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维健: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9

陈维健: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转发此新闻:

今年“六四”纪念,著名学运领袖柴玲,发表声明,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已原谅邓小平、李鹏,原谅士兵冲进1989年天安门广场。并表示我每天为他们祈祷,因为这个世界只有宽恕才有和平。
柴玲在远离中国,有着浓厚宗教氛围的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且又皈依了主,说出这番话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必对她有过多的苛责。其实,这些年来持有这样的宽恕精神的不仅仅是柴玲,象已经成为职业传道人的前民运人士,远志明,张伯笠都在传道中多次表示原谅宽恕邓小平、李鹏。
在信仰自由为基础的民主文化中,我们抱有对信仰的一份尊重。宽恕是所有宗教的共同精神,也是人类最高的精神境界,但且不可将宽恕拿 来作无原则的解读。
宽恕是内心对加害于你的人的原谅,并不等于说施暴者可以因此不受惩罚。如果说杀人,抢劫、奸淫可以不受惩罚,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正义、公正可言。在西方基督教社会,常有被 害人对施暴者的宽恕,但这并妨碍法庭的判决。该判几年还是几年。
宽恕与惩罚,我们从“圣经”该隐 的故事 中可以看到,该隐因嫉妒杀了兄弟亚伯,上帝问他亚伯到那里去了,该隐撒谎说不知道 ,上帝说你兄弟血的声音已经告诉我了。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流放,我知道你以后一定会被人唾弃,所以我给你一个记号,人人都会折磨你,但不杀你,让你永世受到诅咒。
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到宽恕不等于不需要惩罚。特别是在罪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行,还在施暴的时候,谈宽恕,谈原谅,不仅仅是愚蠢,也违背了上帝的旨意,违背了宗教的宽恕精神。
对“六四”罪犯可以宽恕,但不能为此逃脱法律的惩治,该判的还是要判,该关的还是要关,要给他们一个耻辱的记号。纵观当代世界之远近,二战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全球对法西斯份子的追捕至今没有停止过,那些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依然要押到审判台受审,这是为什么?
难道连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都不放过,不是的,不放过的不是老人,而是罪恶。“九一一恐怖袭击”几千无辜的平民被 害,美国不但打了阿富汗,伊拉克,最终将首犯宾拉登击毙,才告一个段落。
这不是不宽恕,而是宽恕还拿 着武器在杀人的罪犯,意味着对罪恶的放纵。“六四”屠杀学生不是邓小平,李鹏几个人,而是一个政权 所为,这个政权没有立地成佛还在挥动屠刀,如果我们宽恕他们,同样意味着放纵他们继续作恶 。
宽恕是胜利者的一种姿态,是对曾经的施害者的仁慈宽宏。宽恕是放下心中的仇恨,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命偿命。而是以一种文明的方式让罪犯伏法,承担罪责而不行刑报复,如同上帝不让他人报复杀该隐,而将他流放遭永远诅咒一样。
但是,大凡杀人者少有忏悔的,纳粹战犯没有,恐怖份子没有,圣经中的该隐也没有因上帝的宽恕而悔改,最后与不满上帝跳海的魔女莉莉丝结合,成为延续千年的嗜血成性的“血族”。
中共,是中国残暴的专制文化与马列主义相结合的“血族”,自一九二一年成立起,一代一代的中共领导,无不沾满了中国人民的血,“六四”屠杀仅仅是无数的罪恶的一部分。
当他们还在继续施暴时,宽恕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你有宽恕的愿望,施暴 者也不可能接受宽恕,宽恕的结果是更为肆无忌惮。
只有当施暴者被押到审判台上,当他们再也不可能杀人作恶时,当他们跪在人民的面前真诚忏悔求得原谅时,宽恕才有可能。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宽恕才有可能成为我们这个民族和平进步的基石。 
博讯
转发此新闻: