企业工会,将会同样按照工会法、工会章程的规定,让工人进行直接选举,选出工会领袖及干部。
此举无疑成为亮点,但是,国际工会联合会主任黄静雯则冷静地说,工人一人一票选出自己的工会代表是迟早出现的事。
“其实是迟早问题。国际工会联合会一直希望中国的工会或全世界的工会,工会必须是属于工人,代表工人。工会最终要由工人选出及向工人负责,因为有关工人的工作权及劳动权等各项事,这是很重要的原则。我们一直希望目睹中国的工会,先别说现时仍未可能有完全的自由结社,或工人可在全国总工会以外自行成立工会,工会由基层的工人直选是重要的一步,且是正面的一步。当然,若在5年前没可能会想像到有今天的现象,因为过去都是局限于在试点地方及流于形式,俨如下级工会向上级工会交功课。”
“不过,近数年间各地陆续出现工人罢工如本田汽车制造行,我们甚至目睹有些罢工,工人甚不满意工会的表现,不独见到工会并不是站在工人的立场,甚至是与老板站在同一阵线上,希望尽快处理罢工而并不是处理他们的诉求。所以,有工人在罢工前提出改选工会。我觉得,一个十分清楚的讯息与中国政府及全国总工会的是,不能再搞试点,这已不再配合工人的要求,他们希望目睹的是工会多做点事,即使是官方工会也好。故此,今天出现的工会直选是迟早出现的事,这也是正面向前的一步。”
其实,过去数年间,广东省有不少工厂先后陆续发生罢工潮,即使此次的欧姆电子公司,原来在今年329日起,员工已就工资制度及福利待遇问题向公司表达不满,并提出了12项的诉求;
可是,资方一直未能与劳方达成共识,最后出现700多名员罢工抗议。劳工待遇既已是近年间不断涌现的问题,而工会则一直被指‘代表’资方而非劳方,现在才出现是否有点迟?再者,乌坎村的村委会选举又是否成为激发人心改变的一股动力?
“迟与否,实难说,但是,不要忘记今年其实有很多事发生,是政治不稳定的一年,很多事都说要待十八大之后方可以做,乌坎事件的发展亦自是意料之外,故我相信会有相关影响。事实上,广东省在过去年月中,是在思考如何处理社会矛盾。去年,潮州及增城发生本地人与外地民工的武装打斗,一个很严重的讯息传出就是不再是经济的问题,当事件涉及族群的时候,其实在社会上已是一项非常危险的事,故此,广东省政府及共产党过去一年已部署一个名为‘新社会管理’,希望社会能达致某程度的自治,让一些组织可自行多些参与及自我管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由中央、党或上级工会拍板,再者,去年底又发生了数起大型的罢工,有工人重提工会在2012年后要有选举的议题。所以,这些解释了现时顺着个形势,在需要换届的百多个深圳的工会,及去年发生了较大型的罢工潮的工会中率先进行较大规模的工人直接选举。”
工会终于有突破,可以一人一票进行选举产生,本该令人欣喜。但是,黄静雯提醒,现有的选举程序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在华人社会里,我想选举仍是要学习,不只是形式开放了,可以给你投票而已,工人里尤其是现在的八十后、九十后的农民工,他们需要参与,亦需要知道工会选后需要被监察,所以,他们是需要有准备的。此外,工人是否有足够的教育,我们不只是投票而已;另方面,整个程序是否公平、公开及公正。过去的选举为人疚病,是基层在企业中的选举是假的,著大家推选人选,但由于要‘识’做人,因而会推举一些管理层,配合上层的意思而完成选举。过去,根本不会有层层逐级的选举,提名权是由大部份厂方或上级工会人员组成的选举委员会订出,所以,谁提名或任何人都可被提名及有选举权,这都是关键。故此,现开放选举,在选举过程上是需要留意。不过,我相信需要很多次选举后,才可以慢慢实现,因为选举不是一下子就呈现民主,而是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
根据现时全国总工会基层工会的选举指引,选举委员会的筹备委员会的成立,基本上是由厂方及上级工会参与;提名权要通过上级工会批准,并不是每人都可以获得提名。黄静雯认为,现阶段仍难以达致真正的选举程序,亦不容易突破现有的规章。
可是,稍后进行的百多个工会的选举,她提醒,需要留意有关的程序,看看基层工会能否变成‘海选’,即每名工人可以直接提名,毋须有任何过滤。在是次深圳欧姆电子公司工会的选举,上任主席在选举中,票数是倒数第三名,未获足够票数当选,黄静雯对这结果,又是否早有预料?
