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近百人强拆打伤三住户 福州维权村民被毒针致死(视频,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6

北京近百人强拆打伤三住户 福州维权村民被毒针致死(视频,图)

转发此新闻:

北京市崇文区居民李秀云家本周三突遭近百名拆迁人员闯入、强拆房屋,全家三人被殴打,一人被打昏。此外,福州市有村民向本台反映,当地一位维权村民被人陷害、注射毒针死亡。
图片:本周北京再发生暴力强拆事件。(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北京崇文区一户居民遭强拆,业主被殴打。(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本台曾多次报道的崇文区已故老人刘凤池家在磁器口东一巷的住房,今年3月以来,拆迁方多次骚扰,在设围墙及装铁门之后,周三遭强拆。

抵抗强拆的刘凤池遗孀李秀云一家三口被打伤,她周五告诉本台,当时没有人向她出示任何拆迁手续。

“早上九点多钟来了有六七十个人,新世界(香港地产商)雇的那群打手,直接上挖机,把我按在地上,另一边开始拆房子,两个孩子被按在院子里打,他们是跳墙进院子打人,把孩子打得两颗牙齿都掉了,脑袋、耳朵缝好几针。我说你拿出东西来,你这样拆就不行,有人说是政府行为,可谁是政府的人,没有人站出来。”

她说,期间向警方求助。

“报110经四十多分钟之后才到,都看着拆房,警察说拆迁不管,我说不是拆迁,拆迁应有正常手续。”

李秀云说,2002年当局以危房改造的名义开始拆迁,刘凤池夫妇拒绝掠夺式拆迁,但仍难逃强拆。至此,一度拥有一百多间祖房的已故刘风池老人家的大部分房屋,在十年间,被拆得所剩无几。

李秀云的儿子刘云歌提供的视频显示,他被来人打倒在地,血流满面,手中紧紧握着照相机。

他对记者说,当时全家被锁在铁门内,无法出去,外人看不到被打过程。

“他们就开始拆房,说政府昨天开会了,上边指示要拆你们家房,我和妹妹在院子里边,我母亲腰伤了,我妹后背也搓伤,我拦着他们,就被打成这样。”
记者:来了多少人?

回答:七八十人,后面的正房没拆,前面的房拆了。

在旧城改造的背景下,房地产已成中国最具暴力的行业,而克扣拆迁补偿,则是官员积累财富的手段。

北京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村村民张淑凤因拒绝搬迁,受到各种威胁。她日前向胡锦涛和温家宝发出求救公开信。

信中写道,求胡主席、温总理,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吧。

张淑凤对记者说,只要家中无人,房屋就会被拆。

“他们从5月9号就开始跟踪,看着我们,我打110,开始他们出警了,我说你们看这些地痞流氓,派出所来两人,说回去向领导汇报,地痞流氓说,你打110也没有用,我们就是派出所派来的,星期一我又开始打110,根本就不管,现在不出警了。”

而在福州,本周发生一起维权村民怀疑遭人报复致死事件。

晋安区失地农民陈先生周五告诉本台,该市台江区祥坂村一位姓毛的村民代表,抢救无效死亡,他临死前透露被人打毒针及设局的过程。

“姓毛的,四十多岁,他大前天(周二)骑着电瓶车到福清去,半路上被七个歹徒用铁棍打昏,被拉到山沟里面,打了两针毒针,第一针打在腿上,没有打到(血管),第二针打到血管里面,把他扔在山坑里,电瓶车也被扔在山坑,造成一个假的现场,等到第二天,他就躺在路边昏迷不醒,大前天(周三)五点钟左右,他迷迷糊糊在叫救命,结果被当地村民报警把他送到福州(解放军)九三医院,经抢救无效,昨天(周四)凌晨死了。”

原本周五到医院探望的陈先生说,死者生前也是失地农民,并带来村民要求村委会公开村财务,未料到遭人暗算。

“带领村民要求村财务公开,被村干部叫黑社会报复,他那天送到九三医院的时候,下面的村民自动捐款好几万元。本来我们(福州)访民准备今天到医院看望,但他昨日晚上(凌晨)两点钟,人已经死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