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东师古村打手撤走 母亲嘱陈光诚莫回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9

东师古村打手撤走 母亲嘱陈光诚莫回家

转发此新闻:


陈光诚的母亲在山东东师古村
68日,将近两年来,记者首次得以进入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家乡东师古村。
陈光诚因为反对强迫堕胎和结扎,被山东当局监禁4年,2010年出狱后一直被软禁在山东东师古村的家中。希望看望他的支持者以及试图采访他的记者都在村外被打手粗暴赶走。今年4月底,陈光诚终于从老家逃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在美国和中国激烈谈判后,陈光诚在5月来到美国留学,他获得纽约大学法学院一年的奖学金。
上星期六,陈光诚家周围的监视器和看守出人意料地撤走了。一些村民对进村的记者说,他们觉得“解放了”。可是他的家人和一些村民的恐惧感仍然挥之不去。
陈光诚在美国表示,希望有一天回到中国,可是他的母亲王金香叮嘱他不要回家。
在美联社拍摄的录像中,王金香说:“回来做什么?! 你看这都7年了,吃不上,喝不成,腿都走不动了,在家关的......
王金香还说,希望有一天到美国去看望陈光诚。
在美联社于东师古村拍摄的录像中,陈光诚的哥哥陈光福描述了陈光诚逃出软禁的过程。
他说:“他从这个房子里面出来以后, 就快速地躲在这边,然后翻过第一道墙。他下来确实有些困难,因为这个高度大概有4米多......以前,我相信肯定是地方为了即得利益,做出一些不法行为,现在中央纠正了地方上错误的做法。”
可是,东师古村的村民仍然害怕当地政府官员和那些监视陈光诚的打手,很多打手是本地农民,他们曾经每天领取100元人民币的酬劳来监视陈光诚。虽然监视活动表明上已经停止,可是仍然有一群人来驱赶记者。他们开着车来,车的牌照被遮起来,他们自称是来帮助发展当地经济的。VOA

----------------
陈光诚村庄岗哨撤离 但恐惧依存
BBC



陈光诚家乡

2011年BBC记者去探望陈光诚遭到保安阻拦
在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家乡山东临沂东师古村,曾经围在陈光诚家和村中的岗哨撤离了,那些监控的设备也拆除了。但村民们的恐惧并没有消失。
美联社的记者周五在当地看到,虽然陈光诚六个星期以前就逃离了村庄,人现在已经在纽约,但村民们只敢小声地提到他的名字。他们不愿意谈论陈光诚和家人在长达19个月的非法监禁中遭受的残暴对待,更不愿意谈及那些也许仍住在附近的施虐者。
就在过去一个周末,陈光诚家四周的监视摄像机卸除了,原来村口供站岗的人居住、阻挡前来探望陈光诚的人的那两间屋子被拆掉了,堆放的垃圾也被清理了。一切都发生的如此突然,也没有任何解释。整个村子的气氛仍不自然。


一位年长的刘姓村民对记者说,政府花那么大笔钱看守这么一个盲人。但当问及那些政府雇来的看守人员时,姓刘的村民说他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另一位村民拒绝回答关于原来村中雇来的岗哨的情况。他用手指指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刀割脖子的手势--谈论村中对陈光诚的看管仍是个禁忌。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说,一切“好像都蒸发了。”
村里两名妇女对记者说没有了岗哨和严密的监视装置她们很高兴。但一看到四个当地官员走过来,马上便散开了。
陈光诚的家人近两年来第一次在村里接待了到访的记者。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领记者看了陈光诚被软禁的家和他逃跑的路径。
现在仍在陈光诚家中的只有他78岁的老母亲。
她担心陈光诚在美国的生活也非常想念他,但她说不要回来。BBC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