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姜维平:李俊回家 能判刑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8

姜维平:李俊回家 能判刑吗?

转发此新闻:

自从重庆民企老板李俊20101023日流亡海外,至今光阴磋砣,已近两年,此间中国发生了重大历史事件,“唱红打黑”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眼球的薄熙来,一夜间成了阶下囚,像一道流星划天而过,给国人留下诸多思考;
而李俊用跑路的脚写下的文字,不仅揭示了重庆打黑的惊人内幕,而且预示了先富阶层纷纷移民海外,大量资金外逃的前景,这或许也是中南海高层下决心力阻薄熙来极左势力,着手解决薄熙来贪腐与枉法罪行的原因之一;
无疑地,以前拥有45亿元,从来不想出名的李俊,现在成了新闻人物,他标志着政府对民企私有财产的态度,也牵连着许多为民企打工养家糊口者的命运,也扯动着移民海外的众多老板的心灵;
此案如此地敏感和聚焦,却被重庆媒体惊人的沉默所遮掩,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既便是张德江接替了薄熙来,何挺取代了王立军,李俊的通缉令也没撤销,他似乎前进无望,后退无路,怎么回事?怎么办?
重庆消息人士说,李俊家人被判刑31人之后,又有四人从外地陆续返回家乡投案自首,被公安取保候审,其中有左衡,李显峰,张子汉等,又是侄子,又是司机的,说满门抄斩严重夸张了一点,说株联九族恰如其份,打开判决书看看所谓的罪状,就知道薄熙来当政时,给民企老板的头上戴一顶巨大的黑帽子;
再抢走他们多年累积的钱财,以弥补官方财政的亏空,易如翻掌,是多么可怕。奇怪的是,薄熙来被双规,谷开来被刑拘,王立军自投法网,这些策划了“唱红打黑”的阴谋家,野心家已失去了自由;
但被判刑的无辜者还在狱中,李俊还在逃亡和隐藏,薄熙来的死党,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健铭还大权在握,臭名昭著的沙坪坝区公安局“091专案组”还在活动,据说,613日还要开庭审理李显峰案,他能不能判刑,判多少年,还不知道。
这使我想起读辽宁大学历史系的故事,宁梦臣老师讲汉朝历史,谈及汉孝文帝,他当政时刑罚很重,有一个官员被拘押带往外地流放,小女不忍心其父蒙冤,一路伴行,还给皇帝写信求情,汉孝文帝读了信说“朕甚怜之”。。。。。。下令放了他,也使小女欢呼雀跃,我想。
那时通讯手段极度落后,无法与今日可比,公民给皇帝写信还能收到,汉孝文帝还做了批示,现在行吗?当今官员称自己“三个代表”,却远不如古代皇帝,像李俊这个案子,黄奇帆在北大讲的涉黑“四个特征”一个也不够,重庆沙坪坝法院为什么还要加罪呢;
既便金龙玉凤娱乐城涉黄,也不过应由香港籍的外聘经理陈某某承担刑责,而他恰恰一点事没有,现在不知所踪,俊峰集团的老板却要被追逃,几十口的亲友却要蒙冤,如何解释呢?
原来,薄熙来,王立军“打黑”一切都是为了钱,如果不把他们包装成黑社会,就不能扣押其两个亿的现金,也不能罚没6000万,不能收缴罗淙信用卡上的1500万,更不能霸占他的香格里拉和龙凤云洲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总之,不拼凑虚构600多个黑社会,就没有借口抢钱买官和堵住政府财政亏损3000亿的大窟窿。
抢“大蛋糕”的目的昭然若揭,翻翻前几年重庆的报纸吧,全世界的人都“薄骗子”忽悠了,难怪他和赵本山情投意和啊。问题是,你张德江还没有醒悟吗?李俊回去,还会判刑吗?
官员们辩解说,不能干预司法,可是,薄熙来已经操控了法院,检察院,没有比他更大的官员,强压当地法院等部门,能认真复查和重新审理这些案件吗?蒙受冤屈的人不能获释,不能收回自己的财产,民企员工不能重新上班,社会能安定,民心能顺吗?
