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财富》 中共权力斗争与 中国经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3

《财富》 中共权力斗争与 中国经济

转发此新闻:

《财富》杂志Bill Powell611日发表同名文章“中共的权力斗争对经济意味着什么”What China's power struggle means for its economy
在最近一个星期六的傍晚,中国政治人物薄熙来不寻常的落马仍在上演之际,一群朋友们在北京之外一个优雅的别墅里聚餐,该别墅为一对富有的、家世显赫的年轻夫妇所拥有。
围着餐桌而坐的是一些最出色的私营企业家们:一个高科技巨子和他的妻子;两个在中国经济决策圈有朋友的私人股权投资人;以及一位成功的律师。
他们都是过去30年中国巨变的受益者。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将给中国未来20年带来更多的变化。
3个小时时间里,这群人的谈论仅围绕前任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的戏剧般的大起大落,关于那些惊人的细节有着众多传闻,如薄熙来的太太跟可能被她设计杀害的英国商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关系?这个家庭到底把多少钱转到国外的银行?
不过,当天晚上最重要的主题只是对于此事的一种释怀。一位客人说:中国可能刚刚经历了自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她补充说:“尽管这次,更为微妙。”
微妙到,很难解读此次危机的本质,以及此次危机对中国政治前景和经济前景的影响。5月,里昂证券亚太区市场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断言薄的落马对中国经济或政治政策不会有具体的冲击。
不过,根据高层商人与北京的政府官员的消息,薄熙来不能在每10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时入常,毫无疑问的会冲击到经济政策。
事实上,对于正在争夺北京权力的更多派系而言,薄熙来失势是一个对他们有利的迹象,李克强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理,而广东省委书汪洋,正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
对于将成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是否也倾向于改革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目前,那些对于中国迈向法制漠不关心,而只关心财富再分配的薄熙来“新左派民粹主义者们”现在处于守势。
熟悉薄熙来的人知道他挥霍权力,就如一位律师所说,薄常常超越宪法。当然,中共通常都是如此,只是具体到各位党内领导者,他们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改革派,想将中国推向类似于依法制国的方向。如果有人认为薄熙来也是这样想,那他应该先和一位名叫仰融的人聊聊。
仰融曾是中国最大汽车制造商之一华晨汽车集团的最大股东。在2002年薄熙来作辽宁省长期间,政府没收了仰融的股权,说是这些财产属于国家。据一位知情的律师说,仰融试图控告政府,但是这个案子奇迹般的消失了。在那之后不久,仰融逃到了美国。
对于薄熙来治理下的、人口3千万的重庆许多私营企业主来说,他们对(仰融)的这段历史并不感到吃惊。在重庆执政期间,薄熙来将许多私有企业当成了政府的储蓄罐。
在反腐名义的掩盖下,薄打击了他的一系列政敌,富商们会被抹黑成黑社会。“法律与它没有什么关系,”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法律教授童之伟说。童对于薄熙来在重庆的执政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他想打谁击就打击谁,”童之伟说道。
在薄熙来失势之前,对下一界政府权力的争夺来自三方力量。热衷于极端平等主义的薄熙来民粹主义派,相信现状,严控中国经济制高点的集权派和经济改革派。
今年早些时候,薄熙来与集权派讨论中国下一界政府的轮廓。一位知晓此事的消息人士称,“经济改革派将被排除在外”。现在,经济改革派的势力正在上升,据一位在五月中旬与中共高层会晤的海外CEO说,经济改革派正与集权派争夺对每一个关键经济部门的控制权。
这场争夺将会如何结束还不清楚,但是其风险之高前所未有。最近的经济数据低于当局的预期,无节制的经济增长时代可能已经结束了。工业生产和出口急剧下跌。中国的挑战在于如何振兴小型和中型的企业。
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家黄亚生说,“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合同和一个更稳定的法律制度是至关重要的。”北京也想有一个高科技的经济,而在这种经济中,知道产权的保护尤为重要。
换句话说,北京在这方面需要提高效率,越早越好。现在薄熙来已构不成阻力,有更多的理由相信这个或许是可以发生的。
点击看原文) What China's power struggle means for its economy

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