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外媒: 中国媒体冲破禁忌 谈大饥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9

外媒: 中国媒体冲破禁忌 谈大饥荒

转发此新闻:

作者 小青
中国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人为造成的大饥荒曾导致数千万人死亡,但中国官方对这一饥荒的事实始终讳莫如深,不敢正面承认,也不许媒体报道。而更有以薄熙来为首的极左派官员学者和不知真相的民众企图抹杀大饥荒的事实,对所有揭露大饥荒的人进行打击和侮辱。
自从薄熙来事件后,中国舆论似乎出现某些宽松的迹象。南方人物周刊五月二十一日以“大饥荒”为封面公开报道和评论这一时期中国发生的灾难。法国世界报加拿大学者均注意到该周刊的新动向并及时给予报道。
61日的界报网站刊登一篇题为“中国一家周刊冲破60年代中国大饥荒禁忌”
承认事实对历史负责
报道指出,中国的大跃进和因此导致的大饥荒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中国的一家周刊终于冲破禁忌,敢于在其封面登出这样的大标题:1959-1961大饥荒,以及下面的两条十分说明问题的曲线。这是两条相交的曲线,一条曲线显示死亡率直线上升,另一条曲线为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跌落,跌至零以下。
该周刊写道,在历史面前最重要的是以负责任的态度承认事实。世界报指出,在中国某些领域,恪守职业道德,坚持说真话仍旧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无论这段历史已经遥远还是近在眼前,只要不符合官方宣传口径,媒体便不能妄自评论。
然而南方人物周刊却敢于冲破这一禁区,用了18页的篇幅报道了那些经历过大饥荒的幸存者的故事,其中包括于20111月,牛寨土生土长的年轻人牛犇在香港出版了《大饥荒口述实录》。在这部口述实录中,这名年轻人对话了当年在牛寨大队的38位老人,记录下了这个村庄五十多年前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片段。
墨写的谎言挡不住血写的事实
世界报指出,人物周刊属于中国南方报系,以其大胆敢言和进步的视角而著称。本期对五十年前事实真相的揭露,也是对二十世纪人类历史最大的悲剧之一的曝光引起了中国网民积极回应。有网民在微博中留言说,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中国的谎言还少吗?
还有网民说,是的,咱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曾经目睹了衣不蔽体的人们在饥饿之中水肿和死亡。自己还清晰的记得草根树皮的苦涩滋味。的确,那是不堪回首的年代。也有网民说,那些饿死的鬼魂还在中国上空游荡。也有网民指出,我们这一代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观和价值观,即使我们不得不对穿着“新衣”的皇帝鼓掌。
南方人物周刊编辑部可以说是国家和民族的良心。有读者竟还宣称要拿出证据,这本身就是良心甚少。我也是大饥荒的亲历者,尽管当时年龄不大,但是目睹过无辜者的尸体。墨写的谎言,挡不住血写的事实。大饥荒,是人祸,不是天灾。
人物周刊开始写道在历史面前,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诚实。对历史的态度,应该是只对历史负责,一切意识形态的偏见都应该靠后。世界报指出,人物周刊的首先报道的是河南信阳地区的农民吴永宽(译音)。1959年时,他仅15岁,今年已经68岁了。
当年吴姓农民的父亲就因饥饿而死亡。2004年吴先生在他的村庄竖立了一个纪念碑,将所有当年饿死的人的名字刻在碑上。当时官方的说法是自然灾害,但事实上谁都知道那是一场人为制造的灾难。很多人为了讨好上级,讨好毛泽东,虚报农业产量。此前的大跃进更使农业生产全部停顿,导致饥荒发生。很多人因说了真话而遭到灭顶之灾。
“永远不可再回到那体制”
1959年至1961年期间由于全国疯狂搞总路线.大跃进运动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导致全国性的粮食短缺和饥荒。民间对大饥荒的纪念、追问和研究,一直没有停止。前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的惊世之作《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真实地再现了大饥荒这段惨绝人寰的痛史。
书中确认从1958年到1962年期间(没有天灾),饿死人数加上因饥饿而少出生人数共计为7,600万人。人民日报社上海分社副社长李泓冰也表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给历史整容,弱智了后人。她公开发表文章《请让孩子拜读饿死人的家丑》,文章还说“别拉着13亿人陪葬”。
关于这一惨绝人寰的大悲剧。长期以来,我们所接受的只是“三年自然灾害”、“三年困难时期”和“苏联逼债”等等片面的说词.连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在19621月中共党内七千人大会上所说的:三年大饥荒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样折衷的言论,在主流媒体上也少有提及.