据重庆消息人士说,由于公安局专案组的王普,魏鑫等人还操控李俊的公司,名义上他侄子李占魁说了算,但财务,人事等项权力都由091的人实际上掌控,李占魁的父亲李修武还在狱中,李占魁为了救爸爸,不能不趋炎附势,对公安非法侵占民企财产的行为保持沉默,薄熙来,王立军倒了,但他的死党还在以评估审计等名义继续抢钱;
比如,评估行价是4万左右,他们搞了一个惊人的数字:85万,据说付了一部分,经我披露,另一部分没好意思按合同结清,我想,公安和评估的德玛公司是什么关系,有没有回扣?
有没有官商勾结,从中渔利的问题?由此念及六十年代毛泽东搞的“公私合营”,也是抢钱骗钱,但最起码报纸上还敢公开报道,如今重庆媒体对如此践踏法律的行为没有一点信息,只有像万盛那样闹大了才去解决,真不如汉孝文帝之万一。
由于资金控制在公安手里,他们不懂经济和经营,又不会替民企利益着想,花钱暗箱操作,使政府迫于舆论压力退回的一亿三千万元很快就花光了,连合作商的400万元工程款都支付不了,结果前几天得不到薪水的民工多人愤怒地冲进办公室和食堂,李占魁等俊峰企业集团高层管理人员吓跑了,100多个员工没地方吃饭,如同万盛民众闹事一样,这不都是政府官员薄熙来,王立军留下的“地雷”吗?
引爆了不怕,怕的是新任的官员只讲空话,不办实事,比如,万盛人的诉求是恢复原先的区划,翻过来满足他们不就完了吗?李俊的案子办错了,撤销通缉令,让他回家恢复自家的企业,该还的钱还,该放的人放,该查处的公安就抓,难道就那么难办吗?
这里的关键问题还是人,薄熙来的死党黄奇帆,李健铭等人还在位,他们一方面迅速跟风转向,先迷惑住上级;一方面暗中较劲,继续制造各种麻烦,说不定两次冲击俊峰集团的事件与“091专案组”有关呢,李健铭当了5年多沙坪坝区委书记,过去是建工集团老板,又当重庆国资委副主任,亦官亦商,薄熙来在位,阿谀奉承,多次被公开表扬;
薄熙来倒了,还有老同僚黄奇帆罩着,稳坐钓鱼台,区财政“唱红”唱出大窟窿,利用李俊的钱填补,他是黑白通吃,阳奉阴违,而区公检法司都玩于其股掌之中,张德江看在眼里,精力有限,胆怯谨慎,也对他及其黄奇帆奈何不得。何挺为了社会稳定,铲除了王立军留下的书法牌匾,却不敢查办更多他的余党,因为一旦形势动荡还得靠这些专政工具帮忙呢。
有消息说,投案自首的四个人,只有李显峰会开庭审判,是合议庭,还是简易庭,还没确定,不论怎样,与王立军时代总有一点区别,李俊的四哥公开指责091的人,他们还没敢公开打击报复,获释的李俊前妻还得到退回的一辆私家车,每月官方还给一点生活费,这就算张德江的德政吧;
也许,李显峰如何判决是一个风向标,如判无罪,就说明李修武等众多亲友有望平反,李俊就有信心回家;如判缓刑,就表明官方死不认错,想折中了事,薄熙来抢走的钱抢错了,现在花了,也不想还;如判实刑,就说明如今的重庆是换汤不换药,日后薄熙来埋下的地雷会逐步炸响,张德江的前程更不确定,政府粉碎了民企老板李俊的梦,别怨“敌对势力”利用他。
因此,李俊回家能否判刑,是无解的难题,但眼下,估计警方不会去抓他,上面有明显的分歧,回去了也不好判,官员由体制决定,换届前都在等和看,有的还等“薄骗子”翻身呢,我看李俊眼下做的事,一要吃饱睡好,保养身体,争取笑到最后;
二要学点英文,读点书报,别像以前光会点钞票,既使东山再起,财产回来,也得重新规划人生,留点吃饭的小钱,其它的都捐给教会,学校什么的,再别招灾了;
三要警惕薄熙来死党的暗算,薄瓜瓜等人有钱,防着点啊。特别是一人在外,孤独寂寞,对慕名来访的人要多加小心,总之,慢慢地等吧,“六四事件”等了23年,还没平反呢,李俊等了一年多,薄熙来,王立军就垮台了,够幸运的啦。调整好心态,好好地活着,一定有衣锦还乡,幸福的日子重又回来的一天。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