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陕西计生办索孕妇4万元未果 七月婴遭暴力人工流产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3

陕西计生办索孕妇4万元未果 七月婴遭暴力人工流产 (图)

转发此新闻:


陕西省安康巿一名怀孕七个月的孕妇,因未缴交超生罚款,上周六被镇政府送至医院,强行打针引产,其家属指,当局强迫她签字堕胎,孕妇事后情绪不稳。
Shanxi_abortion350.jpg
陕西安康巿镇坪县曾家镇怀孕七个月的冯建梅,被计生办打针强行流产,胎儿死亡。
安康巿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2组村民邓吉元表示,他来自内蒙古的妻子冯建梅于5月30日,被镇政府及计生办的人看管在家中两天,直至上周六(2日),妻子被十多人用衣服蒙头,强行拉上车送到镇坪县医院,然后在她的胎儿上打针,两日后导致胎儿流产死亡。

邓吉元又指,当时妻子被强迫签字,没有亲属在她身旁,她本人不同意,已怀孕七个月,怎可能愿意堕胎,他们捉著她的手签字。其后孩子死亡,妻子情绪不稳定,目前仍在医院。

他说:就是2日打的针,4日凌晨3时多,孩子就生下来,孩子死亡了,他们直接把针打到肚子里,孩子的脑袋上。当时她没有同意,她肯家知道要她打针,他们是把她的手按勒签字。

邓吉元指,妻子被迫堕胎前,当局曾要求他付四万元解决事件,他同意支付,但最后未付钱已被流产。事件上,当局滥用国家职权,他们也违背了国家政策,目前家属仍未考虑赔偿方面,希望他们给一个说法,其他以后再说。周二县政府人员找他,但仍未有说法,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邓吉元又指,这是他们的第二胎,其实镇上有人生三胎、四胎。

冯建梅被迫堕胎事件,周一被贴至天涯论坛,引起网民热议及转载。

记者曾致电镇坪县计划生育服务站,一名职员指,她不知道此事,并推说若冯建梅在6月2日堕胎,该部门周六不上班。

记者:孕妇冯建梅是否被流产?
计生职员:没有,没有。
记者:有没有要求打针流产?
计生职员:6月2日我们全部没上班。
记者:如果生第二胎,现在的政策是怎样的?
计生职员:第二胎要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才能生。

官方在网上回应事件。“镇坪县人口网”上指,根据《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及《内蒙古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规定,冯建梅属政策外怀孕,不能再生育二孩,应当终止妊娠。



通过该镇干部的思想工作,冯建梅同意终止妊娠手术,于6月2日15时40分,在镇坪县医院接受该手术。

另外,湖北洪湖巿龙口镇三红村残疾人士张文芳,四年前被计生办强行流产,并割去器官,一直为事件上访。张文芳向本台表示,周二她曾到计生办要求说法,她的诉求是,巿政府要依法处理孩子死亡及归还她本人的器官。



就此事,她已多次上访,她曾到洪湖巿信访局,局长指,他代表政府不给任何答覆。另外,洪湖巿政府及荆州信访局长说,应该是她父母照顾她一世,她的个案亦被终结。

张文芳又指,事件发生在2008年5月23日,当时她怀孕9个月,计生办及其他部门十多人到她家,她的丈夫不在家,强行把她绑到洪湖巿计生服务站,六个人按著她打针,然后被关起来,两日后,她作动要生产,该处的妇产科副主任向她打了一针,她便昏迷,其后送到巿人民医院,手术情况不清楚,孩子尸体不知所踪。其后她在一次体检时,发现子官、输卵管及右卵巢被割掉。

她说:我们上面的,包括湖北省信访局联合作假,现在跟我终结了,但是连最起码的书面答覆,都没有给我一份。我要求洪湖巿政府能依法处理,我的孩子不管死活,你应该归还给我,你把我身上器官拿走,最起码你应该归还给我。

张文芳表示,她与前夫有一名女儿,离婚后孩子判给他,这次是生第二胎,她曾答应超生罚款,但计生办不答应。

中国天网负责人黄琦认为,由于中国大陆的计划生育成为国策已经几十年,民众在计划生育过程当中,遭遇到这种暴力侵害,往往未有上升到人权的角度考虑问题,所以很多民众对这问题,没有采取投诉方法,而社会各界对这方面关注度亦不够,大家应当站在人权及民众基本权利,更关注计划生育侵犯人权的案件。


