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张博树:两岸问题迟迟无解的原因是大陆一党专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6

张博树:两岸问题迟迟无解的原因是大陆一党专权

转发此新闻:

作者 瑞迪
上一期时事观察专栏节目为您采访了目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的中国著名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介绍他在《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中阐述的中国未来宪政体制构想。张博树也在他的这本书著中专门阐述了他对台海两岸未来关系发展的设想,提出在中国大陆走上宪政民主道路后,在不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历史,也不否认中华民国的存在现实的基础上,建立一个中华第三共和国:

台湾人民不可能接受大陆的一党专权体制
张博树:两岸问题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今后必须要面对。今天,两岸问题为什么迟迟不能解决?我的分析是,最核心的是,中国大陆现存的一党专权政治体制决定了台湾两千万人民不可能接受。台湾过去曾经也是国民党的威权体制,但是,台湾已经向前走了,已经实现了民主化。虽然说今天台湾的民主还不是非常成熟,但是,那里已经形成了民主转型以后的巩固的局面,正一步步地使台湾的民主体制成熟化。现在让台湾反过头来接受大陆这样的体制,这是不可能的。我想,不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或是台湾其他的什么党,或者台湾的地方百姓,都是如此。
法广:这也就是您在书中阐述的观点:没有中国大陆的宪政改革,无论是国民党的两岸政策(不统不独,重经贸,轻政治),还是民进党的两岸政策(倾向台湾独立于对岸)都没有出路。可否解释一下?
张博树:这两种政策都是临时性的,都是暂时的。我在《宪政改革报告》的第10个分报告里,做了一些专门的分析。
没有宪政改革,大陆可能会以经贸统战影响台湾
法广:但是,国民党重新掌握政权以后,两岸关系非常明显和缓。怎么看未来的发展?能不能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呢?
张博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从现象来看,国民党执掌政权以后,两岸经贸联系这些年的确有了很大发展,包括前两年签定的ECFA协议,两岸之间人员的往来也比过去增加很多。如果从经济发展角度来讲,这当然是好事,不是坏事。但是,我们要看到这个现象的背后,还隐藏着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当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变化,台湾和大陆加强经贸往来,就有可能造成中国大陆当权者采用经济手段,或者叫经济统战的方式,来影响台湾,来影响台湾岛内的政治。从我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包括最近几次台湾大选,其实大陆方面都在以某种方式发挥影响。大陆的共产党希望国民党继续当政,不希望民进党当政,他大概觉得国民党是一个更好打交道的对手。国民党鉴于岛内两党之间的竞争,他能打的牌大概也就是大陆的经贸牌。所以,他在这方面这些年的确也做了很多事。还是那句话,两岸发展经贸联系本来是好事。但是,如果我们考虑政治因素,这其中包含着一种危险,就是大陆可能打经济统战这张牌,影响岛内政治,甚至促成岛内民主化的某种更复杂的局面、甚至某种逆转的局面,这些都不是不可能的。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持一种非常冷峻的、甚至非常担忧的心情。
民进党的台湾独立主张包含反独裁意识
法广:您在书里提到即时民进党希望台湾独立,但是,在大陆没有宪政民主的前提下,这种台湾独立的道路也是行不通的。
张博树:民进党的观点,我在书中是这样评价的。作为一个从民间起家的反对党,民进党在争取台湾民主、自由这些方面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他们创造的经验也值得未来的大陆民间反对派参考。在两岸政策方面,民进党过去一直主张台独,觉得中国是另外一个国家,在民进党内的决议文件中基本上可以看出这样的态度。我对民进党有这样的批评:这种做法(独立)一些一厢情愿,因为,事实上,两岸方方面面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密,民进党已经不可能无视大陆的存在。换句话说,如果大陆仍然是现在这样的体制,台湾想独立是不可能的。2005年,大陆曾经发布了一个“反分裂国家法”,实际上就是针对民进党台独倾向。就是说,如果大陆仍然是今天这样的体制,共产党不可能真的允许台湾独立,但这不是从国家统一的角度考虑,而是,即便从共产党自身在大陆的执政地位和统治来讲,他也不能允许台湾独立,因为,这样,他执政的合法性会受到怀疑,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大概也不答应。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假设中国大陆的民主转型能够成功地启动、乃至最后完成的话,这个时候,台湾是不是还一定有独立的必要,这一点我抱怀疑态度。因为,从民进党历史上诉诸台湾独立的想法和要求,他的前提有两个:第一,他认为国民党是外来政权,第二,他还认为国民党是独裁政权。当时,国民党确实是独裁政权,那么民进党主张的台湾独立包含着反独裁、反专制的意思。还有,民进党之所以现在不愿意和大陆产生更紧密的政治上的联系,也是觉得大陆独裁,共产党独裁。按照这样的逻辑来思考,假如未来中国大陆成功地启动宪政转型,那么,台湾,民进党也好,其他党也好,是否还有必要要坚持台湾独立。
我个人还是主张两岸最终应该走到一起,这对我们这个民族、对大中华共同体,我认为是有好处的。中国未来的趋势、世界未来的趋势,其实都是一步步走向整合。大陆与台湾本来是同文同种,在历史上其实是一体,只是因为上个世纪国共内战造成了两岸分治的现实。面对这个现实,我在书里提出的一个答案就是,所有前提是中国大陆的宪政改革一定要启动,建设一个民主宪政的一个体制,这样,两岸之间就有了在政治上进一步谈判的基础。这个时候,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我想,在他们和大陆谈判的时候,都会好办得多。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