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余杰: 焚烧红旗 为旺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3

余杰: 焚烧红旗 为旺阳

转发此新闻:


两万五千香港市民上街抗议,包围中共在香港之巢穴中联办大楼,为的却是一位原与香港毫无关系的内地平民李旺阳。
无论权势熏天的港督或特首,无论富可敌国的富豪,谁能像寃屈而死的六四铁汉李旺阳,牵动无数港人的心?这座城市的可爱与可贵,不禁让我肃然起敬。
据我所知,这是香港市民第一次在中联办门口焚烧中共钦定之国旗。在我看来,这是香港民主运动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转捩点。迈出这一步,与没有迈出这一步,有根本性的差别。
此举象征着香港民众与中共之决裂。从此,香港市民不再上访、不再鸣寃、不再进谏、不再对中共暴政抱有一丝希望。
此前,深受六四屠杀刺激的香港人,虽然将反共当作自我保护的本能,却长期受制于「爱国」的紧箍咒,束手束脚,如履薄冰,不敢捅破「中华人民共和国乃伪中国」这层薄薄的窗户纸。
大概因为香港人在心态上有一种自我矮化的自卑感,生怕稍有不慎,便被同胞指摘为「不爱国」,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大罪。
如今,香港人终于意识到:要做真正的爱国者,反共乃是必须迈出的第一步。焚烧沾满国人鲜血的五星红旗,就好像当年反抗希特勒的义士们焚烧纳粹的旗帜一样,乃是爱国的义举。
国人当爱的,是那个辛亥革命先烈们创建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而不是作为颠覆者的中共打造的那个残民以逞的「中共独裁国」。
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多年,谎言与暴力齐飞,天怒并人怨一色,二十三年前邓小平命令士兵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二十三年后胡锦涛又命令国保谋杀本已气若游丝的李旺阳,如此暴政,不得不反;如此暴君,不得不抗!
所以,焚烧红旗,只是开端,而非将结束。正如孟子所言:独夫民贼,人人得而诛之!正如加尔文所言:反抗暴君与暴政,乃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基本权利。
在两万五千港人的映衬之下,候任特首之「梁心」,非良心,乃黑心也;候任特首之本性,非人性,乃党性也。
七月一日,梁振英必定能从胡锦涛那里获得一枚轻如鸿毛的官印,却不能从香港市民那里获得重如泰山的授权。因为授权给梁振英的胡锦涛,他本人的权力就不是选民所赋予的。
李旺阳英魂不散,胡锦涛、梁振英等将杯弓蛇影,夜不成寐。
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