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汪北稷:六四凶手受审判 才能让国人原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7

汪北稷:六四凶手受审判 才能让国人原谅

转发此新闻:

六四前“邓小平下台李鹏下台”标语
六四前,出现在天安门城楼的“邓小平下台、李鹏下台”标语
六四甫过,就发生连串事件,一是六四受难学生柴玲发表声明称自己原谅邓小平等人,引发一片讨伐声浪;另一事件为因声援六四而遭迫害入狱22年的湖南民主运动人士李旺阳于6日上午被发现“上吊”死在医院,因死因蹊跷遭外界质疑是“被自杀”。


针对两个事件,《看中国》记者采访了旅居美国的民主人士汪北稷先生。
汪北稷先是谈到柴玲的声明,对于她表示站在基督徒的信仰角度去谈原谅邓小平,并为他们祷告,他表示自己不这样看。他从几个方面谈到六四主要责任人不值得被原谅。
保护善良惩治恶人 才是大善
他以美国为例,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带领盟军攻打法西斯,攻打日本帝国主义。美国虽然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但大部分国民是信仰基督教的,很多军人也信基督教。而六四的学运领袖熊炎是军中牧师。所以,并不是说信仰了基督教就不向法西斯发起进攻了。我无法想象美国参战后在欧洲和日本的战场上,士兵会因为信仰基督教而为他们祷告,放弃进攻,让那些凶手来反击。不可能!
他认为从宗教的角度讲,为保护善良的人而惩治作恶的人,就是行善。他说:“我们要追求一个大的善,追求一个君子之仁而不是妇人之仁。
独裁者并没有忏悔
对于邓小平的罪恶与柴玲的原谅,汪北稷进行如下的分析,他说:邓小平在六四之前做过政治上的迫害者的角色。反右运动就是他按照毛泽东的意思去做的,所以右派的问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在经济上他推动了中国的开放,在政治上他推动了中国的保守专制和独裁。


由于他的特性是维护毛泽东、维护独裁统治的,所以导致在六四的时候那么血腥的屠杀学生。虽然九二年继续推动经济上的改革,但他丝毫没有真正的对人民忏悔;虽然他在九二年有一些小的动作,如敲打江泽民不改革就下台;或经过传话多方证实,只要赵紫阳检讨了还可以出来做官。


但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一个屠杀人民的凶手。而且他选择的接班人江泽民也是一个凶手,由于他选择的江泽民给中国人民带来的那么大的灾难,中国领土流失、道德沦丧、贪官泛滥,还有对宗教如法轮功、基督教的打压,以及对藏人同胞的打击。我找不出理由来让我去原谅邓小平。
而柴玲作为六四的受难者,她过去做出一定的贡献,现在是一个基督徒,一个有信仰的人,有信仰的人之间应该是相互尊重相互关心的,宗教之间不应该是敌意或漠视。看看四川西部的信仰藏传佛教的喇嘛一个个的自焚,看着那么心酸那么难受,难道柴玲不去为他们祈祷,反而去为她的仇人邓小平祈祷。这样做情何以堪呢?
六四刽子手的后代还在掠夺中国人
汪北稷指出,除了邓小平本人、六四镇压学生的主要执行者李鹏,以及两人的后代,对中国的政治改良没有做出任何贡献。他说:“针对六四,赵紫阳的女儿王燕来还发出比较中肯的讲法。


而邓小平的子女23年来除了推卸责任,就是在邓小平的庇荫下获取钱财、获取权力。现在其子的好友俞正声还试图进入下一届的常委,也是他们家权力的延伸。一个继续获取中国人民财富和权力的邓小平的阴魂并没有散去。何以有原谅他的基础?
至于李鹏,他的女儿李小琳在中国两会上谈了的荒谬言论:叫人民不要有攀比的思想,说这就是幸福感,并说要建立每个老百姓的公民道德档案。一个屠杀人民凶手的孩子,含着银汤匙长大,获取人民的财富和权力的人,还大言不惭的说东道西。李鹏的一个儿子李小鹏还当上了副省长,也是在公然的抢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和权力。
中共接班人 人人都沾血
再看一个现在最典型的例子,中共无耻的镇压法轮功、无耻的掠夺钱财、无耻的镇压民营企业家和老百姓。不管是邓小平也好、李鹏也好,甚至王震、薄一波、李先念这些人:在六四时候都是一个集体的凶手团伙。他们临死都没有对中国人民对世界作出忏悔。


