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基督徒访民遭强暴警拒立案无处申冤 《南都》久敬庄里的强奸案一文被删(图/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1

基督徒访民遭强暴警拒立案无处申冤 《南都》久敬庄里的强奸案一文被删(图/视频)

转发此新闻:


辽宁抚顺市女访民朱桂芹4月在北京上访期间遭地方政府雇用的保安绑架及强暴。朱桂芹星期四投诉本台,并说北京和抚顺的警方互相推诿、拒绝为她立案。有北京访民表示,访民遭看守或截访者强奸的案例不少,但一般媒体不会报道。

朱桂芹展示被电击的头部留下的痕迹。 
继江西九江访民5月1日凌晨在北京久敬庄被看守强奸后,本周又爆出辽宁抚顺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4月遭截访人员绑架、强暴后,押回老家的事件。

朱桂芹周四告诉本台,她是被一个叫“小海”的年轻人强暴:“4月11日当天不到5点,绑架我之后15分钟到20分钟,就在车上,跟车的一个人说‘把小海叫上来,干她’。(当时我)双手、双腿都被缠着透明胶布。我后背都被打得青紫,前胸,腿根都不能抬。我就抬后背了,把我整个包都抢走了。把我送到家里的时候,在政府大楼门前进行黑恶交易。把我人交给街道办的副书记毕胜国,然后毕胜国向他们交了钱”。

记者: 叫小海的人大年纪?

回答:估计就二十来岁,不到三十岁。尖嘴猴腮的,能有1.60米左右。

朱桂芹说,当天正从教堂出来,就被停在不远处的抚顺截访者绑架,同时还抢走身上的现金,信用卡及手机:“你知道吗?他们二三十人在行走,我离这二三十行人也就五六步远,就在教堂门口光天化日,在众人面前对我实行的绑架”。

更令她震惊的是被强暴后,公安局拒绝了她报警:“他把我的手机都抢去了,14日把我送到家的时候我报警,没有人理会。我到派出所去了,派出所那个人的警号我也记下来了。他说不做记录。我叫人往北京打电话,北京这个地方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推这个地方。 最后推到给了一个公安部的电话,但是这个公安部电话没人接”。

据强暴者小海自己承认,受到毕胜国指使,记者周四致电抚顺市长春街道办的副书记毕胜国,对方先是不接电话,后来启用了来电转移。

为家人冤案多年上访不果的朱桂芹,2004年因到北京上访,被地方政府“劳教”三年,期间受到酷刑。获释后继续上访,但遭到官员雇佣的黑保安报复。

北京访民李学会表示,他也听到朱桂芹的遭遇,感到很无奈:“我也听别人说了,但是现在(当局)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没法说,现在是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在北京多年的吉林访民刘金伟说,女访民被截访人员强奸的事件很普遍,许多访民不敢张扬,唯有息事宁人:“截访人员特别坏,有的访民年轻漂亮,也有家庭、有孩子,如被人强奸,在家里就没法做人了,不少访民被人强奸之后,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有的想找媒体但也找不到,再说,北京一般的媒体也不给报道这些事。就说国内的媒体哪有替老百姓说话的?”

m0531-ql2pf2.jpg
 在北京久敬庄内急需帮助的访民。 

视频:在北京久敬庄内的访民的情况(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大陆媒体报道访民被强奸,非常罕见。今年5月16日,广东《南方都市报》报道江西一位49岁访民赵习凤,在北京久敬庄接待中心遭一名曾姓看守强奸。事后,当地派出所一名警官证实,当日带回的两名疑犯、1名受害人和1名证人,当晚均已离开,案件转交丰台区分局,两名疑犯已被拘留。丰台分局一位警官则称案件是“强奸未遂”。

记者星期四上网浏览相关报道,但已被删除,而在广州的金羊网及其他网站,相关报道也被删除。

女访民在北京遭到性侵犯,其实见诸媒体的也非首次,2009年8月3日,安徽阜阳一位21岁访民李蕊蕊,在北京火车南站的聚源宾馆被看守强奸。在众多维权人士和网民的关注下,才有媒体报道。但当地驻京办人员,无一人受到任何处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