长沙孕妇收终止妊娠通知书

陕西省镇坪县村民冯建梅怀孕七个月,当地计生办人员向其家人索要4万元超生费未果,暴力强行为其作了引产手术。此外,湖南长沙怀孕5个月的曹如意被当地计生办人员屡次逼迫做人流,目前已经收到有关当局的《限期终止妊娠通知书》。

湖南长沙的孕妇曹如意2012年6月10接到的《限制终止妊娠通知书》。
中国大陆执行计划生育时出现强制甚至暴力的情况屡见不鲜,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怀有七个多月身孕的村民冯建梅,在有关部门索要四万元的罚金未果的情况下,本月一号被当地计生办人员强行暴力拉往医院做人流手术,一个七个月大的生命被强制流产。

目前冯建梅仍在医院住院,她在外地打工的丈夫也回到身边并与当局交涉,但目前仍无任何结果。

本台记者周二打电话给安康市镇坪县计划生育办公室询问有关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承认此事。但表示流产是经过当事人同意。

她表示:“知道,我是一般工作人员,我不了解。这个女的我今天早上听他们说了。”

记者:冯建梅这种情况在你们当地经常发生吗?

对方:没有。

记者:计划生育就是给人坠胎啊?

对方: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就是落实政策,然后跟踪服务,我们这就是持证生育,持准生证。

记者:没有准生证的就要强制坠胎?

对方:没有强制,做思想工作的,不能强制。

记者:据说这个冯建梅她应该是思想工作没做通,是强制性的把她坠胎。

对方:我不了解这个情况,但是我觉得我们不会这样做的,她是在网上炒作的,我估计不是真实情况。

记者:真实情况是婴儿没了,你们看到这种事可能太多了?

对方:不是的,那要以人为本,要人性化嘛,我不了解情况,要领导才能给你作答复。

官方还在陕西镇坪网上称,他们是依法终止政策外妊娠,并称是经当事人同意。但躺在病床上的冯建梅对本台表示,她是被逼迫坠胎。

她说:刚才也有记者采访,我今天头特别痛。

记者:当地官员有没有过来?

对方:他们还没有。

记者:我打电话给你们县里的计生办,她说是你们同意才坠胎的。

对方:不是,强制的。

记者:是否因为不交四万块钱啊?

对方:对不起,我头痛,一会跟你说,好不好?

记者:他们强迫给你做人流的是吗?

对方:是这样的。

记者:你有没有签什么东西?

对方:签东西也是强制的。

而在百度贴巴上已有关于此事的帖子,并附上孕妇被打下胎儿的照片,并引发大量评论。而她丈夫接受海外采访时说,有七,八个男人把他老婆抬着,用衣服蒙头,她反抗时被打得全身是伤,然后抓走。
m0612-fyp2.jpg
2012年6月8日曹如意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

此外,湖南长沙的孕妇曹如意也正经历着冯建梅类似的情况,当地计划生育办公室人员正在给她做思想工作,要求她终止妊娠,做人流。

当地计生办并已经向她发出了《限期终止妊娠通知书》,要求其在10月16日前终止妊娠,超过此期限,就要收取终止妊娠保证金,保证金按规定是2000至10000元人民币,鉴于她的表现情况,要按最高限度的10000元收取,如果不按期交纳,且生下孩子后,将会面临十几万元的罚款。

本台记者周二打电话给曾控制曹如意五天的长沙市开福区洪山街道,询问有关情况,对方表示:“她应该是先办证(准生证)再生孩子。”

记者:办不成这个证件的话,就不准她生这个孩子?

对方:按规定是这样。

记者:七个月大了强制给她坠胎吗?

对方:强制,她自己不同意也没办法,劝说她,做工作吧。

记者:交完钱之后就可以要了?

对方;那也不是说交了钱,她要生孩子是违法生育吧,自己实在是不愿意,那就追究法律责任。

记者:国内的计划生育还是这么严厉吗?不是有松动吗?

对方:谁说是有松动啊?

记者:她要是同意了,你们就把七个月的孩子给她坠下来?

对方:那她要是同意的话肯定就做了。

记者:这种事情是不是你们做得太多了?

对方:她同意就做,不同意就没办法了。

据悉,各地超生没有准生证的会被计划生育办公室的人带到当地妇幼保健院引产,湖南长沙县妇幼保健院的工作人员对本台表示:“我们这里要有计生部门的证明啊,计生部门要我们引的,我们就引啊。”

记者:大多都是引几个月的?

对方:六个月以下的。反正我们也是根据情况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