他们的接班人在他们的地下魔咒影响下,也没有对六四的死难者、六四的流亡学生,做任何道歉安抚谢罪。而其接班人江泽民对法轮大法犯下新的罪行,新的接班人胡锦涛对西藏犯下新的罪行。不断的在对中国人犯下新的罪行。
汪北稷表示无法理解柴玲“原谅”屠夫的想法。他表示:作为一个参加过八九六四的学运领袖柴玲女士,即便因为信仰了某种宗教,我也无法理解她会产生去原谅邓小平和李鹏,并为他们祈祷的想法。她应该是给中共的接班人压力,为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为西藏自焚的同胞去祈祷。
汪北稷说:“我得不到理由,总之我最后一句话是:原谅别人是一种力量,当我们现在人民的力量还处于弱势,强权的力量还在压制我们的时候,我们没有这个力量,没有这个资格去说原谅压迫我们的人。只有当人民的力量占到了上风,对他们做出公平的审判,不管他活着还是没有活着,都必须公正的审判,而不是像独裁者对付人民那么残暴和不仁。这就是最大的原谅。”
凶手应该受到审判 是国人的最大原谅
汪北稷认为,原谅不等于为他们祷告,而是应该让那些人受到审判。他说:“未来民主中国的人民能够公正审判中共这个集体和当权个人的罪行,这就是一个最大的原谅。


而不是中共还在镇压人民的时候去原谅他们。公开审判这些凶手,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去的,像埃及人审判穆巴拉克,那也是一种原谅。否则,就应该是以牙还牙、以命抵命,用他们残暴对待人民的方法对待他们。”
“平反”是错误说法
对于目前,甚嚣尘上的“平反六四”的说法,汪北稷认为加害者怎么能给受害者平反呢。他表示,平反的说法容易被人利用。我们可以允许一个杀人犯在23年后说我将对我23年前杀死的一个受害人平反?


这全世界没有这种讲法。但这却是中共惯用的伎俩。中共在76年慢慢结束文化大革命,对期间遭受迫害的人采取了平反昭雪的做法。但依旧毫不客气的对包括他们的遗孀、子女继续维持这个邪恶的统治。所以平反是他们自己语言。
他认为现在不存在平反不平反的问题,而是应该立刻解体中共,立刻公正、人道的清算这些罪行,避免社会进一步的伤痛和分裂甚至动荡甚至发生内战,这是当务之急。
他认为中共提平反,是抱着独裁体制想试一下政治的水温的卑劣行径。“他们就没有想到服从历史的要求解散这个政党,公开的起来清算共产党的罪行?现在战略上有一点丢车保帅,将23年的包袱先扔出来,然后将共产党的体制在中国再延续下去。所以提出来平反。谁有资格来为六四平反?明明是一个要解体的机构了,却出来主持公道?”
李旺阳的死 体现中共在六四问题上的血腥
对李旺阳的死,汪北稷则表示非常的痛心。他说这更反映出了中共在六四这个问题上非常的血腥残酷。
他说:“湖南这位斗士也反映出中共在六四这个问题上非常的血腥。抓捕了全国积极支持民主的人士,而且采取了各种各样的策略来迫害他们。包括对国际上呼声高、知名度大的民主人士采取放出去流亡;对国际上关注较少或没有关注到的,包括三位拿鸡蛋砸毛泽东像的和李旺阳先生等就采取了毫无人性的迫害。”
他呼吁应该更多的关注被中共迫害的人:“我对邵阳市工自联的李旺阳先生的迫害,对抢走李旺阳先生的遗体,我表示非常的愤怒愤慨。我希望所有的国际正义的人士和媒体要为李旺阳先生呼吁。


还有更多的李旺阳,还有更多的活着的在中国社会里面,过得很凄凉的六四民主人士,甚至还在监狱里的民主斗士,我们要关注他们。不要因为我们不了解,就忘记他们,我们要发动更多人去关心被中共迫害的人,包括我们的藏族同胞。”


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