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党报把大学生村官看作是 政治舞台上的新生力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4

中国党报把大学生村官看作是 政治舞台上的新生力量

转发此新闻: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日前发表网络评论,高度评价中国大学生村官制度,并称大学生村官作为一支新生力量已逐渐走上中国政治舞台。

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属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6月11日发表题为《10省党代会现大学生村官传递出啥信号》的评论说,今年以来,在中国省级共产党党代会上,出现了一些大学生村官代表。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江苏、江西、安徽、河南、辽宁、山西、云南、内蒙古、四川、浙江等10个省的共产党党代会上,第一次出现了大学生村官党代表。大学生村官这个以80后为主的年轻团体,走入中国核心政坛。

中共党代会的职责是讨论和决定重大问题,选举各级党委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在国家政治层面上地位重要、意义重大。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评论说,大学生村官出现在多省党代会上,是社会的进步,并传递出肯定和希望的两方面信号。一方面,大学生村官经过历练,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了建设新农村、带领农民发家致富,帮助农民解决问题,为基层注入新鲜血液,给基层带去生机活力。另一方面,大学生村官年轻,有知识、有活力、也有能力,是朝气蓬勃的生力军。

这些80后的大学生村官已经能够和70后、60后,还有50后的官员共商国事,不久的将来,这些年轻大学生村官将成为国家栋梁。

海外中文媒体多维网6月12日的有关报道认为,中国党政媒体最近对大学生村官的大量积极报道,显示中共正在扩大大学生村官在基层政治的影响力,加大力度选拔和培养年轻干部,为中国政治培养后备力量。

海外中文互联网杂志《中国事务》主编伍凡却表示,他对中国大学生村官制度能够持续多少年并不看好。

“这就是共产党想要恢复统治农村的组织手段,如果不这样下去,农村就会荒散,没有人组织,没有人领导,也没有文化。这个计划从零八年开始,到现在四年过去了,中国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农村的中年人和年轻人出来打工,去当农民工了,男性女性年轻人都大量地外流,而共产党的那些老干部年龄也老了;第二个,从零八年以来,大学生找工作都想留城里,所以他们就疏导,把这些大学生引导到农村去,当时是提出去三年,以后再回来。这些年轻人大学毕业去当村长、去当村党支部书记,他们是拿薪水的,他们就成了农村里的掌权人,他们是不是会长期地永久留下来都还是个问号。最终的目的他们想巩固共产党在农村的统治。但是我想这个计划下一步很难维持,他现在尽讲好的报道,因为十八大要召开了,中国农村人口七、八亿,(相对)这么多人而只下去20多万(大学生毕业生),就像一粒芝麻掉到大海里一样。”

中国官方新华网5月底曾报道,从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的大学生村官计划已经完成了第一个3年周期,全国在岗村官21万名。

到2015年,中国大学生村官数量将达40万人,覆盖全国三分之二的行政村,到2020年将达到60万人,实现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的目标。

2008年以来,已有4万多名大学生村官进入村党政班子,3000多人走上乡镇领导干部岗位,400多人被列为县级后备干部,有的已走上了副处级领导岗位。各地以党委换届为契机,加大对优秀大学生村官的培养使用力度,使大学生村官成为新时期基层干部队伍的源头活水。

就中共派大学生到农村当官这一计划的目的,旅美中国学者谢选骏表示:“我觉得这表明中共的本质在发生一些转变。以前,中共强调的是代表工农,所以村官基本上都是一些文盲,由当地一些地痞、贫下中农组成的。现在强调知识化、年轻化,所以大学生充当基层的农村干部,这确实有一个很根本的转变。大学生村官中包括大专本科以上党员的比例均达到94%。村官里94%是党员,这是加强政治控制的一个手段。”

新华网的报道还说,中国中央政府为了表示对大学生村官的支持,2011年由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支付的大学生村官生活补贴增加至西部每人每年2万元,中部每人每年1.5万元,东部每人每年0.8万元,比刚开始每人每年的补贴提高了3000-5000元。

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

中国政府有计划地向农村派出大学生任官员似有违村委会组织法的规定。不知这些下乡为了当官的大学生,在农村的土地住房户籍等问题上,除政府补贴外与当地村民还有什么区别?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