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不顾民意湖南强行解剖及 火化李旺阳尸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0

不顾民意湖南强行解剖及 火化李旺阳尸体

转发此新闻:


香港各界要求调查李旺阳的死因
香港各界要求调查李旺阳的死因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在海内外要求彻查湖南失明民运人士李旺阳是否「被自杀」之声高唱入云之际,湖南当局先隔离和严密监控李的家人朋友和律师,继而在遗属反对下,自行解剖李旺阳遗体,并由当局邀请的人大政协见证下进行,而李的遗体今早已经火化。要求彻查李旺阳死因的支联会和民主党指当局是要掩饰真相,实在是无法无天,相信真相难以大白。
邵阳市殡仪馆职员证实,李旺阳的遗体今(9)早已经火化,其妹妹李旺玲已签字,骨灰将移送公墓,火化时有十多名公安在场,馆外有多辆公安车。
李旺阳遗体迅速火化,是在李的遗属反对无效下进行。曾要求加入李旺阳离奇死亡独立调查团的李家好友黄丽红接受本台长途电话访问时引述知情人士证实,当局要求8日剖尸时,李旺玲大力反对,但无效,李旺阳遗体已于当日下午六时多被解剖,当地国保扬言,政府行为若认为需要,即使家属不同意解剖,政府也可进行。
她还说,李旺玲曾委托好友李赞民撰写不同意解剖的报告,但因受软禁,至8日深夜,已写好的不同意报告仍无法送出。
据报当局聘请了广州医科大学的专家,但具体何人解剖,并不清楚。当局曾向李生前挚友朱承志表示,解剖时会有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在场,不过,应聘的维权律师唐荆陵并不在场,本台曾多次致电唐荆陵,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黄丽洪又引述说,李的家人和不少帮忙的朋友均遭严密监控,李的妹夫赵宝珠身旁站了很多警察,人权民运信息中心9日与赵宝珠通电话,谈到解剖一事,就被截断通话。
另外,李家好友李赞民早上准备离家与赵宝珠联系时,几个公安便去到他家中,他其后向本台表示,不便接受采访,有人24小时「陪护」;至于李氏另一好友朱承志亦由7日下午起被公安软禁,他在8日于推特上发帖「邵阳市公安今天(八日)下午要解剖李旺阳的遗体。李旺玲、赵宝珠坚决反对,他们要见律师,要法律援助!」后,电话处于关机状态,据说被大祥区警方带走。
发起10日大游行团体之一的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对李旺阳遗体被解剖和火化感到震惊、愤怒和失望,指李旺阳之死疑点未除,中共理应派员彻查事件,却纵容当地政府私下解剖,匆匆火化,明显是想草草了事,毁尸灭迹,实在是无法无天。他又指,当地政府的做法对李旺阳及其家人不公道,相信真相难以大白,呼吁港人参与游行,表达愤怒。
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这明显是当局做了坏事,要掩饰真相。
另外,香港要求彻查李旺阳死因的声音更响,以致建制派的港区人大和政协亦有更多人致函北京政府要求彻查。rfi
------------------------
丁子霖强烈要求中共最高当局彻查李旺阳离奇死亡一事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DR

作者 法广
参与网报道:六四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女士就李旺阳离奇死亡一事,强烈要求中共最高当局彻查此事,给其家人及国人以正式交代。

丁子霖女士表示:今年“六四”周年后当局解除了对我的监禁,我才获悉,在美国的“全美学自联”将本年度的“自由精神奖”授予了李旺阳先生,就此我得知了他的大名,以及“六四”后两次被判刑坐牢22年,受尽监狱的酷刑折磨,致使他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丧失了生活和行动能力。李旺阳先生坚贞不屈的抗争意志令我不胜敬佩!然而,才不过数日,竟传来了李先生离奇死亡的噩耗。


丁子霖女士表示:二十三年前的“六四“大屠杀,枪杀了成百上千人,对一些反抗屠杀者,不作审判便立即处死了一批。随后又抓了一大批,对这些人既不公开审判,又不允许辩护,就处以死缓或长期徒刑,有些人至今刑期未满还在受着牢狱之苦。


这一笔笔账何时清算?这些人的青春年华如何偿还? 像李旺阳、轧伟林先生这样的悲剧又何时才能结束!


丁子霖女士强烈要求中共最高当局彻查李旺阳先生的离奇死亡,给其家人及国人以正式交代。她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此一事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人的生命。


-------------------------------
死因不明的六四人士 李旺阳遗体被火化
VOA

香港示威者手持李旺阳的遗照

香港 - 在湖南邵阳的八九民运领袖李旺阳离奇死亡后第三天,当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表示,他的遗体6月9日早上被火化。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用邵阳市殡仪馆人员的话说:“政府叫我们火化,难道我们敢不火化?”


VOA记者致电李旺阳的多名亲人和朋友,有人没接电话,有人关机,他的朋友黄丽红告诉VOA,昨天她也联系不上李旺阳的妹妹,而上次和他妹妹联系时,他妹妹表示,身边有好多警察,不方便说话。


有消息说,李旺阳的妹妹、妹夫被警方与外界隔绝,电话虽能打通但无人接听。原本援助他们的好友也被传到派出所问话,或者被带到外地强行“旅游“。


李旺阳在1989年民运期间担任邵阳工自联主席,他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三年。刑满后不久,又再次入狱,去年五月才出狱。


李旺阳6月6日在医院身亡,当时李旺阳的身体竖立在窗前,脖子上有一根丝带,貌似上吊自杀,但疑点重重,一些人说他乐观坚强,不可能自杀,怀疑他是遇害。


在今年六四23周年前夕,李旺阳接受了香港有线电视台的专访,并在六四前播出。在访谈中,这位已经双目失明,两耳失聪的民运人士说,他在狱中受到残酷虐待。


李旺阳之死在中国内外引发强烈反响。很多人要求中国政府查明他的死亡原因。例如中国人大代表,香港自由党主席刘健仪对李旺阳的遗体被火化感到突然,她将去中联办递交给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信,要求中央彻查。以消除公众疑虑。


案发后死者亲属和朋友曾向邵阳警方要求做全面拍照,但被警方拒绝,警察还强行运走尸体,不顾人们的拦截。


美国之音记者曾致电湖南公安厅查询,但没有得到答复
。VO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