《南方人物周刊》的文章直指“当时,中国实行极端计划经济,配以现在很难理解的直接起了破坏作用的政策措施。那时农村和农民高度集体化,破坏了土地生产力,极为低下的产出再由国家统一调配。”商品市场已经取缔,农民的劳动几乎换不回商品。当他们没有饭吃的时候,户籍管制使他们离不开规定的土地,离开了找不到饭吃,所以,逃荒也没有活路......
“我们必须回到那个我们已经告别的年代,直面惨痛的警示:永远不可回到那样的体制。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无辜的牺牲者。”
中国终于肯面对黑暗的过去?
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刊登了马克基农Mark Mackinnon的文章“中国终于肯面对其黑暗的过去?”文章指出,中国是一个崇尚纪念的国家。大到纪念南京大屠杀,小到纪念 自来水的益处,这个国家到处都点缀着那些数不清的纪念碑与纪念馆。
但是你找不到国家建的,纪念成百上千万在毛泽东大跃进中死去人们的纪念碑或纪念馆。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人犯下的罪行(在中国)却被广泛的知晓,媒体上也一直有相关的讨论,而有关统治着中国的共产党(罪行)的讨论仍是禁区。
上周一,《南方人物周刊》的读者们惊讶的发现该杂志的封面标题用加粗的大字写着“大饥荒”,下面配着一个图表,说明了那段可怕的时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大幅跌落。期刊内有18页深度的报道,包括大饥荒受难者们的黑白照片,还有农民们收集树叶和树皮的图片。《南方人物周刊》的这篇社论写道,“大饥荒这样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灾难没有正式记载和合理解释”。
《南方人物周刊》写道,如果大饥荒允许被遗忘,我们会被后人所鄙视。与这些不同寻常的话语一样不寻常的是通常有如闪电般迅速的中国审查机构的反应,这次他们没有做任何事。这有些挑战(当局)意味的周刊被送到76万订阅者的手中(像这样有意踩踏政治敏感禁区的出版物没有被加以任何阻拦,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
在中国严控的媒体世界,这样的主题被报导不可能是一个偶然事件;这其后有着政治上支持。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人想让这段被中共略去的历史从新被提起,而这恰好在以胡温为首的这一界政治局将要把权力移交给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为首的下一界的权力交接敏感时期发生的。
薄熙来倒台为民主开了一扇门
这期杂志的出版也恰好处在薄熙来引发的中共内部政治丑闻之时,薄熙来是一个经济上崇尚左翼理论,又公开怀念中共过去历史情怀的人物。薄熙来的后台周永康据报导也在接受调查。
如今正在上演的剧目为中国的民主开了一扇门,比如民主派的温家宝极力强调中国极需政治开放(值得注意的是,在广东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有党中央政治局内自由主义追求者汪洋做后盾。“现在我们可以追寻这场灾难的真相”,该刊的编辑说,“我们必须……面对这沉痛的教训:再也不要回到那个体制中去。让我们永远记着为此牺牲的人们。”)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官方对待有关这些文章讨论的容忍,上千上万的中国网民讨论这段历史,分享他们的记忆,并且都质疑为何这些事实长久以来都不为人所知。“大饥荒那段时间我仍然记忆犹新,吃野草,剥树皮,每隔几天吃上一小口稀粥都是幸福的。我的母亲饿得浑身水肿到无法睁眼。这些都是我经历的事实。” 一位四川省网民在搜狐网发帖如是说。截止到周一,这条消息已经有将近3000条回复,其中包括很多有关饥荒和惨状的个人故事。
“如果你想崇拜毛泽东,你应该听一听事实,看看他对中国人到底做了什么!”一位湖北网民这样写道。
无法查询有多少回复被管理员删除。尽管仍有少部分网民继续维护毛,并质疑死亡的人数,但是这种辩论存在的本身就是异乎寻常的。
我从两位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那里得到一种解释:提及大跃进中的大饥荒也许会最终引发对文化大革命的讨论,习近平这一代正是成长于那样凶残的政治环境之中的。(温家宝曾预示着薄熙来的倒台,温曾警告薄熙来在重庆的做法有复辟文革的可能。
而这之后,可能会引发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以坦克和武力镇压的六四民主运动这一禁闻的最大讨论。)这是一个中共领导层至今也不愿面对的讨论。23年前,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是镇压六四的头目之一。他还在党内对支持学生的党员进行大清洗,这其中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也许这才是真正被曝光的历史。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