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廖亦武《中国底层访谈录》获波兰报道文学奖(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9

廖亦武《中国底层访谈录》获波兰报道文学奖(图)

转发此新闻:


因为六四后的报告文学《中国底层访谈录》获得欧洲最重要的波兰卡普钦斯基报道文学奖的廖亦武先生强调,一个作家,为中国底层的每一个人的人权和自由发出呼吁和支持,是他最根本的责任。


廖亦武先生在德国演讲中朗诵六四悲歌


以二零零七年去世的波兰文学家卡普钦斯基命名的波兰报道文学奖,在欧洲是重要的报道文学奖。记者获悉,六四前,去年逃亡到德国进行创作交流的中国作家廖亦武先生,因为他六四后的作品《中国底层访谈录》而获得了该奖。为此,在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的时候,记者采访了廖亦武先生。

廖亦武先生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个卡普钦斯基报道文学奖是报道文学方面的最高奖。它是从七十二本的世界各地的报道文学当中,最后一路筛选,筛选到十个作家,十个又筛选出五位,最后是我夺冠。”

在卡普钦斯基奖的颁奖词中高度评价了廖亦武先生的工作,认为没有他的工作很多小人物的命运和声音世界永远不会注意到,李必丰先生也是这本书记述的一个人



廖亦武先生在获奖辞中再次为他的第三次被捕进行了呼吁。“夺冠,然后呢,我当时做了一篇演讲,‘为他人的自由而写’,这篇演讲我主要就是讲述了李必丰先生的经历。

李必丰原来和我因为六四而被关在一起。我在这篇演讲中主要讲了李必丰的两次越境,追求自由的经历。一次越境是天安门大屠杀后他的逃跑,他逃到缅甸,但是被中共支持的缅甸人民军逮住,逮住后被送回来。



送回来的时候,有八个边防军编成纵队,岔开腿让他钻过去。钻过去后又把他当作足球踢来踢去,有一脚踢得特别狠,就把他腮帮子的骨头踢裂了,后来慢慢愈合,他的脸始终是一边大一边小。”

廖亦武先生不仅在获奖辞中继续为书中的小人物呼吁,而且发起了为李必丰的自由签名活动。关于这个签名活动,他说,“我这次再次注意到,我这个签名大多数是西方人在签名,很多中国人直到现在还只是注意到已经在聚光灯下曝光过度的一些事件,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出来为李必丰说话。但是中国的命运往往不是这样,往往是一些突发的事情,也就是一些小蚂蚁造成的事件造成整个国家的坍塌。”

为此,廖亦武先生再次强调,为中国底层的每一个人的人权和自由发出呼吁和支持是作家和知识分子最根本的责任。



他说,“那些坐牢的人最害怕的是他们为之奋斗的正义的事业被人们所忘记。因为坐牢和付出的代价都能够忍受,最不能够忍受的是,坐牢付出的代价又被人们遗忘和忽视。但是大多数人被遗忘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你不为这些小蚂蚁呼吁,不为任何一个人的自由呼吁,那要我们这些作家和知识分子干什么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