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适度允许腐败”只能是亡党亡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5

“适度允许腐败”只能是亡党亡国

转发此新闻:


RFI/Biroules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北京当局多年来高调宣传反腐败,但是近日中共中央党报公然宣称腐败无法根治,要民众适度容忍腐败,引起海内外强烈反弹。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共反腐的分析评论。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有人说,只要‘民主’了,腐败问题就可迎刃而解。然而这种看法是天真的。亚洲有很多‘民主国家’,如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印度等,腐败都比中国严重得多。”“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但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
  北京《新京报》署名单士兵的评论称:“任何国家不能‘根治’腐败,也许是一种客观现实,但在主观上,还是不该认同有什么‘民众允许的程度’。” “这种论调,涉嫌为一些贪官心中那种‘适度容忍腐败’进行背书,也给一些贪腐失范的权力创造更多利益掠夺的舆论空间。必须警惕‘适度容忍腐败’成为部分官员的潜意识。这就要求,正视民众的‘腐败痛苦感’,而不要让民众在腐败面前变得更加麻木,对腐败分子更加妥协。”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 旗下的《环球时报》日前刊文,提出中国无法根治腐败,惟有把腐败控制于民众允许的程度,正正反映出中国的贪腐问题,已到了常态化、合理化的极其严重地步,说是病入膏肓,也不为过。”“文章道出中国一些众所周知的现实情况,透露出部分当权者心底里的想法。”“中国的权贵阶层并不接受民主制度,因为真正的民主选举会动摇他们的统治地位,所以上述文章直指‘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腐败,民主也无助于腐败问题解决’,并以东南亚国家的情况作为左证。这一种抗拒民主的心态,在中国官场堪称普遍。”“中国的高层官员,有不少凭‘承袭’父辈功勋与权威而跻身权力中心,有着‘我老子打天下,我来坐江山’的想法者,大不乏人。他们认为,民众应该看开一点,不应要求他们无私地‘为人民服务’,而是允许他们适度地以权谋私、适度地累积财富、适度地享受奢华。至于‘适度’的尺子,也只能由有权有势者来掌握了。”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这篇社评令人质疑中共反贪腐的原因,一是决心不足,‘条件不具备,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二是‘民众允许的程度’。反贪腐是涉及14亿中国人民福祉,也是中共存亡所在,这场斗争失败的话,中共亡党亡国可期。然而,《环球时报》却冒出一段‘没法根治’之说,仗未打先认输,作为中共机关报的旗下报章亦如是说,反贪腐决心由此可见。”“至于‘民众允许程度’更是不知所谓,内地民众对贪腐一步不退,决不相让,是因为贪腐已经侵蚀他们的生存权,君不见近几年内地常有官商勾结强拆民舍,最终是村民抱着炸弹与贪官同归于尽。要民众在忍让贪腐程度上妥协,岂不是等于要继续忍气吞声下去、继续被贪腐剥削折磨?” 
  香港《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因为腐败无法根治,所以要允许适度腐败,这是极其荒唐的逻辑。中共声称为人民打天下、治天下,如今官场贪腐无日无之,无处不在,百姓怨声载道,执政合理性备受质疑,当局只有毫不留情地反腐肃贪,铁腕治吏,才能重塑形象,凝聚民意,所谓允许适度腐败,简直是为虎作伥,与民为敌。”“改革开放初期,有人提出‘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谬论,三十年后又有‘允许适度腐败’怪论出笼,两者如出一辙,无非为贪官遮丑。但问题是,贪腐危及中共及其政权,当局要维持执政合法性,巩固执政地位,就要对贪腐‘零容忍’。 ‘适度允许腐败’论,说到底就是姑息养奸,长此以往,最后只能是江山易帜,亡党亡国。”
以上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张文中在香港为您报导。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