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刘逸明:“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 震撼人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0

刘逸明:“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 震撼人心

转发此新闻:


“六四”虽然过去了23周年,但是,时间并未冲淡民众对它的记忆,在很多人看来,“六四”是永恒的话题,在它未获平反的今天,尤其值得民众谈论和纪念。“六四”之后,异议声音仍然备受压制。中国的经济虽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社会并未因此而变得和谐,每年十万起以上的群体事件便是社会矛盾尖锐的反映。如今,经济发展的收益基本上被权贵阶层所占有,这使得不少人开始重新思考“六四”。

今年6月4日是“六四”23周年纪念日,跟往年一样,这一天对于中共当局而言,依然是敏感日期。其实,因为“六四”,不仅仅是6月4日这一天敏感,在这一天前后都属于敏感日期,所以“六四”带来的其实是一个敏感时段。

年年岁岁花相似,在“六四”尚未获得平反和官方以维稳为工作重心的今天,各地警方依然没有放松对各类敏感人士的控制。6月4日尚未到来,一大批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便被软禁在家,或者是被带走强制旅游,或者是被警告不得乱说乱动。最近这些天,神州大地可以说再度出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态势。

虽然坊间盛传现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几度呼吁为“六四”平反,但是,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今年6月4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上继续老调重弹,将“六四”淡化为一场政治风波,维护官方的已有结论。不仅如此,刘为民还借此机会为当局的执政效果涂脂抹粉,试图论证“六四”大屠杀的正确性。

因为“六四”话题敏感,所以“六四”一词就成为了敏感词,用百度搜索关键字“六四”,完全看不到一条跟“六四”有关的消息。在海外媒体和民间舆论高度关注“六四”的这段时间里,国内媒体上没有丝毫的相关消息发布。可见,当局在今天并没有为“六四”平反的打算,有关温家宝呼吁平反“六四”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空穴来风,即使确有其事,在保守势力主导的中共高层,平反“六四”在短时间内绝不可能走上议事日程。

偌大一个中国,在当局的权力管制范围内,除却香港,其他城市都没有纪念“六四”的自由。不过,虽然当局对各类敏感人士的监控一如既往,但是,在今年的贵阳、西安、北京等城市,却出现了民众公开拉横幅、喊口号纪念“六四”的景象。这在以前大概是不可想象的,一是因为敏感人士行动不自由,二是因为在敏感时段警方的控制会加强。在以往,想要纪念“六四”往往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今年的贵阳纪念活动却持续了两个小时。

继贵阳之后,各大城市的有关纪念活动如火如荼,有民众上街拉横幅和喊口号纪念,还有访民开演唱会纪念,绝食纪念的民众就更是数不胜数。而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则第六年发起“六四静思节”发起人征集活动,呼吁民众一起推动将6月4日定为国家的节日。虽然在今天这种设想的实现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当中国民主转型之后,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今年纪念“六四”看似空间比以往要大一些,但是,在纪念活动结束之后,参与者被警方纷纷秋后算账,可见,不是警方不想阻止民众纪念,而是因为没有料到纪念活动会比他们想象的早,或者是事情太多而无暇顾及,他们如果事先得知纪念者的动向,是肯定会想方设法阻止的。当然,可能还因为警察每年都要做同样的事情,估计有一部分警察对上面下发的这种维稳任务产生了厌恶感,所以纪念活动才能比较顺利地进行。

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此起彼伏的纪念“六四”活动可以说是震撼人心,因为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种景象能够出现,除了上述可能的原因之外,还跟参与者拥有比往年更大的勇气有关。因为参与这种活动,官方要打击报复参与者非常容易,随便滥用一下法律法规就可以拘留参与者十天半个月,如果是异议人士,还可以干脆拿之前的文章来定罪。

“六四”虽然过去了23周年,但是,时间并未冲淡民众对它的记忆,在很多人看来,“六四”是永恒的话题,在它未获平反的今天,尤其值得民众谈论和纪念。“六四”之后,异议声音仍然备受压制。中国的经济虽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社会并未因此而变得和谐,每年十万起以上的群体事件便是社会矛盾尖锐的反映。

在今天,中低收入者的生活压力异常强大,虽然不会像毛泽东时代那样缺衣少食,但是,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现实让很多人对当权者产生了不满。在以前,不少人都赞同当局对当年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认为镇压维护了社会稳定,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如今,经济发展的利益基本上被权贵阶层所占有,这使得不少人开始重新思考“六四”。

今天的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而且是积重难返,这显然跟“六四”大屠杀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当年民众的合理诉求没有得到当局的积极回应,才导致了之后腐败、人权、环境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跟“六四”前相比,今天的政治空气和社会空气显然要龌龊很多,这从薄熙来事件的黑幕以及小悦悦事件便可见一斑。

“六四”注定是很多人心目中永远的痛,只要一天不平反“六四”,这种痛感就会日益强烈。因为当局的舆论封锁,年轻一代知道“六四”的人原本并不多,但在互联网和翻墙软件日益普及的今天,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基本的“六四”真相,更多的人正在寻求“六四”真相。

极为诡异的是,在今年的6月4日,上海股市收盘下跌64.89点,而且上证股市开盘指数为2346.98,这在无神论者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们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人为操纵的结果。事实上,能操纵中国股市的只有中国政府,而中国政府不太可能会愿意操纵成这种结局。对于有神论者而言,这却是一种天意,暗示“六四”大屠杀的不得民心。

在香港,每年的6月4日晚间都会有成千上万的民众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内纪念“六四”,在前些年,曾出现过参与者逐年减少的迹象。而在今年,却盛况空前,共有18万人参与当晚的烛光晚会。不管是大陆的民众街头纪念“六四”还是香港民众在维园纪念“六四”的场景都震撼人心,让每一个期待“六四”平反的人感动。

实现宪政民主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不管中共当局如何压制民众,如何抹杀历史,汹涌的民意和世界潮流都必然导致中国的民主转型。等到实现民主转型之后,每年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或许又是人山人海,那场景一定比维园更为壮观。

民主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