“这是正常的结果,因为这个工会完全没有发挥到功能,并不是代表工人的诉求跟工厂沟通,且令很多工人感不满。这名主席在选举期间接受传媒访问时,自己亦承认工会自2007年成立以来,仍归于形式而已,故此,是次容许工人进行选举,这名主席选不上是很正常的。”
现在仍未扩大至整个广东省,仍然是一个地区范围,不过,黄静雯认为这是一项突破,至低限度,官方愿意做出一个姿态,踏出这步。但是,往后会否有机会再拓大致周边邻近地方的工会也进行直接选举?
“我们觉得是一种常识,矛盾逾大,就最有机会有转捩点。此次深圳能够这样做,我相信是工会与政府也望可以稳定下来。倘若效果良好,他们也望变成一个模式或典范,往其他地方推行。我深信总工会也该知道,总工会是积习难改,因为依附在管理层实在太难改。所以,此次是一个很好的示范,不是上级要你选,即使你也可以很容易完成这形式,而是确实在一些曾出现过严重矛盾的地方,藉换届顺便推行选举。这是关键位,故此,你可以见到总工会是经过思考进行的。由上而下选工会,过去已证明是不可行。”
除深圳以外,哪里有机会可先推行基层工会直接选举?黄静雯说,端视乎那里先有工潮爆发。但是,仍需要有工人亲身经验过罢工,他们才有动力推行新的尝试。姑勿论如何,是次的选举推广,黄静雯洞察到,总工会是经过布置及有策略性进行。但是,这一变动已改变了工会的运作,由过去面向的是资方、上级工会及党委,转而要面对工人,需要考虑对工人负责,这是过去从没发生过的事。因此,往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是
“企业往后会用各种方法收买工会,会给好处获选的工会代表等。事实上,这些情况在很多国家包括香港也有出现,老板自然不喜欢工会有那么多监督或要求,所以,我相信选举后,企业的利益及工会代表工人的利益的距离会拉开,即工会虽则仍是官方下的工会,但是,它该与企业有一些距离,不再如过去般是身份重叠。这已是一个转捩点,需要正面看这事。现在关键是,工人以后怎样利自己选出的工会作为平台,尽量代表自己。若工人没理会,仍旧继续自己罢工,这样工会选举亦无意思,自己爱罢工就罢工兼不参与工会。所以,仍要看各方面如何处理问题。”
黄静雯指,工会成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争取权益,让工人的生活有改善,待遇得到提高。不过,仍要看这些工会是否醒目,首先絶对不能在中国里鼓动别人罢工,此外,跟企业谈判时,要有为大家争取福利的信念,懂得利用自己的角色。还要做培训。
“十分重要的一步是开放予员工可以一人一票,另外,就是培训他们,更望他们能每年都可以跟企业有集体谈判。作为国际工会,我觉得不少基层工会在代表工人的意见,在表达及处理众多工人的诉求时,跟企业谈判时如何尽量为工人取得最大的利益,但是,是要有方法及策略进行,我相信这些空间是可以多一点交流。让他们目睹别国的工会如何做,并不是每事都要进行罢工,个中仍有其他方法,要让企业知道,工人是团结。”
她认为,除了让工会代表多一点与其他的工会代表进行交流外,还有一点更重要。
“如何保护工人及工会干部。倘若工会的代表越来越有代表性时,企业便知道这工会不再是假工会,因而会有很多招数包括怀柔、打压或‘阴乾’工会。如何保护工会干部?这其实也是国际工会之间经常遇到的问题。我相信,当这些试点慢慢平稳下来,基层的工会在国内或国外的交流,对一群获选的干部是很重要。”
工会成立后,相信率先会做的是要求提高工资,这些诉求也是官方工会透过集体谈判提出的。赚取利润的企业不分是国企或外资公司,并没有跟员工分享利润,此外,企业内有很多外判工人,但他们却没有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而是受雇于外判中介公司,因而得不到企业赋予工人的任何福利,因而同工不同酬已是彼彼皆是的现象。
黄静雯估计,新的工会干部当选后,会有一些作为,让一群员工及上级工会目睹他们会争取工资提高,不过,她亦希望工会能争取到与企业订期进行集体谈判。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