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剖析习近平的政治伦理道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0

剖析习近平的政治伦理道德

转发此新闻:


  社会的公平、正义、不能靠官僚集团来进行。这是中国传统社会周期兴亡的根源,不用多说大家都明白。因此,真正的还是要靠社会、文化、价值观的进一步提高。也许,这就是习近平为何老生常谈马克思主义的缘故。
  
  对于中共来说,他们上台专权之前,其实是一个左的进步形象,是对社会不公的强有力的反抗者。是弱势群体,穷苦人的救星。



  可以说,这其实是中共的一种内在的政治伦理道德观念。

  比如,对于地主恶霸和国民党当局的权贵,中共认为是当时社会不公的根源。虽然中共改革开放后,不再强调阶级斗争,要搞和谐社会、不折腾,闷声发大财。但实质上,这种政治伦理道德的思路没变。


  其实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其实就很符合中共许多人士的前述的内心诉求。但是,因为要利用政治运动和权力暴力来维护和寻求社会公平,如同中国古人所说的,不过是以暴制暴,甚至是用更大的更多的恶去试图取消别的恶。


  这一点,西方当年的法西斯运动也是这样的问题,比如墨索里尼打击西西里岛的黑手党组织,恐怕可以看做是薄熙来的重庆做法的导师了。因此,这是中共内部的政治伦理,和实践的自相矛盾的问题。


  一方面,中共声称(我们也许可以相信,他们之中确实有一些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是要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的,但一方面,实践中的共产主义运动,都造成了反文化,反社会,反人性的更残暴,野蛮,蒙昧的社会悲剧。



     因此,今天的中共实际上被国际和老百姓看做是了极权、残暴、蛮不讲理和社会不公的根源。这也是很多中国人越来越追求人权和西方价值观的根源。

  无论是邓小平,还是习近平,我判断他们都是一路人,内心都在捍卫中共的那种政治道德伦理观——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因此,至少从他个人的内心诉求上,是不会搞西方民主模式的。



    也不会搞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体制的。因为他恐怕会担心,如果资本家们崛起,会不会带来社会更多的不平等。对贫富不均问题的敏感,事实上,是中国社会长期来都存在的。


    而且,事实上,中国也确实存在为富不仁的现象。问题在那?为何和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进步性不同呢?其实就是因为,西方社会的基督教价值观可以弥补资本主义商品社会所带来的对人和生存、尊严、自由的破坏

     因此,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很多都转型到的了福利社会——比如北欧国家。他们人民的生存条件和政治环境,恐怕比中国,北韩这样的国家更符合社会主义的理想。
  

    当然,我们知道,这样的做法,比如国进民退,消弱民间资本,掠夺民间财富,党的集团垄断控制市场和文化、政治、经济的主体。事实上,为腐败,不公制造了更多的空间和环境。就是说,在中共政治伦理道德,和他们的政治实践之间,存在一个难以超越的鸿沟。是互相冲突的。

  对于习近平,我认为他是不具备西方民主和价值观的。他和邓小平一样,试图用党的强力和政治经济军事垄断,去试图实现社会的平等和公正。就是说,他们这些人其实还早捍卫自己内心的所谓共产主义的那种道德正义感。


  本质上,中共这样的人道德上其实是不坏的,但他们往往会干坏事——因为他们的道德和实践方法往往是互相矛盾的。


  其实,在中共历史上,唯一给中共找到出路的是赵紫阳。赵紫阳本身比胡耀邦更有远见卓识,也因此更被邓小平不能容忍。


  如果赵紫阳当年改革成功,可能中共已经转型到台湾国民党蒋经国改革的模式了。因此,中共如要在自身的道德伦理和社会政治实践上进行统一、进行改良,那恐怕还是要多审视赵紫阳当年的做法。


  而事实上,经过了六四的悲剧,和社会长期的精神痛苦,中共今年在广东搞的改革尝试,其实不过是赵紫阳当年思路的阉割版。比如小政府大社会,社会公民自治,其实不过是赵紫阳先生提到过的需要改良的地方和做法。


  当年赵紫阳取缔政法委,然而,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时代政法委卷土重来,维稳的名义下是制造了更多的社会罪恶和司法不公。老百姓已经普遍的把中共的司法看做是黑社会和流氓做派。


  今天中共面临的很多问题,当年赵紫阳都已经预见,并且已经试图改进和消除。对于中共内部那些理想主义者,我们也许可以相信他们的道德良知,但无法信任他们的做法。


  对于习近平来说,要如何在共产主义道德诉求和社会实践的矛盾之间,找到根本的解决办法,恐怕还是要退一步到赵紫阳的思路上。或者进一步扩展汪洋和深圳公民社会的建设。当然,本质上这是一码事。


  社会的公平、正义、不能靠官僚集团来进行。这是中国传统社会周期兴亡的根源,不用多说大家都明白。因此,真正的还是要靠社会、文化、价值观的进一步提高。也许,这就是习近平为何老生常谈马克思主义的缘故。


  但习近平们应该看到,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个自相矛盾的,他的对社会的进步诉求,是以对社会的破坏为实践方法的,根本是南辕北辙。



    因此,社会文化,价值观的进步,恐怕还是要开放文化体制,新闻舆论。对社会自治组织的放开和积极扶持,才能够思想的,拔苗助长,搞运动,搞肃反、批斗人、大跃进,下过乡的习近平恐怕知道这些苦头和荒谬。

  中共完全应该提起江泽民的那句话,以德治国,与时俱进。过去的,证明了不符合社会发展的东西,思想,价值观和做法,要放弃和彻底否定。


  100多年前的那个德国人的思想,今天是不是仍旧有进步性和可实践性呢?中共也不应该在意识形态领域在继续闭门造车,固步自封了。要广泛的在当代的科学,技术,文化里吸收,也更应该发掘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精髓。


  如果说,西方社会的发展进步,主要是从古埃及,古希腊,包括后来形成的基督教价值观里得到的人文支撑,那么,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恐怕也要考虑,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进步的东西。特别是和古希腊相比美的先秦时代的文化。包括盛唐时代的文化,文景之治时代的文化。


  中共要作为人民的公仆,要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特别是是要积极的扶持和理解人民的合理诉求和体制,文化等领域的原创性。还要如同胡锦涛那样要做老百姓的父母官,那都已经老掉牙了,已经很落后了。


  所以,习近平重提马克思主义道德,其实说明他这个人品质还不坏,但就看他的头脑够不够用了。


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