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洪宽 朱建国: 党报高度赞誉胡温执政期 是否名副其实?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8

李洪宽 朱建国: 党报高度赞誉胡温执政期 是否名副其实?

转发此新闻: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日前以《黄金十年强国路》为题,将胡锦涛、温家宝执政的十年定调为“光荣绽放的十年”、“多难兴邦的十年”、“人字大写的十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旅美政治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以及深圳作家朱建国先生对此进行了讨论。

记者:“非常感谢二位参加我们今天的访谈节目。我们知道中共的十八大马上就要召开。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在这个时候发表文章赞誉胡锦涛和温家宝执政的十年为‘多难兴邦’的‘黄金十年’。我想首先请教一下在华府的李洪宽先生,您觉得《人民日报》的用意在哪里?”


李洪宽:“这当然是一种吹捧了,因为十八大召开的时候他们可以要给胡温这十年在政治上要有个最终的评价。当然《人民日报》现在还被胡温控制着,他们的第一任务就是拍马屁,怎么样把过去的十年当中 的问题压住,要在十八大之前把所谓的成绩和亮点拼命地放大并吹出来,想出来一个很好的词,四个字,类似于成语叫‘多难兴邦’,这实际上是一种吹捧术。”

记者:“刚才李洪宽先生提到《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对过去十年的很多问题都没有提到。我想请教一下朱建国先生,就您的观察,您觉得过去十年中国有哪些问题是比较凸显的呢?”

朱建国:“过去的十年最重要的就是政治的腐败了,挂改革的羊头,卖维稳的狗肉。就是在用维稳来偷换改革。自从他们上台起就打定了主意,改革是虚幻,是推诿。



维稳的背景也就是六月三号的新华社的特稿里他稍稍透露一点,就是胡锦涛上来以后就去了河北的西柏坡,在哪儿他已经感受到了这形势,这十年是一个矛盾的多发期。他从上台那一天起就抱定了他的最大目标就是不出乱子。


本来在江泽民时期改革已经倒退了很多,他决定在江的那个起点上还要再往后退。所以也就造就了这十年真正的红线就是维稳。但是令人奇怪的就是像今天《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里只字没有提维稳,这说明实际上胡温他们高层自己是非常心虚的,他们自知已经铸成大错。用维稳代替改革,现在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是大错。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出现了薄熙来这种政治局委员的高层人物涉及了杀人案件。这可以说中共九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它可以有腐败、可以有政变、可以有各种各样党内的丑闻。但是还从来没有政治局委员掉入这种刑事案件里去。那么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可以说应该是胡锦涛下罪己诏的时候。


就这一个事件可以说你十年来的功劳都没有了,都不存在了。你把党的形象,把党纪全部给毁掉了。他应该是向全国向全党道歉下罪己诏的时候。但是他们居然还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大言不惭地来歌功中国这十年是‘黄金十年’。”

记者:“刚才朱建国说中国真的十年是挂着改革的羊头,再买维稳的狗肉。那我不知道李洪宽您是怎么看怎么评价中国这十年的?”

李洪宽:“如果从政治层面看,这十年没有进步。在政治控制上、政治压迫上反而有倒退;在经济上确实有进步。但是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社会公正问题没有解决。最极端的一个表现就是薄熙来案件,这个案件也是一个检测中国司法是不是能够给公众一个合理合法的交代,这也是个试金石。



我们对他都不表示乐观。他们不是强调多难兴邦吗?所谓兴邦就是我们兴旺了,我们现在盛世了,虽然有很多磨难,他想这么归纳。但是真正的实情是这些磨难,这些危险因素已经把中国经济推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


比如现在房子非常贵,绝大多数老百姓没办法看病,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孩子没有办法到一个好学校去念书。这个问题是所有老百姓都在思考且痛苦的事情,他们找不到答案,看不到光明。这是中国共产党应该认真反思而尽力回避的。”

记者:“我们知道十八大马上就要召开,今年是中共的换届年,请问请教一下朱建国先生,对今后的十年您有没有预测呢?”

朱建国:“我想新一届的人上来以后,他会有所调整。因为他们也已经应该能够看到,这十年的代价。就刚才李洪宽先生说了,这十年他唯一做的就是一个表面的经济的形象工程。弄了个世界经济老二,但是这个世界经济老二是真的吗?打个比方它是两个透支得来的。



一个透支是环境大污染的大透支,现在的经济发展,我们全国的土地全部都被污染了,这是官方公布的。再有现在的食品安全,全国进入了互毒时代,各个行业都是互相制假,互毒了。所以这就是一个道德的透支。


一个环境的透支,一个道德的透支,在这两个透支下面混了一点表面的经济的发展。像习近平他毕竟当过知青,当过大队的干部,是从基层一步一步上来。我想他可能会在这方面比胡锦涛要有所收敛,有所调整。但是即使他有所调整,有所收敛,但是这个败局已经造成了,他无力回天。


官和民之间没有信任,行业和行业之间,商家和顾客之间也没有信任了,这种信誉你在未来的十年不可能把它重新培养起来。毁坏你可以在十年之内把它毁掉,但是要建立这种信誉可能要二十年、三十年,你建立不起来。所以未来的十年我想是中国非常不明朗。

回报: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旅美政治评论人士李洪宽先生以及深圳作家朱建国先生,对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黄金十年强国路》进行的讨论。

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